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有關暗裔的傳說在瓦羅蘭大陸上并不罕見,這些墮落的天神戰士互相爭斗造成的余波即使是在幾百年后依舊令人忌諱莫深。他們被封印進了自己的武器里,但很少有人知道他們被確切封印的位置——內瑟斯是其中之一。

      犬首人在營地里耽擱了一段時間,他吩咐那些人不必驚慌,自己很快就會回來。隨后便提著他的權杖與法師和賈克斯一起出發了。他們再次穿過了法拉杰賽的無盡平原,沙漠的氣候在夜晚會變得寒冷無情??扇硕疾皇欠踩?,惡劣的天氣對他們來說什么都不是。

      “......在當時,王朝的統治者是阿茲爾陛下。他是一位賢明的君主,只可惜識人不明。王朝的崩塌或許在那一刻便已注定?!?

      內瑟斯一邊行走,一邊平靜地對何慎言說著這些禁忌的秘辛,他看上去完全沒有想要保守秘密的想法。賈克斯理解他,恕瑞瑪已然毀滅,過去的秘密沒有任何值得保護的必要。就像艾卡西亞一般,他的確也知道幾個艾卡西亞古代寶藏的確切位置,有一個甚至還是他親手所埋。

      但那又有什么意義呢?寶藏是給活人用的。

      法師點點頭,他其實對這些歷史并不是很感興趣,只想知道古恕瑞瑪帝國的魔法到底發展如何。他詢問了這個問題后,內瑟斯沉思了一會。犬首人疑惑地問道:“在我看來,你在法術上的造詣早已登峰造極,恕瑞瑪的魔法,你可能并不會感到滿意?!?

      “話不是這么說的,內瑟斯?!?

      法師伸出右手,恕瑞瑪低垂的夜幕下,那些天空中閃亮個沒完的繁星突然降下了點點星光,落在他的右手上。何慎言握緊右拳,再張開時,星光已經變成了一顆藍色的寶石,在夜幕下散發著光芒。

      “魔法是沒有盡頭的,我堅信這一點。就像這個我最近想到的新法術,牽引星光隨后將它們凝結成為法術媒介。對于群星類別的法術有著非常好的親和力?!?

      “雖然我不需要這塊寶石來為我與魔力之間添加一座橋梁,但其他人呢?我可以用這塊寶石作為原材料做些新的東西,從而發展出更多的法術。這就是創造的樂趣所在,內瑟斯?!?

      “一個法師永遠不會嫌自己會的法術太多的,只會嫌棄太少。對知識的態度也是同理,什么時候一個法師如果失去了他對知識的渴求,那么他恐怕就離死不遠了?!?

      一直沉默的賈克斯突然開口了,他接話道:“我同意。武技也是一樣的道理,在我流浪的數百年中。開始一百年,我在弗雷爾卓德流浪,當地人對于巨劍與斧頭的使用方式可謂是出類拔萃。而我在艾卡西亞學到的只有長劍與各類長兵器的使用方法?!?

      “艾歐尼亞人擅長各式武器,他們本地也有不少我沒見過的武器。比如他們那些特殊的長刀,對付沒穿護甲的敵人非常優秀?!?

      “就連比爾吉沃特那些粗俗的海盜們在短彎刀上的使用方法都值得我去學習,他們將自己的狡詐與無情融入到了手中的武器里。每一次揮舞之中透出的殘忍都讓我在心生厭惡的同時想要將這種方法融會貫通?!?

      賈克斯很少一口氣說這么多話,他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或許這是一種貪婪吧,但我已經樂在其中了?!?

      何慎言笑了起來:“這可不是貪婪,真正的大師,往往都懷著一顆學徒的心?!?

      這場可以被歸類為哲學范圍的討論讓內瑟斯罕見地陷入了長長地思考,他過去也曾沉默很久,但那時的他一直在被腦海中來自過往的幽靈所困擾。

      天剛剛亮起來時,他們抵達了內瑟斯所說的地方。

      這里的景色與恕瑞瑪其他地方的沙漠并無不同,一樣的荒涼,一樣的遍地黃沙。犬首人單膝跪下,他低下頭,杵著權杖,嘴里念起了古恕瑞瑪的語言,黃沙在他面前散開。露出下方的建筑物,地面開始震動,轟隆隆的聲音不絕于耳。

      等到這動靜終于平息下來后,他們面前的景色已從沙漠變成了一座神殿。四根巨大的石柱立在地面上,刻著精致花紋的地磚依舊光亮如新,仿佛壓根就沒有受到任何時光侵襲一般。但那些石柱之間空蕩蕩的,原本應該掛著旗幟的地方現在只剩下殘破的紅布,在風中獵獵作響。

      在這神殿的最中央,插著一把巨大的劍。不詳的血色在那劍上蔓延,握柄的正下方便是一顆猩紅色的、仿佛心臟一般正在跳動的東西。

      內瑟斯以復雜的眼神看著這把巨劍,他緩緩說道:“這便是亞托克斯了?!?

      即使是與他有著血海深仇的賈克斯也不得不承認一件事:他對亞托克斯的遭遇感到悲哀。

      這無關立場,而是戰士之間的兔死狐悲。一個曾經無比強大的靈魂如今卻被鎖在自己的武器之中,失去引以為豪久經沙場的強大身軀,在黑暗中一個人渡過這么長時間......

      這不是一個戰士應有的結局,他應該死在戰場上。當然,如果是被我殺死,那就最好不過了。賈克斯想。

      法師饒有興趣地盯著巨劍,他笑了一聲,不知為何卻令內瑟斯感到有些毛骨悚然:“有趣的封印魔法,不過......你這樣盯著人看,確實挺沒禮貌的?!?

      隨著他話音的落下,一個令內瑟斯忍不住握緊權杖的人緩緩出現了。她從空氣之中浮現,外表令人感到捉摸不透。

      一頭金色的長發繞著她的肩膀泄下,她外表年輕,但那雙眼睛可不是。其中飽含滄桑與超出了她年齡的智慧。

      一只是飽滿的紫色,另一只卻是薄暮的紫色。她穿著薄薄的絲綢長袍,過于鮮艷的色彩與沙漠顯得格格不入,一根細繩系在腰間。上面掛著一把金色的鑰匙,一條亮紫色的圍巾纏在她的脖子上,末端宛如星光般的流蘇在她的指間扭來扭去。

      “你怎敢再次出現在我面前?!”

      內瑟斯發出一聲狂怒的吼聲,他的身形憑空漲大許多。暴漲到十米之高,皮膚之上燃起了能夠直接燃燒靈魂的烈焰。黃沙形成的風暴與火焰在他周身纏繞,內瑟斯的雙眼中只余殺意,他那同樣變得巨大的權杖上亮起黑光,朝著那女人撲了過去。

      女人輕笑一聲,身形消散。內瑟斯勢大力沉的一擊砸在了地面之上,這一擊直接蔓延了數百米,讓大片大片的黃沙汽化。

      “別那么生氣,內瑟斯。我們的交易不是很成功嗎?”

      她再次出現,笑意盈盈地問道,卻只得到犬首人更為憤怒的吼叫,他再次朝著女人撲來。這次,她打開了一道傳送門,將內瑟斯傳送了進去。法師抱著手,冷眼旁觀看著她的所作所為,只有面上的表情能表達出他深深的輕蔑。

      女人轉過頭來,對何慎言彎腰行了一個禮:“你好呀,陌生的旅者?!?

      她抬起頭,面上的笑意依舊濃重:“我想與你做個交易,如何?”

      “不怎么樣?!?

      “別這么著急嘛,聽完我的條件——咳??!怎么可能?!”她話還沒說完就看見法師的身形一個消散消失在原地,用的是與她之前消失完全相同的方式。隨后她的腹部就挨上了重重的一拳,女人倒飛出去,身體在神殿的地磚上滾了好幾圈。

      許久未曾感受到的疼痛讓她眉頭緊皺,她幾乎都快忘記了這種陌生的感覺。那股抽痛令她的面色止不住的蒼白了起來。這還沒完,一股陌生的魔力在她的體內橫沖直撞,開始破壞起她穩定的身體構造,甚至令她無法專心思考。

      但最令她無法理解的是,他是怎么碰到自己的?

      “想不通吧?”

      女人抬起頭,法師那張英俊的臉就在她上方,俯視著她,還帶著微笑:“我本來就打算去找你們一趟...只是沒想到你居然敢先來找我,這倒是意外之喜?!?

      “暮光星靈,麥伊莎。你是叫這個名字,沒錯吧?”

      麥伊莎沒有回答,她試圖溝通星界的能量來遠離這個危險的凡人,但卻并沒能成功。那些以往如臂指使一般的星界能量在此時紛紛離她遠去,甚至連理都不理她。而隨著她的嘗試,另外一股劇痛從她的腦中傳來,令她發出了一聲痛徹心扉的尖叫。

      “你殺不了我...”在劇痛的間隙,她喘著粗氣,毫無形象地說道。

      “是嗎?”何慎言擺出一副十分驚訝的表情,充滿了嘲諷。

      “我對你的智力持懷疑態度,另外,也對你們這個族群的未來表示深深的擔憂。你怎么說得出口這么弱智的話?”他一邊說話還一邊搖頭,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難道你感覺不到我在你出現的一瞬間就布置好的那些禁制法術嗎?你現在已經失去了使用魔法的能力了,麥伊莎女士。你只是一條等死的魚而已?!?

      他停頓幾秒,又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哦,我明白了。你只是單純的沒有腦子而已,我差點忘記了你們這類由純粹能量構造而成的生物,在給自己捏造身體時是永遠都不會記得給自己捏一個腦子的

      (繼續下一頁)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