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老船長頭上的白帽掉在了地上,他抓住一把椅子抵住那扇黑木門,平日里他對這扇門喜歡得緊,現在卻顧不得那么多。他清楚,這對外面那幫人來說沒什么用。

      一扇門而已,難不成能擋得住那幫不知從哪冒出來的瘋子?

      他轉身撲向自己的桌子,打開抽屜,那里放著一把表面黯淡無光的黑色手槍。門外砰砰砰的聲音不斷傳來,一個男人粗野的隔著門喊著要他趕緊出來之類的話,少不了威脅與其他。但老船長毫不在乎,他抓起那把槍,按動了側面的一個按鈕。

      霎時間,這把黑沉沉的鐵器長方形的前管便變形展開了,在一陣嗡鳴聲中綻放出攝人的藍光。他咬著牙,將手中的鐵器對準大門。

      “轟!”

      一聲巨響過后,不僅是他喜歡的那扇門不見了。連帶著曾經是辦公室門的位置都消失了,門外站著兩個人的下半身,他們的上半身也已經消失不見了。老船長臉色蒼白的看著他們露出脊椎骨茬的下半身在那里搖搖晃晃,最終倒在地上。

      他喘息著,將自己的辦公桌推翻,躲在了后面。外面走廊上很快傳來腳步聲,他再次握緊手中的危險武器,數著腳步聲,出乎他意料的是,那腳步聲只有一個人。

      而且走的不緊不慢,就好像他不是來劫持老船長又或者干點別的什么的,而是來郊游的。

      “噢,誰設計的這種武器?構思不錯?!币粋€年輕男人的聲音從門外傳來,老船長小心翼翼地縮出半個頭,看見一個黑袍男人正饒有興趣地看著他手中武器轟出的廢墟,手指甚至還在那些猶冒著藍光的斷裂木頭上摸了摸。

      “別躲著了,船長先生。我對你沒有惡意?!?

      他頭也不抬地說道,船長心中一驚,他連忙握緊手里的槍,藍光已經黯淡了許多。他知道,這把槍還能射一次。

      “你是誰?!”船長蹲在辦公桌后喊道。

      “我們兩天前不是才見過嗎?你的乘客之一,我可是買票上船的?!蹦腥藥еσ庹f道。

      船長再次探出一個小頭,他借著走廊上昏暗的燈光仔細分辨著男人的身份,最終松了一口氣。的確是他的乘客。

      但還不能證明另外一件事。

      船長繼續喊道:“你是怎么到這兒來的?!”

      “走過來的?!?

      老人的眼角抽動了一下,他當然知道他是走過來的。但他問得根本就不是這個,船長接著喊道:“先生!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外面有一群試圖劫持這艘船的匪徒在四處活動!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他們其中的一員?!”

      “關于這個...我想你不必再擔心他們了?!蹦腥寺朴频卣f道。

      “什么?”

      “他們都死了?!?

      片刻之后。

      老船長看著面前的一旁狼藉,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移開了視線。原因無他,他從未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面。

      數十個手握鋼刀的健壯男人統統倒在地上,他們面帶詭異的微笑,手中的刀不是插入自己的身體,就是插入同伴的身體。流出的血甚至蜿蜿蜒蜒地流到了站在這間宴會廳大門處的他腳下。

      “先生......您到底是什么人?”

      看著自己身邊那個英俊的東方男人,他忍不住這樣問道。

      “你真的想知道嗎?哈,我開玩笑的。別緊張?!蹦腥嘶剡^頭盯著他,黑色的眼眸中一片平靜。令船長心中一突,他剛想說話,男人就報以愉悅的一笑。

      “只是個小玩笑,不必在意。我是你的乘客,一個旅者。就這么簡單?!?

      什么旅者能做到這種事情?

      船長又不傻,他走南闖北這么多年,見過法師與艾歐尼亞的修行者。也見過那些陰溝里的刺客和海里那些巨大的海獸。正因如此,他非常明白有些時候,如果他人不想說明自己的身份,那自己就最好不要問。

      他還是要命的。

      他今年五十三歲,對于船長這個職業來說,這個年齡剛剛好。況且,這是他第一次帶著這艘船出海。他還打算和這艘船一起待上很久呢。

      “我們距離弗雷爾卓德還有多遠?”

      男人突然的問話打斷了船長的思考,他皺著眉思索了一會,小心翼翼地答道:“按照預定的航線,我們已經到多恩霍爾德了,不遠處就是德瑪西亞的福斯拜羅,凝霜港就在福斯拜羅不遠處。也就是說,很快了,先生?!?

      他比出三根手指:“最多三天?!?

      “很好?!蹦腥它c了點頭,說道:“我住在二層的1327號房,到了記得通知我?!?

      三天之后。

      船長沒有說謊,又或者他稍微修改了一下航線。不過,這些都與何慎言無關。他走過船與港口之間橫著的厚重木板,踏上了弗雷爾卓德的土地。

      凝霜港,與其說是港口,倒不如說是個暫時??恐?。他背后的那艘巨輪上的人收起木板,緩緩駛走了。凝霜港的房屋多數破爛,呼嘯的冷風吹拂過那些廢墟,空洞的回音與凝結的冰霜歡迎著法師的到來。

      除了這些之外,別無其他。

      他走過房屋的廢墟,這座港口城鎮空空蕩蕩,已經沒什么人居住了。這里非常安靜,不遠處有某種海鳥的叫聲傳來。他抬起頭,天空中有點點雪花飄下,落在他的肩頭。法師知道,自己的感覺是對的。

      瓦羅蘭的確不止一個地方受到虛空的入侵。

      在那些雄偉的白色群山之間,有某個地方隱藏著這片土地最深沉、最黑暗的秘密。且遠不止如此。烈焰、雷霆與冰霜在這片土地上各自存在,他們散發出的氣息讓何慎言忍不住露出微笑,活生生的半神......

      可惜了,要是他們之中那一個能主動點跟我發生點故事就好了。

      有些遺憾地搖搖頭,要是主動上門去研究別人,那多少有點不合適。他又不是昂撒土匪,跑到自己發現的‘新大陸’去把人家賣到別的地方摘棉花。

      這座港口城鎮廢棄了很久,別說人煙了,他甚至看不見動物的蹤跡。何慎言沿著鎮子的路走了走,從那些還稱得上是完好的建筑物里窺見了一些他們的建筑風格?;旧霞壹覒魬舻膲Ρ谏隙紥熘F角,建筑物多以成塊的原木與石塊壘成,不美觀,但絕對實用。

      抬起頭,法師有種預感。他要在這兒消磨上很長一段時間了。

      -------------------------------------

      克達爾背著一個包裹,在冰天雪地里艱難地行走。

      弗雷爾卓德這片土地從來不歡迎任何人類,就算他是土生土長的弗雷爾卓德人也是如此。他不是冰裔,沒有那種神奇的,能夠與冰霜共存的力量。因此,他還是穿著厚厚的棉衣。

      在艾歐尼亞待了十年,克達爾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已經開始有些不適應弗雷爾卓德的氣候了。不過,寒風雖烈,卻也無法阻止他要行使自己意志的權利。

      有一件事,他必須完成。

      他離開艾歐尼亞后,選擇了走水路前往他的故鄉。但弗雷爾卓德僅有兩個港口,其中一個還早已廢棄。不得已,他選擇了經過諾克薩斯。那里的人對他這種身材高大強壯的戰士非常歡迎,不止一次有人邀請他加入諾克薩斯的軍隊。

      克達爾并不好戰,也沒什么興趣為諾克薩斯而戰。他統統回絕,但不知為何,諾克薩斯人對他極為友好,他一路上根本就沒遇到什么麻煩,非常輕易地就回到了弗雷爾卓德。

      他此行的目的地是奧恩卡爾巖地。

      去那地方的路很難走,但每年夏季,天氣不那么寒冷時,大批大批的部落都會選擇艱難地去往那里。他們會翻越群山,前往沿海的奧恩卡爾巖地。在這里,他們可以度過一段相對來說不那么難熬的時光。這里沿海,漁獲在數百年來從未間斷,在夏季水面解凍時,魚對于部落來說是非常好的食物選擇。

      但他們去那兒可不止這么一個原因,還有另外一個最為重要的原因。那里是奧恩在傳說中的居所。

      奧恩,熔巖與鑄造之神。古老的半神中初誕者。塑造了大地,帶來了初雪。他隱逸室外,不怎么干涉人間。獨來獨往,心無旁騖,只一心一意地鍛造自己的武器,精進這門手藝對他來說比什么都重要。

      而人們對他的崇敬也就來自于這一點,奧恩鍛造的東西,不論是武器、盔甲還是盾牌。統統都是無價之寶。在弗雷爾卓德,不管是武器、盔甲還是盾牌,都是賴以生存的東西。你可以沒有頭發、胡子。甚至可以沒有衣服,但你不能沒有一把自己的武器。

      失去武器,等同于無法戰斗。而無法戰斗的人,只有死。

      克達爾忍受著饑餓、寒冷與心中的憂愁。他一夜未睡,翻過了前方的群山。離奧恩卡爾巖地只差兩天的路,如果他不休息的話??诉_爾琢磨著,自己應該能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