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烏迪爾聽見狼嚎聲從不遠處的森林里傳來。此起彼伏,它們又開始在夜里鬧騰了。不過,還離他很遠,不會侵入他的腦海。還能夠保留些許人性,他對此感到頗為高興。

      我必須離群索居。

      年輕人這樣想著,將一把雪抹在了自己的臉上,感受著那份冰涼,他越發冷靜下來。

      是的,我必須離群索居...

      他的眼神黯淡了一瞬間,數月前的慘案依舊未曾從他的腦海中抹去,或許這輩子都抹不去了。

      在這片凍土之上,存在著許多種難以形容的古老力量。其中有一群人,天生就與精神魔法存在幽深的連接。他們被稱作‘獸靈行者’,是戰斗與狂怒的薩滿。不像是巫醫精通毒素與治愈的藥草,他們只會戰斗,也只能戰斗。他們在各個部族中效力,用自己的能力換取一個可以生活和訓練的群落。

      原因無他,弗雷爾卓德的那些古老獸靈一個個都狂暴而嗜血,如果他們要接納這份力量,就必須拋棄一些東西。

      比如理智。

      烏迪爾誕生于血紅之月下,他在尚且年幼,甚至無法行走之時就展現出了對精神魔法的天賦。他能感受到附近生物的原始情感,在說出第一個字之前就已經能夠接納冰原狼的哀嚎。部族里的導師說他注定會成為一位偉大的獸靈行者。

      于是凜冬之爪接納了這個孩子——他原本太過瘦弱,而在凍土,這樣的嬰兒是要被拋棄的。如果你不夠強壯,甚至不配活下來。這不是殘忍,而是一代代經驗的總結。

      在這樣嚴苛的環境下,無論如何保護那些瘦弱的孩子,他們都無法存活。那么,為何不讓那些比他們強壯的多的孩子擁有更多的食物?

      雖然他的導師們都認為他能夠輕易的掌握獸靈行者的各種能力,可,有時天賦太盛反倒不是好事。

      烏迪爾很快就發現,自己的天賦反而限制了自己的成長。有太多其他生靈的混亂思緒填滿了他的腦海,讓他近乎失去理智。而那時他甚至還未開始溝通那些原始獸靈。

      烏迪爾不能接受自己的腦海中有千百個其他聲音在說話的日子,他沒日沒夜的渴求著安靜,渴求著獨處的時間——哪怕只有片刻。

      但這愿望卻以最可怕的方式實現了。

      數月前的一個夜晚,一切如常。凜冬之爪部族里的大多數人都早早睡下,只有崗哨們還在放哨,但他們不是冰霜守衛的對手。這些來自冰霜女巫的神秘誓約者毫不留情,以他們的臻冰武器與精良的馬匹在營地里肆意殺戮。

      他們甚至專門清除那些表現出精神魔法跡象的人,而烏迪爾正是他們的頭號目標。如果不是他的幾位導師付出了生命,他此時早已死去。

      心中充滿悲傷,耳畔被族人們的慘叫聲折磨著,烏迪爾失去了控制。他釋放了自己的狂怒,制造了巨大的精神能量爆炸,甚至撼動了附近的群山之巔。積雪坍塌。不到幾秒鐘,一場雪崩就席卷戰場,迫使那些卑劣的冰霜守衛逃跑了。

      隨后,他從積雪中爬出,沒有看見任何幸存者。

      所見所及,遍地鮮血與殘肢。烏迪爾在雪中顫抖著,而殘存的凜冬之爪部族也因為懼怕他的破壞力而拋棄了他?,F在,他孤身一人。

      但烏迪爾反而感到這樣更好,他理解部族的想法,也支持他們的想法。在他看來,自己或許就是更加適合離群索居。

      年輕人嘆了口氣,他摸了摸自己的胡子,還未長到能夠編成髻。他在昨天殺了一只鹿,那頭鹿的尖叫聲現在還在他的腦海中徘徊。盡管烏迪爾才是兇手,但他依然被那種巨大的悲痛擊倒了一瞬間,緊隨其后的是面對死亡的恐懼。

      可是,他必須要生存。

      現在,那頭鹿的殘軀就在他營地的篝火旁放著。

      在夜色中緩緩回到營地,烏迪爾打算今晚挨過去,不再吃東西了。他短時間內不想再殺任何東西了,他沒法控制自己的能力,可不想再經歷一遍它們的痛苦??僧斔匆娮约后艋鹋赃呑哪莻€男人時,他的精神立刻緊繃了起來。

      怎么會?我沒感知到他,他是從哪里出現的?不行,必須讓他離開。

      烏迪爾緩緩接近他,導師們將他教的很好,他踩在雪地上,沒發出任何腳步聲。

      男人背對著他,像是絲毫沒感覺到烏迪爾的接近一般,就在烏迪爾快要碰到他時,他卻突然開口說話了:“噢,抱歉,我借用了一下你的篝火?!?

      他轉過身來,烏迪爾與他眼神交錯,就在那一瞬間,一股巨大的力量迫使他當場倒在地上抽搐不止。

      看著口吐白沫的烏迪爾,何慎言有些無語,這件事他倒也占點責任。本來感受到一個天生的強大精神感應者他還挺高興,覺得能看看本地人是怎么運用這份能力的。結果這個年輕人的天賦...強的有點過頭了。

      但法師是真沒預料到這種情況,其他精神感應者也能夠感知周圍人的情緒,但他們那是主動技能。他面前這個年輕人卻是個被動技能,而且不止能感受到情緒,恐怕還稍微窺探了一下他的力量。

      搖了搖頭,何慎言笑了一聲:“算你倒霉,小子?!?

      第二天。

      我在哪?

      烏迪爾緩緩睜開眼睛,刺痛依舊在他的腦海中徘徊,有那么一會,他完全無法思考任何事情。

      “醒了就起來吧?!?

      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傳來,烏迪爾瞪大了眼,立刻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擺出一副警戒的姿態,看著坐在倒下樹干上的男人,聲音沙?。骸澳阕詈每禳c離開,陌生人......”

      “而你,你最好別看我的眼睛?!?

      男人頭也不抬,聲音中帶著笑意:“你不是忘了昨天晚上發生了什么?”

      烏迪爾回憶了一下,臉色變得蒼白起來:“你...你是誰?你怎么做到的?”

      “那可不是我做到的,小子。那是你自己的本事——只不過,你還沒掌握它而已?!?

      男人搖了搖頭,他沒有看烏迪爾,隨意地說道:“至于我是誰...隨便,旅者、法師。你想怎么稱呼都可以...唉,見鬼,我還得這么說多少遍?”

      烏迪爾依舊保持著緊張,他高聲說道:“好吧,法師。你最好快點離開,不然我會害死你的?!?

      “你要是真的能做到這點,恐怕有不少東西會非常高興。不過......”他終于抬起頭,直視著烏迪爾的雙眼,這令他心中一突,但卻并沒有再發生昨晚的情況。

      法師突然說道:“這種癥狀持續多久了?”

      烏迪爾一時間沒有意識到他在說些什么:“...什么?”

      “你的這種癥狀,這種被動的接受周圍一切生物情緒的情況,持續多久了?”法師耐心地問道。

      猶豫了一會,烏迪爾還是告訴了他:“...從我出生到現在?!?

      法師挑起眉,有些驚訝:“噢,這倒是有些稀奇...好吧,我就長話短說。你想擺脫這種癥狀嗎?”

      他當然想,怎么可能不想?這種能力對烏迪爾來說不是什么恩賜,也沒能讓他的生活別的更好。恰恰相反,他甚至沒法像其他弗雷爾卓德人一般狩獵——因為他會聽見那些獵物臨死前的聲音,感受到它們的知覺,無異于他親手殺死自己一次。

      看著烏迪爾渴望的眼神,何慎言笑了起來:“看來答案很明顯了?!?

      -------------------------------------

      “繼續?!焙紊餮哉f道。

      走在雪山上,烏迪爾跟在法師身邊,他蒙著眼,小心翼翼地行走著,手中握著一顆石頭,一不小心就被捏成了粉碎。

      烏迪爾從腰間的口袋拿出一顆新的石頭放在手里,他竭盡全力感受著這顆石頭在他手里的感覺。同時緊緊地握住它,由于被蒙住了眼,他沒法看見路,那種被動的感受能力因此最大化了。他能夠以另一種方式看見四周的景象與道路。

      這視角非常奇異,在令他著迷的同時也令他感到隱隱不安,因為烏迪爾能夠‘看’到,在不遠的前方,一座堡壘之下鎮壓著深不見底的黑暗。只是輕輕一瞥就讓他渾身顫抖起來,還是法師拍了拍他的肩膀才讓他回過神。

      “什么時候你能做到不捏碎石頭,同時完全放開你的心靈接受這些訊息,我們就能進行下一步了?!?

      何慎言看著烏迪爾,面色有些古怪。這個年輕人的天賦還真是好得有些夸張。他交給烏迪爾的訓練方法來自那些古老的德魯伊,他們也會溝通狂野的精魄以化身成野獸,因此也有不少關于精神感應者的訓練。

      烏迪爾現在正在做的就是其中一種,被簡單的命名為‘石頭’。要求被訓練者蒙著眼行走,同時完全敞開他們的心靈,接受來自外界的事物。這個過程通常會讓他們的身體不自覺的緊繃,而精神力量也會作用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