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克羅諾斯站在法師塔內,他感受不到這里的魔力氣息,但仍然知道這座塔不可能是簡單的人力造物。

      他站在一樓大廳內,那些扶手椅與桌子看見他的到來,迅速變成了符合他體型的大小。而天花板上空無一物——能夠直接觀察到外面的繁星,可他們來此時還是白天,顯然,這是某種他不知道的魔法。

      法師。

      咀嚼著這兩個字,他坐在了一張椅子上。法師去教訓他那匹不聽話的母狼了,就一匹狼來說,她的體型顯然有些大的過頭了,智力也非常高??肆_諾斯不自覺地開始考慮如果自己面對這樣的狼該如何應對,他很快就意識到自己在干什么,搖了搖頭。

      她不是敵人。

      沒過多久,塔的大門被推開了,走進一個白發的年輕人。他同樣素質上佳,克羅諾斯忍不住自己訓斥了自己一番:你怎么見到個人就想拉進戰團?

      不過,他心中的另一個聲音也在為自己辯解:這無可厚非,這地方人的素質好得有些過分了。換誰來都忍不住的,畢竟...戰團現在人丁凋零。

      那個年輕人一眼就看到了這個高大的戰士,他先是警惕地摸上了腰間的短刀。不過,在聽見塔頂法師鬧騰的聲音后,他很快就放松了下來。

      年輕人朝著克羅諾斯鞠了一躬,擺法師的法術所賜,他能理解這個年輕人在說什么:“我叫做戒,客人,請原諒我的失禮?!?

      克羅諾斯點了點頭,摘下頭盔,用自己磁性的本音說道:“克羅諾斯·提比利烏斯。你是他的什么人?”

      戒并未因為這個有些突兀的問題而感到奇怪,他沉穩地微微欠身,說道:“我在跟隨何先生學習?!?

      “他的弟子?”

      “盡管我很想這么說——但目前看來,何先生還沒有這個意愿,不過,我已經心滿意足?!?

      戒再次朝他禮貌地點點頭,隨后便上樓去了。

      在頂樓,他見到了許久未見的法師,他正將風坐在身下狠狠地搓著她的腦袋,戒有些羨慕,他也想摸,但他沒說出來。相反,他貌似沉穩地朝何慎言點了點頭:“您回來了?!?

      法師微笑著對他點點頭,隨后做出一個邀請的手勢:“你要來試試嗎?”

      “......”

      戒差那么一點就上手了,他喂了風數月了,但她就是不讓戒上手撫摸,這是個絕佳的機會。但看著風威脅的眼神,他還是沒伸出手。

      搖了搖頭:“不了,先生。慎在十天之前離開了,他說,自己已經找到了均衡的真諦?!?

      何慎言淡淡地點了點頭:“不錯,你呢?”

      “恕我愚鈍,先生。我依舊無法明白均衡之道的真諦——或許,我此生都無法理解了?!苯溆行┛酀卣f。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路,不必妄非自薄......更何況,你真的覺得均衡之道就是最好的嗎?”

      何慎言意味深長地說,聞言,戒堅定地搖起了頭。

      “你看,這就是問題所在。你在抵觸均衡,以這樣的態度,你又怎么能夠明白均衡的真諦呢?”

      “可是,我覺得自己已經沒法再欺騙自己了,先生?!苯湔\懇地說,他很少有如此敞開心扉的時刻:“再過去,我只是為了報苦說大師的養育之恩,才無條件的相信均衡之道??墒?,從那股盲信之中掙脫出來后,我意識到,均衡并非最優解?!?

      “至少我自己就沒法說服自己,繼續為一個做下過無數惡事的教派做事——我不敢想象,這只是我們發現的。而在此之前,在我們之前,苦說又發出了多少這樣的命令?”

      戒的身體顫抖著,他的臉色非常陰沉。

      何慎言輕松地敲了敲風的腦袋,得到兩聲清脆的悶響與后者的怒目而視后,他笑著說:“不要因為一點點的惡就全盤否定均衡教派曾經做過的好事,你太偏激了,戒?!?

      “可是!”

      揮了揮手,制止了想要爭辯的戒,法師平靜地說道:“不管苦說最后變成了什么樣,又是受到了什么東西的蠱惑。他曾經行過的善是不能被抹去的,是與非要分開來看,戒。你之前將苦說當做神明來看待,現在,這尊虛假的神像倒塌了,你就開始全盤否定他的一切?!?

      “那么,等你找到的下一尊神像同樣如此,金漆掉落,露出內里的石像,你是不是也要這樣全盤否定?”

      不等戒回答,他繼續說道:“有時,人必須要學會放棄那些虛假的偶像——如果你做不到這點,你這輩子都不會有所進步。好好看看外面,艾歐尼亞的人們生活的如何?告訴我你的實話?!?

      “...大部分人,都過得不錯?!?

      “那少部分呢?”

      “...我無法形容,先生?!?

      何慎言點了點頭:“對于那些來自精神領域的惡鬼呢,你怎么想?”

      戒毫不猶豫地說:“所有惡鬼都該死?!?

      法師笑了起來:“這不就得了?你鉆牛角尖鉆的太深了,戒。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吧,你想行善救人,就去接濟那些可憐的窮人。你想替死去的無辜者們復仇,就去殺死那些該死的惡鬼。而如果你認為均衡已經不適合如今的艾歐尼亞......”

      他在一陣意味深長的沉默后笑得更加開心了:“...就也去做你該做的事情吧,不必猶豫,順從本心就好?!?

      順從本心......戒在一陣恍惚中默念著這四個字,又聽見了何慎言的聲音:“當然,要做到這件事是非常困難的,所以......”

      他聽見一本書被扔在桌子上的聲音。

      抬頭看去,那是一本古卷,法師指了指那本書,說道:“拿著去學吧,一個星期之后我會做抽查?!?

      戒在得到那本書后的反應暫且不表,盡管他伴著一張臉蹬蹬蹬下樓去了。但何慎言知道他多半會很激動,畢竟,這是他被正式收入門下的證明。不過戒的資質非常好,他其實也不需要指導他什么,頂多在他練出了岔子的時候把他糾正回來就行。

      至于現在,他正在折磨風。

      說是折磨其實也不大對,畢竟,他只是將風捆在冰冷的石臺上,不停地給她喂食龍心龍肝之類的東西而已。盡管風已經多次表達過自己吃不下了,但何慎言依舊沒有停手——風騙不過他,她吃下去的東西幾乎在瞬間就被化為了精純的能量。

      體質已經被改變了很多,看來,是時候進行下一步了。

      法師的瞳孔變為了藍色,透過風的表皮,他看見了那些已經開始異化的骨骼與血肉。包括她的內臟——她已經長出了第三顆心臟了,而風對此一無所知。

      要怎么做呢?

      他認真的想了想,自己目前剩下的材料只夠支撐一次大型改造,在那之后,如果再想做這種改造他就得找個有龍的世界割一割韭菜了——當然,是惡龍。

      風的身體素質已經能夠匹敵一些亞龍種了,盡管因為法師的壓制,她暫時還不清楚這一點。

      要加上翅膀嗎?

      在腦海中想了想一頭會飛的狼,何慎言搖了搖頭,算了吧。龍翼長在狼身上怎么都有些說不過去,怎么改呢......

      躺在石臺上一動不動的風看著法師沉思的側臉,心中不知為何突然一涼。

      三天后。

      “對,就那樣,嘴巴長大點——長大點!”法師伸出手掰著風的嘴巴,她嗚嗚嗚叫個不停。

      迫于無奈,她只得長大了嘴,何慎言滿意地點了點頭,指著她的牙齒,滿意地說道:“都說了不會痛的,我又不是那些騙你說不疼結果疼的要死的牙醫?!?

      “嗚嗚嗚嗚!”

      “...誰教你罵人的?”

      “嗚嗚嗚嗚嗚嗚!”

      “再叫你晚上沒得吃!”何慎言威脅道。

      她立馬安靜了下來,法師跨坐在她身上。風的體型已經大的有些夸張了,在經過了三天三夜的昏睡,她醒來后就發現自己的體型變成了原來的數倍大,這讓她感到驚恐。而龍種在驚恐時往往會使用它們的天賦能力——噴火、引雷之類的。

      于是法師的塔就遭了殃,雖然不至于真的造成什么毀滅,但大動靜是免不了的。風現在既能吐火,又能揮動爪子引起雷電,甚至還能夠短暫的御風飛行——考慮到她現在只是幼年亞龍種,在不遠的將來,應該能真的做到飛行。

      何慎言笑瞇瞇的,心情非常不錯。實際上,風的改造對他來說只是放松心情的一種手段。不過看到自己從無到有完全設計出一個新的生物,這種成就感還是相當強烈的。

      風安靜了下來,任由法師坐在她身上。一人一狼(?)坐在塔頂,看著艾歐尼亞的夜空,許久沒有動彈。

      -------------------------------------

      克羅諾斯在這三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