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站在他對面的那個年輕人沒帶頭盔,也沒穿盔甲。他拿著兩把長刀,站在克達爾對面躍躍欲試。

      克達爾皺著眉:“部族連你這樣年輕的戰士都要派來阻止我?”

      年輕人敲擊著長刀,他興奮地笑著:“不,不。我是自愿前來的!我是凜冬的爪牙,荒野的呼喚。我是——”

      克達爾面無表情地打斷了他:“——你是個連胡子都沒有的小屁孩,現在,扔下你的刀,滾回去?!?

      年輕人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你會為你的輕視付出代價的,克達爾?!?

      他沖了上來,克達爾甚至沒有用斧子,他赤手空拳便制服了這個年輕人,將他的雙刀插入了他自己的腹中。

      這一切都發生在幾招之內。

      生與死之間的分隔就是這么淡,幾秒鐘便足以決定一個人的生死??诉_爾悲哀地看著那年輕人因疼痛而抽搐的臉龐,他的生命正在快速流失。用不了多久,他也會成為這座雪山埋藏無數尸體中的其中一具。

      “你叫什么,孩子?”他低聲問道。

      “達力克斯·凜冬之爪......”

      年輕人皺在一起的五官展開了那么一會兒,他又笑了起來:“他們...說的...沒有錯,你很尊敬你的...對手?!?

      他忍著疼痛,斷斷續續地表達著自己對克達爾的崇拜:“能...死在...你的手下,是我的...榮幸?!?

      “別說話了,你只會讓自己更疼?!?

      說出這句話后,克達爾發現,他已經死了。

      他才多大?克達爾不知道,但無論是他年輕的、沒有胡子的面容。還是那連中間名都沒有的簡短名字,都讓克達爾難以接受。

      他們怎么能把孩子派出來和我戰斗?

      提起巨斧,他向前邁進,最后一個敵人近在眼前,他很蒼老,甚至算不上高大,還失去了一只手臂。

      但他的出現卻讓克達爾怔住了。

      “...父親?!?

      克達爾低聲說道。

      他的父親用那僅剩的右眼看著他,獨臂上握著一把長刀。他緩緩說道:“斯克希爾打得好嗎?”

      “...他打的很好,父親?!?

      “那就好。瓦爾哈爾會歡迎他的,愿他安息?!崩先它c了點頭,豎起手里的長劍。

      “...別這樣,父親?!?

      弗雷爾卓德的部族領導并非是外人以為的男人,而是女人。她們被稱為戰母,這片土地上有很多英勇的戰士,但其中最強大的那些,卻都是女人??诉_爾并不覺得這有什么奇怪的,寒冰血脈的源頭畢竟是三姐妹,再者,在這片土地上,強者為尊。

      不過這也延伸了出一些在外人看來無法理解的制度,比如‘誓父’。

      一位戰母可以有多位伴侶,也可以只選擇一位,隨她們心意。而他們的孩子,只有一位母親,卻都有多為父親。這便是誓父。

      克達爾有五位誓父,卻只有一個父親。他的親生父親。杜洛里斯·洛·達威爾·凜冬之爪。

      凜冬之爪是部族名,洛·達威爾是他們祖輩的名。而杜洛里斯...在古老的語言中,代表了熊。

      杜洛里斯年輕時絕對配得上這個名字,他比起現在的克達爾來說只高不矮,一只手能提起三把巨斧。他在戰斗中永遠是殺敵最多,狩獵里也是獵物最多的那個。但他現在不僅失去了左手,還瞎了一只眼。原本高大的身軀現在也矮了下來。

      歲月的力量何其無情?

      杜洛里斯皺起眉,嚴厲地說:“你在說些什么?我來此地就是為了取你性命!而你也有取走我性命的權力,這是古老的律法,克達爾。舉起你手里的斧頭!”

      “可是我不想和你戰斗,父親?!?

      杜洛里斯笑了。

      “你是看不起我嗎?覺得我這樣一個又老又殘的老頭子沒資格和你打?嗯?是嗎?‘沒有傷疤的戰士’、‘勇猛之精魄’、‘狂怒之魂’偉大的克達爾·洛·達威爾·凜冬之爪覺得我不配,是這樣嗎?!”

      他咆哮起來,聲音穿透雪山,震耳欲聾。

      “...不,父親?!笨诉_爾低聲說道,他握起斧頭。

      杜洛里斯滿意地笑了,兩人一方單手握劍,一人雙手持斧。緩緩向對方靠近。

      他一邊走向自己的兒子,一邊說道:“你不該回來的,克達爾?!?

      “我有我必須要做的事,父親?!彼膬鹤尤绱舜鸬?。

      杜洛里斯微笑起來,胡子也隨之一起顫抖了起來:“是的,這才是你。什么事都沒法阻攔你做出的決定,這才是我的兒子?!?

      斧頭的攻擊距離比劍長的多,但克達爾面對已經走近自己攻擊范圍的父親時,依舊沒有選擇揮動斧頭。他任由父親走到他對面,才伸出斧頭,與他劍刃相交,敲擊了一次。

      杜洛里斯唱起一首古老的歌謠:“哦!瓦爾哈爾!”

      敲擊兩次。

      “我們以你的名義殺!我們以你的名義死!”

      敲擊三次。

      “瓦爾哈爾!以你的名字!還有即將到來的鮮血!我呼喚你!”

      敲擊四次。

      克達爾感到某種古老的東西被喚醒了,就在這群山之間,就在這狹窄的小路之上。冷風呼嘯而過,吹過他的臉頰,吹過他握著斧頭的雙手,也吹過他父親蒼老的身軀。

      一種令他渾身酥麻的力量升騰而起,緊接著轉為疼痛,隨后是永不消逝的怒火充斥心中。他喘著粗氣,紅了眼,咧著牙,竭盡全力壓制著自己心中的戰意,和那股想將父親撕成碎片的欲望。

      杜洛里斯同樣如此,他咧嘴笑道,唱完了歌謠的最后一部分:“瓦爾哈爾!瓦爾哈爾!你是風暴,你是閃電!你是死亡,也是新生!請見證!見證我們的死亡!就如同你見證我們的誕生!”

      劍刃與斧頭分開,杜洛里斯后退幾步,隨后猛地揮動手中的劍刃,再次與斧頭相交。這次,卻帶著滿滿的殺意。

      克達爾彎下腰,沉穩地一面格擋父親的攻擊,一面向他逼近。長劍靈活,而杜洛里斯的經驗相當老道。他牢牢地控制著距離,不讓他揮動手里的斧頭,不停地揮動長劍牽制著他的注意力。

      但克達爾還是找到了機會。

      他突然一個重重的踏步,一記勢大力沉的肩撞,撞在杜洛里斯的胸膛上。他不得不后退幾步,與此同時,閃著寒光與冷氣的斧頭已然襲來。

      “...打得不錯,孩子?!?

      克達爾連忙上前一步,攙扶住杜洛里斯的身體。他的腹部被斧頭的鋒刃切開了,熱騰騰的內臟與腸子流了一地,鮮血在克達爾的身上肆意翻滾,最終在他們腳下的雪地匯合。

      杜洛里斯松開手,長劍掉在地上,他費力地抬起手,掰正克達爾的頭,氣若游絲地說道:“你的傷口,要盡快處理...還記得我教你的嗎?”

      男人顫抖著點了點頭。

      杜洛里斯灑脫一笑,倒下了。

      而克達爾的右臂,則被留下了一道狹長的傷口。他的父親即使在年老體衰之時依舊能傷到他。

      那股殺戮的欲望消逝了,取而代之的是濃的化不開的悲傷,但他沒有表露出來,而也沒人能看見他的表情。就算有人,也沒法從他被頭盔遮蔽的臉上看出什么來。

      只能從那顫抖的下巴上窺見一絲。

      克達爾的手很穩,他像年少時杜洛里斯教過他的那樣,撕開衣服,扯成布條。將傷口包扎了起來,做完這一切后,他站了起來。拿過他父親的劍,將雪挑起,蓋住了他的身軀。

      將劍放在杜洛里斯的手邊,這是一種古老的習俗,只能用在真正的戰士身上。弗雷爾卓德人相信,亡者們終究有一天會歸來,而他們需要武器。

      做完這一切,克達爾繼續前行。

      他身后有四具尸體,有他部族的未來,有他的父親、他的兄弟。和他的手足。

      -------------------------------------

      遷徙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伊布拉塔爾部族的人需要年年如此——其他部族三年才會遷徙一次。

      但他們與魔法無緣。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詛咒,伊布拉塔爾部族內依舊會誕生冰裔,但從來沒誕生過任何施法者。人們從凍土與血脈中繼承力量。有些人只能當爐戶,因為他們沒法戰斗。但他們熱衷于給戰士們打造武器與盔甲,同時,生產之類的事情也由他們來做。

      而另外一些人則是戰士。他們人數眾多,個個都是好手。更少也更強的那些則是冰裔,他們繼承了來自寒冰三姐妹的特殊力量,能夠無視凍死人的風雪,甚至運用那些臻冰打造的危險武器。

      但,不知為何。伊布拉塔爾部族內從來沒誕生過任何施法者。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