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普雷西典的長老會位于城市中央,雖然位置不錯,但它的外表并未顯得多么奢華。相反,樸素的白墻上什么裝飾都沒有,若非拉查提前知道,他不會想到這里居然是長老會的所在地。

      門口站著兩個衛兵,別說盔甲了,他們甚至連武器都沒有。其中較為年長的一個看見朝著他們狂奔而來的拉查,連忙伸出手將他攔了下來。

      “你有何事?”

      拉查現在只覺得自己的肺部火辣辣地疼,他結結巴巴的,艱難地說道:“諾克...諾克薩斯,諾克薩斯想入侵我們!”

      年長的衛兵連忙伸出手打斷他:“噢!這可不能亂說,小子。諾克薩斯的人正在里面和長老談生意呢,據說他們想買一些艾歐尼亞的特產回去販賣,價格還挺高的?!?

      那個懶散的,一直靠在外墻上不說話的衛兵此時點了點頭:“是的,他們還挺慷慨。不過......”

      他轉向拉查,表情變得嚴肅了起來:“你確定你說的是真話嗎?”

      “千真萬確!”

      拉查捋順了氣,連忙將自己在城外河邊的見聞都說了出來。當他從嘴中說出戰爭石匠四個字時,年長的衛兵依舊沒什么反應。但年輕的那個表情卻顯得更加凝重了。

      他原本一直放在寬大袖子里的雙手拿了出來,上面滿滿的都纏著繃帶:“本來還覺得你是在說胡話,但說胡話的人不可能知道戰爭石匠的存在?!?

      年長的衛兵有些糊涂了,他摸不著頭腦地問自己的同伴:“什么?你在說些什么?”

      “沒什么,芮佐,你還是回家比較好,這事兒現在已經不是你能參與進來的了?!?

      他三言兩語將年長的衛兵驅走了,隨后拉著拉查來到門內一個僻靜的角落。庭院里滿是花花草草,幾棵樹將陽光全部遮蔽,顯得非常安靜。在中央有一個精致的涼亭,一個老人和一個腰間挎刀的男人正在談話。

      衛兵看了一眼他們,隨后示意拉查蹲下。他說道:“我叫做懷灼,你呢?”

      “拉查...你知道戰爭石匠?”

      “是的,我是長老會里懷風長老的兒子?!睉炎泣c了點頭,拉查注意到他的雙手正在不停地摩擦。

      他接著說道:“我們注意這幫石匠很久了,據說他們是諾克薩斯的精銳部隊,專門前往其他國家探查可行的入侵路線與當地機密。如果你說的話句句屬實,那么今天,我們或許能免除一場戰爭?!?

      拉查不安地問道:“要怎么做?”

      聞言,懷灼搖了搖頭:“等,等到他們談完,再去找那位長老?,F在打草驚蛇有可能讓他們提前開始計劃?!?

      他們一直耐心等待了許久,涼亭里的那位長老與那個諾克薩斯人看上去談話談的非常開心,兩人站起來后還握了握手。

      這讓懷灼嘖了一聲,拉查有些意外。只有那些特別守舊的艾歐尼亞人才會覺得這種外界的新興禮儀不符合規矩。但現在不是考慮這些事情的時候。

      沒過多久,那個諾克薩斯人便從正門離開了,長老顯得很是開心。他搖頭晃腦哼著戲曲,懷灼連忙從樹叢里跳了出來,拉著拉查一起,這讓長老嚇了一跳。他差點就開口呼叫衛兵了,待到看清懷灼的面容后,他才放松了下來。

      長老埋怨地說道:“懷灼!你在干什么呢?你已經二十夏了,很快就二十一夏,不是你小時候能四處調皮的年紀了!”

      眼看著這位長老就要開始細數自己過去的黑歷史,懷灼的眼角抽了抽,他連忙打斷長老,說道:“杜魯長老,我有要事稟報!”

      “要事?”

      杜魯長老皺起眉,隨后好笑地搖了搖頭:“你能有什么要事?行吧,說來聽聽吧,另外,這位先生,你不會是被懷灼拉著來進行他的惡作劇的吧?”

      拉查看向懷灼,后者對他致以一個肯定的眼神。于是拉查深吸了一口氣,他放慢語速,口齒清晰地又將自己在城外河邊的所見所聞復述了一遍。

      隨著他的講述,杜魯長老的臉色已經從開始的漫不經心變得越來越凝重,到了最后,他的臉色幾乎陰沉的能滴出水來。

      這個老人仰起頭,嘴中發出一聲奇怪的叫聲。隨后,從庭院的陰影之中莫名出現了一個全身黑衣的魁梧男人,他全身上下都被籠罩在黑色的勁裝之內,腰后有一把短刀。

      他來到杜魯長老面前單膝跪下,沉聲問道:“您有何事?”

      “對諾克薩斯人的監視提高一個級別,另外...”他轉向拉查,讓自己的表情變得和藹了一些:“你叫什么,先生?”

      “我叫拉查,長老?!?

      “很好?!倍鹏旈L老點了點頭,他繼續說道:“你還能想起那兩個人的相貌嗎?”

      拉查點了點頭,杜魯長老后退了一步,那個魁梧的男人走上前來。右手伸出,一團白光在上面緩緩凝聚,他柔聲對拉查說道:“放輕松,先生,想一想他們兩人的面容?!?

      拉查依言照做,再睜開眼睛時,那個魁梧的男人已經不見了蹤影。而杜魯長老的面色則變得更加嚴肅了起來,他對懷灼說道:“你父親呢?”

      懷灼面無表情地答道:“在城外呢?!?

      “城外?他又在城外干什么?”杜魯長老皺起眉,問道:“我不是說過讓他在普雷西典待上一段時間再去忙他的游記嗎?”

      “他閑不下來,長老。在家里待了沒兩天就說自己身上有螞蟻在爬,現在應該不知道跑到哪兒去寫他的書了?!?

      杜魯搖了搖頭:“一天到晚沒個正型...要不是他那些書的確還有點用,你看我治不治他!”

      懷灼無所謂地一笑:“那您趕緊治治他吧,好讓我來當長老。每天看門可是很累的?!?

      他的這句話得到了杜魯的怒目而視,隨后,長老表演了一出變臉絕活。他轉頭對拉查說話時已經變得和顏悅色了起來:“拉查先生,您是普雷西典人嗎?”

      拉查搖了搖頭,隨后,杜魯接著說道:“您在本地居住嗎?還是前來朝圣又或者旅行的?”

      “我在普雷西典住?!?

      “那就好,請您這幾天務必注意自己的安全,諾克薩斯人可不是好惹的...這幫該死的蠻子,我還真以為他們只是來做生意的!”他這樣說道。

      -------------------------------------

      “每日一思:犧牲乃帝國之基石?!?

      阿斯塔特寫完最后一句話,收起紙筆。

      即使是目前身處另外一個維度,他也依舊沒有懈怠分毫。帝國現在對阿斯塔特們有一個別稱:修士。

      這個稱呼能充分說明他們需要承擔多少東西——且不提那些嚴酷非常、死亡率高到令人發指的選拔訓練與改造手術,就算是你挺過了這些東西,真的成為了一名阿斯塔特??稍谀侵笠琅f有無數的挑戰在等著你。

      比如亞空間的邪魔。

      光是想到它們,克羅諾斯就感到自己的牙齒傳來一陣痛恨的麻癢。這些可憎的異形、骯臟的人類之敵就應該全部被剝皮抽筋......

      他深吸一口氣,平復自己的情緒。

      平民將他們稱之為帝皇的告死天使,行走的半神。但真相如何只有阿斯塔特們自己清楚——是的,通過改造手術,他們的確變得極端強大。但面對那些非人之物時,唯一能夠保護他們肉體的,是動力裝甲。

      而能保護他們靈魂的,只有自己對帝皇的信仰。

      一個不慎,可能就會被腐化、墮落。亞空間的邪魔無處不在,它們肆意地在帝國的疆域里播撒著混沌,每天,每時,每刻。帝國都有著無數凡人因為它們而死去。

      帝皇在上,我還要在這兒待多久?

      這里很好,風景如畫,凡人們的生活非常幸福。他此時此刻坐在塔里甚至都能聽見那些孩子們在街道上玩鬧的聲音,但這不是一個阿斯塔特應該待的地方。

      他們因為戰爭而生,自然也應該呆在戰場上。在這種和平的地方,克羅諾斯擔心自己的神經會逐漸變得遲鈍、緩慢。況且,他想念自己的兄弟們了。

      何慎言慢悠悠地下了樓,他看上去心情不錯??戳搜圩霉P直的克羅諾斯,他問道:“在想什么呢?”

      “戰爭?!?

      如小山般高大的巨人低沉地回答,這讓法師挑了挑眉:“對了,我還沒問過你呢。你之前說我是靈能者,能介紹一下嗎?”

      “這有何難?”

      克羅諾斯沉思了一會,說道:“靈能者...受人厭惡,但我們也不得不依靠他們的力量。他們的力量來源于那危險的亞空間,而人類之敵——惡魔正存在于亞空間之中。每當他們使用那些危險的靈能法術時,他們自身的靈魂也會投影到亞空間內......”

      何慎言點了點頭:“我明白了?!?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