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霜衛堡壘設計的很是宏偉,這座堡壘不知道存在了多久。它本身幾乎和弗雷爾卓德一樣古老,用來建造它的那些普通石塊甚至都因為和麗桑卓冰冷的魔力一同度過了太長時間而變成了某種擁有特殊導魔性質的材料。

      麗桑卓走在前方,她一言不發。法師跟在后面,背著手,走得優哉游哉,好像他是來郊游的,而不是去處理一個可能威脅到整個符文之地的問題。

      堡壘里空無一人,他們走過那些冰冷的長廊也沒什么裝飾品,倒是有些配不上這堡壘的歷史了。一路來到一扇黑色而沉重的大門面前,麗桑卓的手放在上面,猶豫了一會。

      “...我必須提醒你,這樣做極端危險,而如果你表現出哪怕一點被腐化的跡象,我都會立刻將你冰封...你笑什么?”

      何慎言一臉無辜地說:“是嗎?你聽錯了吧?!?

      冰霜女巫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她推開大門。門后空無一物,隨后,麗桑卓手指微微一動。

      某種精巧的機關立刻被觸發了,何慎言聽見鉸鏈與齒輪轉動的聲音,不一會,一座明顯不是本時代產物的升降梯緩緩升了上來,他們站了上去,升降梯以一種緩慢地速度下落。

      在這個過程中,冰霜女巫緩緩開口了:“有人稱它們為神,有人稱它們為怪物...但不論它們到底是那一種,我都必須讓它們在臻冰之中沉睡。你明白這一點嗎?法師,或許你比我強得多,但我已經履行了我的職責上萬年...你最好不是來試圖破壞它的?!?

      法師不在意地一笑,他看上去非常隨意,問出了一個與此毫不相關的奇怪問題:“你平常在哪睡覺?”

      麗桑卓的手指立刻在長裙上攥緊了,捏出了褶皺。她淡藍色的臉頰此刻變得有些蒼白起來。

      “...你看出來了?!?

      “不,我從一開始就知道?!?

      何慎言臉上那輕浮的微笑終于消失了,他看著冰霜女巫消失的雙眼,在不斷下降的升降梯發出的咔噠聲與下方吹拂而上的寒風中緩緩開口了。

      “你從不睡眠,因為你在常人需要休息的時間有更多事情要做。讓虛空生物沉睡是要付出代價的,不是嗎?但代價是什么呢?你以凡人們的靈魂與幻覺讓那些怪物心甘情愿地在地底之下沉睡??墒?,這毫無用處?!?

      他開始做他最擅長的事情——嘲笑他人:“哄怪物睡覺可不是件簡單的事,讓我猜猜,就在我到來之前,你才剛剛以殘忍的手段謀殺了一對姐妹,對嗎?”

      “她們的死亡與痛苦會在你的魔法下化作痛苦的記憶,最后被那些怪物吞食...以這種方法讓它們沉睡,何其勇敢,何其愚蠢?!?

      他近乎無情地將麗桑卓數萬年來的努力打的一文不值:“你的做法只會讓它們更加強大,白癡。你以為它們沒能力掙脫你那可笑的冰塊嗎?”

      麗桑卓的語氣有些無力:“...這是唯一的辦法?!?

      “是的,對你們來說,這的確是唯一的辦法?!焙紊餮云届o地點了點頭:“否則,早在我看見你的第一眼,你就已經死了?!?

      他又帶上那副令麗桑卓討厭的微笑:“不過現在,我來了?!?

      “咔噠——呲?!?

      升降梯發出噪音后停了下來,不等冰霜女巫帶路,何慎言就自己走了出去。他入目所及皆是黑色的寒冰,寒氣幾乎讓這里的溫度變得能夠瞬間將人凍死,只有麗桑卓本人與繼承了三姐妹血脈的冰裔才能夠在這樣的環境下自由行動。

      那些巨大的臻冰像是節節交錯的獠牙一般,在這堡壘下方的山洞種到處肆意生長,瑩瑩紫光從洞穴深處散發了出來,還伴隨著某種單調的咕嚕聲。

      麗桑卓臉色蒼白地站到他身邊,盡管已經來了這里無數次,但她依舊無法習慣這令人憎惡的惡心氣息。仿佛附骨之疽,又像是一個可怕的生物躲藏在空間的縫隙中以細致的眼光打量著她,細細品嘗它們所需的任何東西。

      “你把它們喂得不錯?!狈◣煹哪樕呀涀兊藐幊亮似饋?,在這山洞中沉睡的虛空比在恕瑞瑪地底沉睡的要強大太多了。凡事都有兩面性,這個女人愚蠢的行為固然讓世界延續了很久,但也讓它們成長了許多。

      腳步聲開始在山洞內響起,與那單調而重復的咕嚕聲一齊形成了某種令人不適的交響樂,隨著他們的深入,何慎言的臉色卻逐漸變得平靜了下來。在山洞的盡頭,他停了下來,向下望去。

      站在他的高度向下看去,那下方的深淵中仿佛長滿了某種貪婪的野草或者是紫色的荊棘——但這是不可能的。沒有任何植物能夠在這樣的環境下生存,無稽之談。那不是生命,那是生命的反面。它們節節攀登,一點點向上纏繞,最近的那個甚至都快到何慎言腳下了。

      “我們要下去?!丙惿W空f道。

      但法師并未理她,而是繼續向下仰望。她皺著眉看向法師,心中突然充滿不安,她又說了一遍:“我們要下去?!?

      這次,法師終于有了反應。

      他僵硬的轉過頭顱,眼眶中爆發出不詳的紫色光芒。麗桑卓的心臟猛然抽緊了,早已準備好的寒冰之力在她手中釋放開來,頃刻之間便將法師包圍在了其中。

      但她并未放松,就何慎言表現出的力量,這冰是沒法控制住他的。麗桑卓此刻心中充滿后悔,就不該相信這個溫血人說自己能解決虛空的說法,他很強,但此時卻淪為了虛空的幫手。

      而此時此刻,何慎言卻看到的是另外一幅景象。

      冰霜女巫低垂著頭顱,面容上毫無生氣,她就像是一個布偶一般被人緩緩拉起。在空中自由漂浮,嘴里念著古老的語言,紫色的光芒從她的七竅中散發出來,與懸崖下方深淵中的紫光隱隱相合。

      “對你抱有期待真是我的錯?!?

      搖了搖頭,他身下的一小塊巖石從主體上斷裂,載著他緩緩下降。越是下落,那股惡意就越是明顯,法師卻對此毫無反應,他臉上一片平靜。

      當巖石完成了它的使命,帶著法師來到地底之時,這塊巖石立刻轉變為了某種生命。

      原本粗糙不平的表面現在變得滑溜而不滿粘液,數十只眼睛在其上睜開,它們不停地眨著眼,窺視著背對著它們的法師,眼珠轉個不停。數十只帶著冰霜魔力的觸手從巖石中伸出,它們彼此纏繞,形成四足,就在這時,法師轉過了頭。

      紅光一閃而過。

      巖石原本存在的證據被徹底抹滅,何慎言轉過頭去,他面前空無一物,腳下的地面卻在隱隱震動。

      他低頭看去,腳下的臻冰已經從黑色轉變為了紫色,節節粗大的血管在其下肆意生長,布滿整個地面。一只龐大的獨眼就在這些血管中央,一動不動地看著他,聚精會神。

      “你在看你媽呢?”

      法師罕見地爆了粗口,這東西眼中的渴望實在太惡心了。他可沒有觸手系的愛好,何慎言自認為自己的審美還是非常大眾化的——即美的都愛。

      但是觸手...敬謝不敏。雖然他自己用得很順手。但人類本來就都是雙標的。

      他冷哼一聲,跺了跺腳,堅冰在剎那間破碎。與此同時,他緩緩飄起,那些粗大的血管在剎那間便帶著深不見底的渴望從破碎的臻冰中暴起,來自麗桑卓的冰霜魔力在血管頂端閃耀著藍色的光。

      法師躲都沒躲,那些血管觸手甚至都沒有靠近他的資格,不過只是一瞬間就被從他身后浮現的金色雷霆劈成了焦炭。他滿是厭惡地看了一眼那依舊盯著他目不轉睛的巨大獨眼,數不盡的金色雷槍從他身后的陰影中冒出。

      “喜歡看是吧?”

      金色的雷霆將他的臉染成同樣的顏色,在那不斷噼啪作響的雷電聲之中,何慎言滿是惡意地一笑:“我讓你看個夠!”

      -------------------------------------

      終于到了。

      克達爾渾身酸痛,他不是冰裔。盡管他殺了不知道多少冰裔,但克達爾依舊是個凡人,沒有他們那種超凡的力量,能夠使他免除風雪的威脅與肉體上的疲憊。

      這是不可避免,他嘆了口氣,邁過裂口,來到山谷之中。

      他現在所在的地方叫做拉克斯塔克,是一塊內陸島嶼。三姐妹之一的阿瓦羅薩的雕像就屹立于這座島上,經歷了這么長的歲月,她的雕像依舊堅強的立在這里,面對著某個方向凝視著。

      克達爾記得阿瓦羅薩的故事,三姐妹的故事他都記得很清楚。麗桑卓、賽瑞爾達與阿瓦羅薩,三人誕生一個動蕩不安的年代,她們每人都渴望能夠掌握戰爭的力量,卻都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賽瑞爾達試圖掌握天界的力量,卻把自己的聲音輸給了初之目光,而阿瓦羅薩面對來自世界之下的扭曲黑暗被剝奪了聽覺。至于那唯一僅存的麗桑卓...她因為自己對凡人與古老狂野魔法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