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失去消息?”

      單膝跪地的衛兵不敢抬頭,他說道:“是的,大人。鮮血之子戰團全員失去蹤影,我們的探子回報,他們依照著命令發起進攻后就全都消失了。附近的丘陵上沒有人,根據您的命令,他們沒有貿然接近普雷西典的大門?!?

      斯維因深深地皺起眉頭。

      沉吟半響,他說道:“黑玫瑰結社的那幾個法師老爺到了沒有?”

      “還沒有,大人。他們依舊在路上?!?

      斯維因冷哼一聲:“一群廢物,從不朽堡壘出發已經足足半個月了,哪怕是選擇走最遠的水路也應該到了。終究是不能指望這些軟弱無能,只懂享樂的蠢材?!?

      “挑幾個身手好的戰爭石匠...距離總攻發起還有兩小時,讓他們在這兩小時內務必查清楚鮮血之子戰團的動向。軍令如山...哪怕是我也不能隨意更改,如果時間到了,而他們沒有真相。那么不管到底是什么東西吞噬了鮮血之子,我們也必須發起進攻?!?

      衛兵站起身,他拉起自己的面甲,露出一雙深綠色的,宛如毒蛇一般的眼睛:“我的大人,那些法師呢?”

      斯維因和他相伴多年,一眼就看得出來自己的下屬在想些什么。他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蠅營狗茍之輩罷了,戰爭從不屬于他們。讓他們繼續沉醉在享受之中吧,遲早有一天......”

      他沒接著說下去,衛兵拉下面甲,緩緩退出了帳篷。

      -------------------------------------

      法師的聲音在克羅諾斯腦海中響起,不像靈能者們的通訊一般縹緲而又悠遠,相反,他的聲音真切到幾乎讓克羅諾斯認為他就在自己身邊。

      “有兩個人朝你這邊來了,沒有盔甲,武器只有短刀。應該是諾克薩斯的戰爭石匠,前來打聽消息的?!?

      “方位?”

      “你在往前兩百米,就能看見他們了。他們的法術應該瞞不過你頭盔的監測系統...哈,我認識的一個人應該愿意花大價錢研究研究你這幅盔甲?!?

      阿斯塔特一邊往前走,一邊說道:“這幅盔甲是榮耀與史詩的證明,承載著無數歷史。絕非金錢可換取之物?!?

      “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不過......他興許真的能研究出點門道來?!?

      “此話怎講?”

      “他是個天才, 就像我一樣?!?

      克羅諾斯沒有笑, 但他心中的情緒輕松了一些。法師古怪的幽默感總能在一些奇怪的地方扯動他所剩不多的幽默細胞。

      兩百米的距離別說是阿斯塔特了, 就算對普通人來說也算不了什么。而那兩個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大禍臨頭的戰爭石匠正在繼續往前走,短短十秒內,他們就看見了一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巨人擋在了他們的面前。

      他渾身散發著血腥氣, 宛如剛剛從尸山血海之中離開。戰爭石匠優秀的視力甚至能夠借助月光看到他那副移動堡壘上精細的雕文與血肉的碎屑,還有那些以火漆印在肩甲上的古老羊皮紙, 這幅盔甲既血腥又神圣。而那雙眼睛......

      不, 那不是眼睛。

      一個戰爭石匠突然醒悟過來, 他兩股戰戰,幾欲轉身逃跑??尚闹械臉s譽感讓他還是握住了腰后的短刀, 僵立在原地不再動彈。他凝視著那巨人猩紅的,毫無感情的雙眼,聽見自己的同伴發出一聲心驚膽戰的尖叫。他的同伴扔下手里的刀, 便轉身向后跑去。

      而巨人的速度快到甚至令他無法看清, 只瞥見一抹黑影, 死亡與他擦肩而過。戰爭石匠緩緩扭過頭, 看見他的同伴已經不見了蹤影——他的下半身正倒在地上不斷抽搐。

      戰爭石匠扭過頭來,吞咽著口水。那巨人充滿壓迫感且毫無感情的聲音從上方傳來:“你的名字?!?

      “克羅夫茨·戴爾?!辈恢朗鞘裁丛? 他此時居然口齒清晰,發音準確。完全不像自己平常那副說話含混不清的模樣。

      “很好?!?

      巨人點了點頭,扔出一個血跡斑駁的頭盔??肆_夫茨顫抖著撿起, 發現那上面印著鮮血之子戰團的紋章,一把插在尸體之中的單手劍。他立刻就明白了什么, 而這個巨人接著緩緩說道。

      “回去告訴你的首領——他們盡數被我所殺,繼續派人來送死毫無意義, 如果他不信的話,盡管來試試。記住我的名字, 克羅諾斯·提比利烏斯?!?

      “你可以走了?!?

      得到許可之后,克羅夫茨懷中緊抱著那稍微有些變形的頭盔就向后跑去。他一口氣跑到離他們駐扎的地點不遠處才敢回頭,肺里火辣辣地疼,連喘口氣都費勁。

      那個巨人沒有追來,意識到這一點后,他顯而易見的松了口氣。但依然不敢放松,直到進入了營地才敢完全放松下來。

      斯維因的帳篷內。

      “你是說,他說自己一個人殺了鮮血之子戰團全員?”

      “千真萬確,大人!”

      斯維因凝視著他桌上那個還帶著血跡的變形頭盔,曾經充滿力量感的簡潔線條此刻早已變形彎曲,只剩頭盔頂部的紋章還能看出,這的確是屬于鮮血之子戰團的制式頭盔。

      “一個人......”

      手指敲擊著桌面,他似乎陷入了沉思。沒過多久,跪著的克羅夫茨就聽見他說道:“出去吧,好好休息休息?!?

      等待石匠退出帳篷后,他拍了拍手。那名衛兵再次走了進來,斯維因問道:“他說的是真話嗎?”

      “他沒說謊?!毙l兵回道。

      “一人擊潰...不,不是擊潰。而是全數殺死四百三十二名全副武裝的龍蜥騎兵,這是什么樣的武力?”

      “恐怕塞恩將軍再世也不過如此?!彼咕S因敬畏地說著,不過,在下一秒,他臉上那諾克薩斯人獨有的,對強者的尊重就盡數消失了,只剩下深不見底的平靜。

      “可惜,是敵人?!?

      “更何況...克羅夫茨的確沒有說謊,但那個人就不一定了?!彼α似饋?,做了個手勢。衛兵點了點頭,他知道,進攻即將開始。

      諾克薩斯人們的總攻命令不會取消, 不會推遲——但可以提前。

      -------------------------------------

      “他們要發起總攻了?!?

      何慎言的聲音再次在克羅諾斯腦海中響起,阿斯塔特靜靜地佇立在丘陵之上。聞言,他皺起眉:“城內的平民呢?”

      “怎么,你以為我在睡覺嗎?”法師反問道?!笆虑楹芮宄?,他們的長老會也不是傻子...僅靠幾個閉門不出的寺廟修行者與武術道館怎么打得過諾克薩斯的精銳軍隊?早就撤離了?!?

      “那就好?!?

      克羅諾斯點了點頭,便不再言語了。

      “我對你的計劃不抱希望,克羅諾斯?!?

      “總得試一試,他們的生命不應該在我的劍下浪費?!?

      對話沒有持續太久,很快,地面開始轟隆隆的震顫。

      首先到來的,是座狼騎兵。座狼們的體型比龍蜥要小得多,戰斗力自然也比不上那些只有少數精銳才能騎上的狂野畜生,但它們數量極多,易于繁殖。且經過了諾克薩斯幾代人的改良后,已經變得相當適應戰場環境。

      蟻多咬死象,可不是說說而已。

      那黑壓壓的一群逐漸布滿了克羅諾斯不遠處的地平線,火把升起,阿斯塔特一人站在原地,他的右手放在腰間的鏈鋸劍上。安靜的呼吸著。

      阿斯塔特能看到,在座狼騎兵后方,還有更多繁多的兵種正以不緊不慢地速度向這邊趕來。沒過多久,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就從那沉默寡言的黑色軍陣中走了出來。

      他騎著馬,緩緩前行。來到阿斯塔特身前不遠處停下,甚至沒帶士兵。從他的衣著來看,此人必定是這支軍隊的指揮官。

      勇氣可嘉。

      “不知名的戰士——你說,是你殺死了鮮血之子戰團的所有人?”他高聲喊道。

      克羅諾斯不需扯開嗓子,他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嗓音如雷一般響徹在平原之上:“是我?!?

      “你如何證明?”

      “何需證明?讓你的軍隊向我沖鋒便是——但我要提醒你,這場戰爭,你們注定會失敗?,F在撤退,還可保留你士兵的生命,以為了一個更高層次的目標努力?!?

      男人沒回答這句話,他又說道:“你的盔甲,我確定我沒見過這種鍛造工藝。宛若天成,見不到絲毫的縫隙......還有你的體型,你不是艾歐尼亞人?!?

      “是的,我不是?!?

      “那何必為了他們犧牲呢?不如加入我們,戰士。以你的力量,可以在諾克薩斯獲得任何想要的東西!”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