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沉默,是今天的奧恩卡爾巖地。

      當然,我在說廢話。這地方在冬天根本就沒人來,當然是沉默的。

      何慎言眼睛瞟了眼地面,他看見了那攤像是被火焰灼燒過后的沙子,也能夠清楚地感知到空氣中那股炙熱的氣息。他試探著將自己的精神力觸須散發了出去,沒過多久,大地再次開始震動。

      “你還真有夠高的?!?

      何慎言抬起頭,看著面前的黑影說道。

      “你...是什么人?”

      奧恩的眼中滿是疑惑,祂突然感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出現在了巖地。沒有任何征兆,出現的極其突然,急匆匆地趕出來后,看見的卻是一個普通的人類。

      普通嗎?

      奧恩凝視著他,那個人類看上去相當放松,就好像他不是站在奧恩面前,而是正在自己家附近散步。

      “唉...又要說一遍?!焙紊餮园腴_玩笑地抱怨了一句,隨后自我介紹道:“法師、旅者。來自東方...你可以叫我何慎言?!?

      奧恩的聲音如同雷聲滾滾,又似沸騰的巖漿,語氣篤定:“你不是人類?!?

      法師挑起眉:“這點...恕我不能認同。你看我哪里不像人?”

      他指了指自己的臉,微笑著問道。

      奧恩沉悶地回答:“有很多......而且,人類不可能如此強大?!?

      “好吧,伙計。雖然我很想和你爭辯一下這個問題,不過我大老遠跑來找你可不是為了這種問題開辯論會的?!?

      “奧恩?!?

      看著自己面前的弗雷爾卓德古神,在他們的神話傳說中頗受尊敬的熔鑄之神,何慎言談起了正事:“你知道虛空嗎?”

      “......”

      奧恩沉默了一會,他的身體變得一片赤紅,宛如流動的巖漿。在一陣蠕動后,他將自己的身軀變得和法師差不多大?。骸拔抑??!?

      祂還挺懂禮貌的。

      何慎言笑了笑,繼續說道:“弗雷爾卓德人們將你稱為爐戶的保護神,他們認為你和其他舊神截然不同。不像你的姊妹,每次重生不但會帶來希望。同時也預示著巨大的威脅。更不像你那暴虐的兄弟。他們似乎將你作為了某種精神的象征?!?

      “...凡人們的愚見而已?!眾W恩似乎不適應這樣的夸獎,祂敲了敲自己的羊角,說道:“虛空被冰霜女巫鎮壓在嚎哭深淵之下...它們出不來的?!?

      “或許吧。但任何封印都會被打破,這是必然規律。我雖然沒見過你口中的那位麗桑卓,但我已經和虛空打過交道了。我猜,你也是。你應該知道它們有多難纏?!?

      奧恩知道法師在說些什么,麗桑卓的封印維持不了多久了。凝視深淵的人,也在被深淵凝視。而虛空絕不僅僅只是‘難纏’這么簡單,在弗雷爾卓德的遠古時代,祂曾與自己的兄弟姊妹一起帶領著蠻荒的人類們與那可憎的異形怪物奮戰數百年。

      死傷無數,艾尼維亞甚至不得不用自己的冰霜永久的改變了弗雷爾卓德的地形。讓這里變成了凍土,冰霜在一開始對它們很有用處,可后來只有臻冰才能阻止它們。于是沃利貝爾除了尖牙利爪之外還用上了祂的雷電,奧恩也是如此,祂的火焰咆哮個不停。

      那些已經過去很久的日日夜夜永久地改變了這片土地,也改變了祂與祂的兄弟姊妹?;貞浧疬^去,奧恩的眼神變得有些可怕。

      祂緩緩說道:“如果它們真的脫困,我會第一個前往戰場?!?

      “啊,你比我認識的大多數神明要靠譜的多。不過,我有另外一個提議?!?

      “與其等待它們脫困,為什么不先下手為強呢?”

      “弗雷爾卓德沒有軍隊,僅靠我與沃利貝爾無法解決它們?!眾W恩搖了搖頭:“更何況,我的兄弟此時恐怕早已陷入了瘋狂。祂沉迷于鮮血和殺戮之中太久了?!?

      “我們不需要軍隊?!?

      法師的話讓奧恩皺起眉:“你在說些什么——”

      祂話剛剛說出口,何慎言原本人畜無害的身影便在他面前急劇變化起來??諝忾_始變得粘滯起來,地面發出不堪重負的悲鳴。陽光與四周的景象在一瞬間就消失了,只余深沉的黑暗。他的眼中有赤紅色的雷霆在不斷沸騰,毀滅的力量讓四周的空間開始點點崩碎。

      下一秒,奧恩回過神來。四周的景象沒有變化,他們依舊站在巖地之上,法師還是那副模樣,看上去只是個除了英俊與過度蒼白之外毫無特點的普通人類。

      但......

      古老的神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如果你有這種程度的力量,殺死它們甚至易于反掌?!?

      “可是,我有一個問題?!?

      “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奧恩的問題沒有出乎法師的預料,他隨意地一笑:“興趣、愛好。隨你理解。不要被我的外表迷惑了,說不定我也是同樣的沉迷殺戮,只不過比起人類的死,我更喜歡聽見那些異形死前的尖叫?!?

      奧恩搖了搖頭,言簡意賅地說:“你身上沒有那種瘋狂?!?

      何慎言無奈地嘆了口氣,說道:“你真的沒有一點幽默感,伙計。我當然是在開玩笑——干嘛那么看著我?這個笑話不好笑嗎?不過,說回正事?!?

      他看著奧恩,笑意與那副無奈的神色盡數收斂,只剩下一片平靜:“...難道我需要理由嗎?”

      奧恩必須承認,直到看見這副模樣的法師,祂才松了口氣。任性是強者的特權。

      -------------------------------------

      面前高大的麋鹿轟然倒塌,它的身體在冰面上發出一聲沉悶的重響??诉_爾喘著粗氣,從它的脖頸處拔出自己的斧頭。鮮血飛濺,在空氣中帶起熱氣,有不少鮮血灑在了斧柄上,卻又在下一秒被那些裹手布盡數吸收。

      對于凍土的野生動物和人類來說,山林的霸主不是熊,不是狼。而是這些麋鹿,畢竟熊與狼只會在餓的時候出來覓食。但麋鹿卻會因為一點好奇心狂追你八百里路,只要被它們頭上的角頂上一下,你就可以馬上向羊靈祈禱了。

      克達爾將斧頭放在自己身側,從腰間拔出一把短刀。他追了這頭麋鹿很久,在這個季節,它們通常都是成群結隊的在深山中游蕩。弗雷爾卓德的麋鹿成年高度多半在4米左右,它們跑起來時聲勢驚人。這頭落單的還未成年,估計是被族群拋下了。

      他吃不完這頭麋鹿,因此甚至沒有取下它那帶著寒氣的角。麋鹿角在部落里不僅僅是武力的象征,更是珍貴的材料。巫醫們能夠以他們神秘的魔法溝通凍土里沉睡的古老自然之靈,多種材料混合后,能夠以麋鹿角為主體讓普通的戰士暫時得到冰裔的力量。

      而冰裔們在服下這種藥劑后甚至能夠短暫再現他們祖先那無可匹敵的力量。

      克達爾用短刀將它脖頸處的傷口擴大了些許,隨后湊了上去痛飲鮮血。并非他想如此茹毛飲血,而是現在沒有干凈的水源。就算他想喝那些不干不凈的雪水都做不到——他沒有鍋。

      等到暫時解渴后,他抹了把嘴。鮮血的痕跡染紅了他的胡子,顯得分外駭人。不過他完全沒必要在意自己的形象問題,克達爾操起斧頭,狠狠地砍在麋鹿的后腿上,隨后用手摩擦了一下斧柄尾部的那個小小印記。

      噌的一聲,暗紅色的斧面轉為橙紅色,克達爾小心地握著斧頭,不讓斧面與那切下的后腿直接接觸。隨后一點點翻轉后腿,帶到毛皮連著肉一起被烤熟后,他才放下了斧頭。

      看著面前賣相極差的后腿,克達爾遺憾地搖起了頭。

      他的胃口在艾歐尼亞待了十年,早就被養刁了。開什么玩笑,他在艾歐尼亞吃的是什么?一天一道菜能吃上一年都不重樣,作為一個手藝不錯的漁夫,又沒有家庭需要供養。他甚至能夠天天都跑到離村子不遠的鎮上去下館子。

      回憶起他們店里的醉蝦與紅燒肉,克達爾砸吧砸吧嘴,撕下面前后腿的爛皮,將就著吃了起來。原味麋鹿后腿,連鹽都沒有,吃的就是這份土生土長,原滋原味。

      真他媽地道。

      皺著眉苦著臉吃飽后,克達爾又切下一條后腿,再從麋鹿的腹部切割了一些肉條,掛在腰帶上遠去了。麋鹿的尸體被他扔在了原地,不知道有誰會找到它,但那些都不是他關心的事。

      要回凜冬之爪嗎?

      想到這個問題,克達爾有些出神。他其實也只是想想,部族肯定不會歡迎他。但他現在已經完成了自己的誓言......要去往何方呢?

      又走了很久,他在一片山崖上稍作休息。如果今晚找不到能夠避風的山洞,或是背風的斜坡。他就要在這片山崖上將就一晚了。

      就在這他這么想著的時候,身前下山的道路上傳來人聲與沉重的腳步,克達爾瞇著眼站了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