<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閣下...到底是什么人?”

      “誰知道呢,要不你猜猜看?我可是讓你在不遠處看完了全程,免費電影看的還開心嗎?”

      “電影?那是什么?”

      “啊,忘了你們這兒沒有這種東西了...無所謂,不必在意?!?

      法師擺擺手,他對高大的犬首人說道:“如果你沒什么事的話,我就要離開了。虛空侵蝕的地方可不止這一個?!?

      “等等?!眱壬购鋈徽f道:“如果閣下不介意的話,請務必讓我與您同行?!?

      “不要,你會礙事?!狈◣熇淠鼐芙^了他,速度之快讓內瑟斯為之一滯。

      “...我是一名飛升者,閣下。我有能力自保?!?

      “是啊,但你還是很礙事,你是飛升者還是凡人都對我沒什么區別,朋友。我勸你還是早點回家睡覺吧。如果你有的話?!?

      說完這句話,他便飛走了,前去下一個地方。如果他速度快,可能還能在日出之時找個地方吃點恕瑞瑪特色食物呢。

      內瑟斯站在原地,并沒有因為法師刻薄的話語而生氣。他半跪下來,撈起一把黃沙。恕瑞瑪的沙子對他來說是手臂的延伸,是他的耳目。沙子在彼此低語,他看到了這里發生過的事。

      片刻之后,他緩緩站起??戳搜厶炜?,那法師早已經消失了。他開始思考起來。

      實力遠遠超出我,甚至可能比那些星靈都要強大。但他又顯然不是星靈。得不出結論,內瑟斯暫時將這個問題放了下來,他離開了。

      -------------------------------------

      賈克斯把手伸入自己的斗篷里,拿出了一顆水煮蛋。他將水煮蛋在自己身下坐著的石頭上磕了磕,隨后不緊不慢地剝起了蛋殼,直到那顆雞蛋表面再無一點碎片,他才揚起面罩的一角,咬了一口雞蛋。

      雞蛋的味道總是如此美妙,他吃了多少?記不得了。賈克斯緩緩咀嚼著雞蛋,一個孩子來到他的面前,他怯生生地看著賈克斯,并未說話。

      賈克斯吞下嘴里的,又從懷中掏出一顆水煮蛋。他對孩子說道:“你要來一個嗎?”

      孩子搖了搖頭。

      “唔,姑娘。你找我有什么事?”見她不吃,賈克斯便收回了雞蛋。他吃著自己先前那顆剝好的,耐心地等待著女孩的問題。

      那孩子沉默了很久,賈克斯看得出她的糾結。好在她最后還是開口了:“先生,我想請你幫個忙?!?

      “說說看?!?

      “我想請您替我殺一個人?!?

      賈克斯面罩下的表情變得嚴肅了起來,她才多大?有十歲嗎?這么小的孩子找他殺人?先不提賈克斯本就不是一個殺手,但這孩子的話不免讓他吃了一驚。

      “你多大了,姑娘?”

      那女孩咬著下唇,倔強地看著他:“我八歲了,先生。年齡不是問題,我有錢,我想請您替我殺一個人?!?

      沒有忙著拒絕她,賈克斯沉吟了一會,說道:“你為什么會想到讓我替你殺人?”

      女孩指了指他放在膝蓋上的長柄武器,那是一個燈柱,在頂端閃著柔光:“我見過您用這東西痛揍那些流氓,如果您用這個都做得到,那您一定很擅長殺人?!?

      賈克斯笑了起來,他的笑聲很是沉悶:“不要扯開話題,這樣的恭維對我是沒有用的。你得告訴我,為什么你要我替你殺人,殺什么人。這樣我才會考慮考慮?!?

      他刻意將事情說的很曖昧,擺出一副自己可能答應她的模樣。女孩果然上鉤了。

      她的表情變化了,賈克斯認得那副表情:那是復仇者的表情。

      眼中除了怒火與悲傷別無其他,面孔被陰云遮蔽。這樣一幅可悲的面容卻出現在了一個孩子身上。

      “好,我會告訴您。我要您殺的那個人名叫賽斯比萊,他住在集市的一間別墅里。您走過這個路口就能看見,他的房子很氣派。我之所以要您替我殺了他,是因為他對我和我的家人做了惡事?!?

      來了。

      賈克斯微微放松了一下自己的肩部肌肉,自從他的故鄉被毀滅后,賈克斯便開始流浪。行跡遍布世界,甚至前往過地圖之外的地方,擺他手上那燈柱里的寶物所賜,賈克斯的壽命被延長了許多。他的流浪是有目的的,但很顯然,目前是無法完成的。

      兜兜轉轉,他又回到了恕瑞瑪。

      賈克斯殺過很多人,他殺過好人、壞人、瓦斯塔亞人、費雷爾卓德人......有些是他刻意施展冷酷的謀殺,因為他們值得如此。那些可悲的畜生不配活著,可有些卻并非他本意如此。

      他想起半年前遇見的那個獨行者,他孤身一人,前往巨神峰。在半路上病倒了,祈求賈克斯殺了他。

      賈克斯滿足了他的愿望。

      “他做了什么?”賈克斯問道。

      “我的父親為他工作,半年以前,父親為他的商隊保駕護航,做著護衛的工作。卻沒有再回來,他既不給我們一個解釋,也沒有給我們補償。我的母親上門找他要個說法,卻被打成了癱瘓。他甚至放出話,不允許任何人接濟我們,否則就要他們好看?!?

      啊,當地的惡霸...但很少有人會惡到這個程度。賈克斯見過許多惡人,他們中大多數都還有著底線,只有那些不配被稱之為人的家伙才會如此喪失良知。

      但,這件事有很多疑點。還需調查。如果女孩所說為真...那他的燈柱可能又要染血了。

      女孩的眼中帶著淚花,聲音也開始顫抖:“這是我父親的遺物?!?

      她從懷里掏出一個錢袋,賈克斯看得出來,里面的錢一定不少。女孩倔強的仰起頭,不讓自己的眼淚掉出來。她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不知道這夠不夠,但我懇求您答應我?!?

      賈克斯站起身,他拿走錢袋在手中拋了拋。打開袋口,取出其中三枚銅幣,剛好是他明日三顆水煮蛋的價錢。隨后將袋子還給女孩,他拿著燈柱遠去了,只留下一句話。

      “我會去找他的,但你的錢給的太多了,孩子?,F在趕緊回家吧?!?/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