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他面前的那個男人拿著一把手辦劍跌跌撞撞地朝他跑來,賈克斯雖然早有預料,但依舊對此感到失望。他周游世界的其中一個目的便是找到足夠強大的戰士,邀請他們與自己一同抗擊虛空。抱著這種心態,他對一些人使用武器的方法非常失望。

      賈克斯微微側身,手中的燈柱在空中繞出一個弧形,反手打在那男人的后腦勺上,將他擊飛了出去。他的身體落在地上滾了幾下,隨后便不動了。

      別墅的庭院里滿是倒下的人,賈克斯很克制,他并未殺人。那個女孩提到的惡棍,賽斯比萊現在就站在他對面,縮在自己最后一個還站著的護衛身后瑟瑟發抖。

      “在你朝我沖過來之前,給你一個建議。放松肩部,不要那么拿手辦劍。你會因為揮劍過猛傷到自己的?!辟Z克斯對那個護衛好言相勸道。

      但他并未像賈克斯說的那么做,反而更加緊張了。他發出一聲吼叫,像是想以此提振自己的勇氣,隨后便朝著賈克斯沖了過來。

      勇氣可嘉,可是...光有勇氣是不夠的。

      賈克斯甚至懶得揮動燈柱,他蹲下身體,一個掃堂腿便將護衛擊倒在地。隨后補上一記瞄準他頭部的踢擊,讓這家伙暈了過去。

      “現在,來談談吧,你叫什么來著?賽斯比萊...對吧?”

      男人不答,賈克斯撓了撓頭,他本來還想開口說話,但那家伙下一秒的動作卻讓他有些猝不及防。

      賽斯比萊撿起一把劍,滿臉恐懼地對準了自己的脖子:“你是他們派來的吧!告訴他們!我不會告訴他們任何事情的!不會!想都別想?!?

      賈克斯面具下的瞳孔猛然一縮,他扔出手里的燈柱,精準的擊中了賽斯比萊的右手手腕,讓他手中的劍掉在了地上。賽斯比萊抬起頭,便看見賈克斯已經到了他面前。

      “砰!”

      等他再醒來時,自己已經被綁了起來。那個古怪的面具怪人靠在自己家的墻壁邊上,漫不經心地剝著一顆雞蛋。

      “醒了?很好,我們來談談你對那個孩子做的事?!?

      “孩子?什么孩子?”

      “一個女孩,她的父親在你這兒當商隊的護衛,半年前死了。怎么樣,有印象了嗎?”

      “你說的是賈布?”

      賽斯比萊顫抖起來。

      “是的,而且你還欺負他上門討要說法的家人,將他的妻子打的癱瘓......”

      賈克斯默默住口了,他注意到賽斯比萊的表情有些奇怪。他顫抖著露出一個微笑:“先生,賈布沒有妻子,也沒有女兒?!?

      “你在說些什么?”

      賈克斯皺起眉,他不知道這個男人是怎么回事。失心瘋?他難不成以為自己會相信這種拙劣的謊言?

      賽斯比萊顫抖著,哭著說道:“我沒有騙您!他真的沒有妻子也沒有女兒!他確實死了,但我已經給了他母親補償了!”

      “他怎么死的?”

      “被沙盜殺的,我的那只商隊在那次襲擊中全死了。但我都有給補償??!我向黃沙起誓!”

      事情開始變得奇怪起來了。

      賈克斯蹲了下來,他伸出右拳,一拳打在賽斯比萊腦后的墻壁上。感受著那份力道,賽斯比萊咽了口口水。

      賈克斯平靜地說道:“你知道這是什么嗎?”

      “這...是,拳頭?”賽斯比萊小心翼翼地回答。

      “是的,如果你說謊。它就會變成打在你臉上和身上的拳頭,明白嗎?”

      “我真的沒說謊!您不信可以自己去問他的母親!”

      “她住在那兒?...算了,起來?!辟Z克斯將他從地面上拉了起來,松開綁住他的繩子,說道:“帶我去?!?

      賽斯比萊沒有拒絕,或者說,他沒有拒絕的權利。

      賈布的母親住在鎮子的另一頭,這是個很大的鎮子。她住在棚戶區,賽斯比萊敲開門。賈克斯看見一位老婦人走了出來——她其實沒那么老,只是一頭的白發會讓人錯誤估計她的年齡。

      “啊,賽斯比萊大人......”賈布的母親連忙向他鞠躬,隨后問道:“您有什么事?”

      “是,是這樣。夫人,賈布沒有結婚吧?”賽斯比萊先是看了眼一旁的賈克斯,隨后小心翼翼地問道。

      “......沒有,您為什么問這個問題?”賈布的母親看上去有些疑惑,同時也有些生氣。但她仍未表露出來。

      “你看,我說的都是——”

      賈克斯一把將他推到一邊,看著這個老婦人,他問道:“您的兒子賈布,他是這人商隊的護衛,在半年去世,對嗎?”

      “是的,先生,怎么了?”

      賈克斯深呼吸了一下,隨后說道:“不,沒什么。抱歉打擾您了,再見?!?

      他拉著賽斯比萊離開了,將他拉進一條暗巷里。賈克斯問道:“你之前說的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賽斯比萊小心翼翼地說道:“他們是離這兒不遠底比斯城的人,想讓我送點東西去其他地方。但我不想送那東西,他們就一直派人來騷擾我,不然你以為我干嘛請那么多護衛!”

      “什么東西?”

      “我也不知道,但我看過。那東西是紫色的,像個卵似的。太邪門了,我可不能送這種東西砸我的招牌?!?

      一陣刺痛在他的腦海里盤旋,賈克斯不由得開始深呼吸起來,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隨后問道:“是不是還會鼓動,就像心跳一樣一跳一跳的?”

      “是的,你怎么知道?”

      “*艾卡西亞粗口*,沒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就這樣將他扔在這兒,賈克斯扭頭就走。他回到自己待過的石頭旁,那個女孩早已不見蹤影。詢問這里的居民也沒有得到確切的答案,一種被陰謀籠罩著的感覺讓他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手里的燈柱。

      他又跑到賽斯比萊的家里,那家伙正一臉苦悶地向護衛們分發賞錢,看見他來,臉上的苦悶轉變成了絕望:“你就不能放過我嗎!我又沒得罪你什么!”

      “放輕松,我只是回來問個問題?!?

      “什么?”

      賽斯比萊只巴不得趕緊把這個瘟神送走。

      “要你送東西的那些人,他們在哪,你知道嗎?”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