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與他作戰的士兵只感到荒謬。

      怎么會有這樣的敵人?他的盔甲無法被劍刃損傷,任何揮砍打在上面都會被彈開。他的力量甚至大的令人無法想象,而敏捷也未有半分減少。體力也深不見底,近距離作戰這種極耗體力的事,他居然還有閑心指導我們如何擊敗他?

      “收起你的輕視吧!你這怪物!”一個士兵飽含仇恨地脫離了戰陣,雙手握著長劍,朝著他的腿部狠狠砍去。然而,盔甲之上甚至沒有一點白痕,他的長劍卻已經整個折斷,雙手顫抖著,虎口開裂,流下鮮血來。

      克羅諾斯轉過身,頂著攻擊對他輕輕地說道:“我并非輕視你,勇敢的戰士。相反,我贊許你的盡忠職守,與敢于向我揮劍的勇氣。你是個合格的戰士,有著高貴不屈的靈魂。但既然我們是敵人——”

      那個士兵首先感到的是恐懼,一個如此可怖的巨物轉過頭對著你,那兩點猩紅之中毫無感情。他的聲音也是如此,帶著一股無機質的冰冷??伤f出的話語卻飽含著肯定,不知不覺間,他顫抖的身體平靜了下來。

      “你——您到底是什么人?”

      “要殺你的人?!?

      克羅諾斯揮動劍刃,帶走了這個生命。并在心中默默許愿、甚至是懇求帝皇注視這里,帶走這些可敬的靈魂。讓他們侍立于人類之主身旁。

      不遠處的丘陵之上,斯維因感到一陣熱血在他的血管中翻涌。

      他早已不再年輕了,但對戰斗的渴望從未減少。從這點來看,他是諾克薩斯貴族中的異類。

      是的,杰里柯·斯維因是個貴族。且是貴族中的貴族,他出生于諾克薩斯建國元老的家庭之中,而且,在帝國現任皇帝勃朗·達克威爾的上臺過程中扮演了關鍵角色??瓷先?,他似乎天生就應該是坐享特權的那一批人。

      但斯維因與他們不同,甚至與自己的父母都不同。

      當他的父母與其他貴族在大肆鼓吹他們的高貴血統就是這個國家的最大力量時,斯維因在忙著磨煉自己的戰斗機巧與大局觀。而沒過多久,貴族們的野心就讓他們開始暗中結社起來。打算一舉推翻自己親手推上去的皇帝。

      考慮再三后,認為他們的舉動會給帝國帶來不可估量之損失的斯維因選擇了向達克威爾告密——不要誤會, 他的舉動不是為了讓自己更進一步, 也不是為了脫身。而是因為他覺得只有這樣, 諾克薩斯才能保存實力,更進一步。

      揭發有功的斯維因獲得了獎勵:他本可以選擇錢財、諾克薩斯首都不朽堡壘的官職又或者是爵位,但他選擇的是親自來到軍隊之中磨練自己。

      軍旅生涯近二十年, 大大小小的戰爭近百場。斯維因深切地懂得了一件事:諾克薩斯的強大不是因為他父母鼓吹的高貴血脈,而是因為團結。

      諾克薩斯能夠團結所有人。

      漁夫、樵夫、農民、商人、士兵、貴族......你的身份沒有意義, 你能為帝國做些什么才有意義。而要做到這一點, 就務必要使那些虛假的國王全部死絕。

      他身邊一直緊緊跟著他的那個士兵察覺到了他的情緒, 連忙制止了他:“大人,您絕對不可像以往一樣上陣殺敵——那個人絕非凡人!”

      “我知道...我知道, 只是不甘心而已,蘭特爾,如果他是諾克薩斯人, 該有多好?”

      斯維因的激動情緒沒持續多久, 他很快就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他問道:“我們親愛的將軍還有多久才能抵達戰場?面對這樣的敵人, 派更多士兵上去只是送死而已?!?

      “大人, 他的籠子正在送來?!?

      “很好?!?

      斯維因點了點頭,便不再言語。

      -------------------------------------

      駕車的士兵滿臉冷汗, 他身后的那個龐然大物正不斷發出口齒不清的怒吼,不外乎是血、死亡、戰斗之類的短詞。他,不, 或許應該稱之為它。

      塞恩。

      他被關在精鋼鑄成的籠子之中,盡管那籠子上被加固了魔法, 可也沒法抵擋住塞恩如此猛烈的沖擊。這輛馬車的馬乃是兩只龍蜥,它們用盡全力奔跑才能夠駝動塞恩龐大的身軀。

      諾克薩斯內部其實對于復活賽恩這件事頗有微詞, 不少人對此勃然大怒,認為是在褻瀆這位英雄的榮光。但當代皇帝達克威爾不為所動, 他的幕僚‘黑玫瑰結社’以特殊的血魔法將這位將軍從死亡之中帶了回來,他獲得了比生前更為狂暴的力量。

      但萬事萬物都有代價,塞恩被迫付出的代價,是他的理智。

      只要從那籠子之中走出,他便會敵我不分。不管是敵人還是友軍都會被他一同殺死,手中巨大的利斧毫不留情,統統攔腰斬斷。因為這件事,諾克薩斯國內險些爆發出針對法師的游行。但很快就被壓了下去。

      塞恩是何許人也?

      他武力超群,但沒有什么計謀。不過也不需要計謀,他的武力與其龐大的身軀足以摧毀任何擋在他面前的東西。他是諾克薩斯的英雄,一位早以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經死去的人物。在他死時,諾克薩斯舉行了國葬,他被葬在了不朽堡壘一座專門為他修建的紀念碑之下。

      他的故事就連諾克薩斯的孩子都耳熟能詳。

      一百多年以前,諾克薩斯的版圖遠沒有今天這樣廣闊,在一個名為瓦爾迪斯的地方,塞恩帶著他永不消退的怒火迎上了帝國最大的敵人:德瑪西亞。

      雙方各有死傷無數,但塞恩的決心與他的武力比德瑪西亞人更勝一籌。他長驅直入,沖破德瑪西亞人的陣線,尋找他們的領袖——國王嘉文一世。雖然他自己的戰團和他并駕齊驅,但架不住德瑪西亞人實在太多,他的親信一個接一個的倒下,最后,只剩下他自己。

      塞恩殺出了一條血路。

      他孤軍奮戰,身中十多劍,甚至還插著二十多根弩箭。最后終于突破了德瑪西亞人們的防線,來到了嘉文一世的面前。那場戰斗血腥至極, 最后,是嘉文一世勝出了。塞恩的體力早已消耗殆盡, 德瑪西亞國王的長劍將塞恩穿胸而過。

      他的巨斧跌落在地,但塞恩拒絕死亡。他鼓起自己最后的一股力量, 一只手扯下了國王頭上的王冠, 另一只手掐住了他的喉嚨。嘉文的衛兵們用手中的兵器胡亂地捅, 但他的手絲毫沒有放松。

      直到嘉文斷氣,塞恩才讓死亡把自己帶走。

      你可能會覺得這是傳說故事,但就算是恨塞恩恨到骨子里的德瑪西亞人都不會說這件事是編造的,他們會承認,然后怒罵塞恩是個怪物。這也是他們在諾克薩斯人眼中唯一的優點:誠實。

      但他被那些法師褻瀆的血魔法從死亡之中帶回來后......他就失去了理智,在他活著的時候,塞恩從來不會殘殺自己的士兵,他的所有暴力都留給了敵人。對自己的部下,他甚至像是在對待家人。

      那些該死的法師.......

      士兵打了個寒顫,他的思緒被塞恩的吼叫打斷了。

      -------------------------------------

      克羅諾斯必須承認,他已經開始感到些許厭煩了。

      并非是對于這些可敬的戰士,而是對那個指揮官。

      那個將領明顯知道自己的士兵攔不住我,可他卻沒有下達撤退的指令......難道他的面子比這些人的生命更重要嗎?

      或許唯一促使著他不立刻將這些人全部殺死的理由只有自己的原則了吧。

      想歸想,阿斯塔特手上的動作卻沒有絲毫憐憫。而那些包圍他,現在卻好像反過來被他包圍的士兵,則開始將被他親手殺死視作一種榮耀來看待了。

      他們之中有不少人甚至以崇敬的眼神看著他,這讓克羅諾斯非常不適。他知道,這些來自諾克薩斯的士兵天生尚武,但沒想到他們居然崇拜強者甚至能崇拜到這種地步......這讓他想起了某些不好的東西。

      他腳下的土地早已被鮮血染紅了,這片土地在戰后會成為一片沃土,能夠種出非常棒的糧食。長劍、盾牌、長矛、尸體散落一地。慘叫聲與戰吼聲不絕于耳,而克羅諾斯卻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他轉過頭去,凝視起那個將領。

      那個男人的面上帶著不正常的潮紅,他的右手死死地按在自己腰間的劍上,像是努力地在壓抑著什么一般。注意到克羅諾斯的視線,他咧嘴一笑,居然騎在馬上低頭行了個禮。

      你的尊敬對我來說毫無價值,懦夫。要么上來與我打一場,要么就撤回你的這些士兵,派出一個真正能與我匹敵的對手來......

      還沒等克羅諾斯說出這句話,他的目光就被一個龐然大物吸引了。

      那東西甚至比他還高,被關在一個籠子里,由兩只龍蜥駕駛的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