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他們在凱爾莫罕的大廳里喝著酒,聊了一會天,沒過多久,一個女人就從樓上走了下來。

      她一頭黑色的卷發,面容精致而嫵媚,嘴唇上閃著淡淡的光澤。穿著一身黑白混色的精致服裝,令人聯想到十二月的早晨。隨著她的到來,法師聞到了丁香與醋栗的味道。

      女人施施然走到杰洛特身旁,拿過他的酒瓶自己喝了一口,坐下來笑著說道:“想必您就是那位黑袍法師吧?我是溫格堡的葉奈法,久仰大名?!?

      “久仰大名?”

      葉奈法笑了笑,說道:“或許您不知道...但法蘭茜絲卡女士可是對您推崇的很?!?

      杰洛特默不作聲地拿過自己的酒喝了一口。

      “是嗎?你認識她?”

      “很少有女術士不認識這位世界上最美麗的女性,不過,對于我們女術士來說,她的美貌反倒是其次了。她可是時常把您掛在嘴邊呢,說您‘將她塑造成了一個全新的人’?!?

      “女士,我不由得懷疑你說的那個人是否是我。我認識法蘭茜絲卡,但我肯定沒把她塑造成一個全新的人?!?

      法師攤了攤手,他看著葉奈法,知道這個女人必然別有所求——從看見她的第一眼,他就確定了這件事。他不討厭這種聰明人,但凡事都有個度,聰明與自作聰明之間的界限就極為模糊。

      她已經快碰到自作聰明的界限了。

      又是幾句閑話聊天,沒過多久,葉奈法終于忍不住了,她笑著說道:“我聽說,您有一座法師塔......不知道,我是否有這個榮幸進去翻閱一下您的藏書呢?”

      獵魔人依舊在安靜地喝著酒,但他的手在酒瓶上捏得很緊,何慎言注意到了這一點。

      于是,他說道:“這要看你是以什么方式提出這個請求了,女士?!?

      他向后一靠,面容隱藏在陰影之中,葉奈法的笑容為之一滯,她突然感到一陣不安,隨后, 壓迫感撲面而來。

      法師淡淡地說:“如果你只是單純的虛心好學, 我沒意見——實際上, 我很歡迎這樣的人,對于一個法師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求知欲。而你面對法蘭茜絲卡神秘的新魔法會感到心癢癢也是在所難免?!?

      “可問題是, 我沒看出你有這樣的態度?!?

      “不,不, 先生, 您誤會了, 我真的是——”葉奈法連忙焦急地說道,而法師壓根沒給她把話說完的機會。

      “是什么?你指的是你從進入大廳開始就對我釋放個不停的隱性魅惑術嗎?還是你那故作嬌媚的神態與動作?”

      何慎言嘲諷地笑了起來:“我的朋友以真心待你, 但你把他當成什么了?他邀請你來他的家里做客,而你的回報是對他的朋友使用魅惑法術......你知道這種行為叫什么嗎?”

      杰洛特抬起頭,看在他的份上, 何慎言沒說出那兩個字。葉奈法的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 她不住轉頭看著獵魔人, 而后者只是冷漠地側開自己的頭。

      他不是個白癡。

      氣氛陷入僵局, 葉奈法到此時還竭力維持著自己的儀態,這反倒是讓何慎言高看了她一些。沒過多久, 她就自己打開傳送門離開了。連一句話都沒有和獵魔人說。

      “...我還以為,她會和那些女術士都不太一樣?!?

      杰洛特一口喝完剩下的酒,他苦笑著對法師說道:“想笑就笑吧, 我知道這件事的確非??尚??!?

      “我的幽默感沒讓我覺得這件事好笑,杰洛特?!?

      何慎言朝著大廳角落的箱子招了招手, 兩瓶酒飛了過來,輕柔地落在他們面前的桌面上。獵魔人雙手搭在桌面上, 表情看上去很是憂傷:“我看上去是不是很像個白癡?諸神在上,我居然真想過和她結婚?!?

      “所有男人都會經歷這個階段的——看開點, 我的朋友。實際上,就我對女術士們的理解來說,她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不足為奇?!?

      杰洛特變得無精打采起來:“看來我最終的歸宿還是女夜魔?!?

      “你覺得你能應付她們?”

      “一個,我還是應付的了的?!?

      “我對此持保留態度,杰洛特,女夜魔可是出了名的索求無度......談談正事吧,安德森呢?”

      “和維瑟米爾一起在外狩獵,哦,既然你提到正事......”

      杰洛特很快就從那種情緒之中恢復了過來,反正這種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他沒敢告訴法師,自己在過去的幾年里為了追求這位女術士和許多人大打出手,爭風吃醋過。葉奈法從來不是一個安穩的女人。如果他說了,肯定會被嘲笑的很慘。

      但他又有什么辦法呢?他可能就喜歡這一掛的。

      “前段時間,一個光頭大胡子男人來找過你。諸神在上,他真是強壯的過分?!?

      “他說了什么?”

      “他說,燕子快長大了?!?

      沉下眼簾,何慎言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

      辛特拉的王宮今日迎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他的到來沒多少人知道,但卻讓卡蘭瑟非常重視,甚至以最高級宴會的標準來招待他。

      那是一場只有兩個人的宴會。

      桌面上擺滿大大小小五十道菜肴,十來瓶珍稀的東之東葡萄酒在桌旁擺放著??ㄌm瑟沒讓任何仆人在餐桌旁伺候,她自己親手給法師倒了一杯東之東。

      “多尼和帕薇塔呢?他們感情好嗎?”

      叉起面前的一塊多汁牛肉,法師咬了一口,廚師的手藝不錯。

      卡蘭瑟坐在主位上,幾年過去,她的面容沒怎么變,但氣質卻變得慈祥了許多。這位辛特拉的雌獅笑著說:“他們的感情好的都讓我有點妒忌了,不過,如果你現在想見見他們,可能會失望。他們并不在辛特拉?!?

      “哦?”

      “只是旅游而已——別多想,唉, 多尼還真是浪漫。隱瞞身份帶著她四處旅行,兩人前不久還在陶森特給我寄了一封信呢。我也想去旅行?!?

      點了點頭,法師說道:“不錯,不錯。不過,你應該知道我來這兒是為了什么?!?

      卡蘭瑟的表情變得有些遲疑起來:“希里雅......還很年幼,能否再等幾年?”

      “真令人感到意外,你居然會表現出如此富有親情的一面——你當初對你的女兒可不是這個態度。不過,恐怕你把我想的太齷齪了,卡蘭瑟。我只是單純的想見見她,而我對年幼的孩子也沒什么特別的癖好,我又不是神父?!?

      “神父?”

      “不,沒什么,忘了吧。我在哪能找到她?”

      卡蘭瑟松了口氣,她說道:“現在的話...應該在我的后花園里?!?

      后花園里。

      “公主殿下!”

      一個侍女提著裙子急匆匆地穿過花園的長廊,象牙白的建筑走廊被各式各樣的花叢掩蓋著,清香與美景并不能撫慰這位侍女焦急地心情。她大聲的呼喊著公主,但始終沒人回答,這時,她知道。那位調皮的公主又開始和她玩捉迷藏了。

      若是以往,她會很樂意。畢竟沒人不喜歡她,但今日不一樣,今日有貴客要見她。她可不想公主又被卡蘭瑟陛下責罰,到時候她又會眼淚汪汪地抱著自己哭了。

      那場面真是令人心碎。

      “公主殿下!快出來吧!今天不能玩游戲!”

      一個白發的小女孩蹲在草叢之中,她穿的不像是個公主,倒像是個普通人家的孩子,甚至有些男孩子氣。膝蓋和靴子上滿是泥土,白色的襯衫也被她弄得臟兮兮的。而她對此毫不在意。

      她聽著侍女焦急的喊聲,暗自得意地嘀咕:“我才不要去見什么貴客呢,他如果想見我,為什么不來找我,而我要去找他?”

      一個聲音若有所思地從她身后傳來:“你說得對?!?

      小女孩被嚇了一跳,她差點摔了一跤,轉過頭看到一個英俊的黑袍男人正蹲在她身后看著她,而她甚至沒聽見這男人的腳步聲。

      她的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想到了自己聽過的那些鬼故事:“你你你,你是幽靈嗎?”

      男人挑起眉,并不說話,而是指了指自己的腳下。她順著看去,發現他有影子后,松了一口氣。

      她埋怨地說:“你是誰???嚇死我了!你怎么突然到我背后的?你是不是會魔法???對了,你怎么來這兒的?難不成你是那種傳說故事里的義賊?來偷我祖母的寶藏的?她是個摳門的老女人,才沒什么寶藏呢,不過我倒是可以帶你在王宮里逛一逛?!?

      “怎么樣?只要你出去散播財物的時候報上我的名字!”

      孩子的想法天馬行空,她開始談論起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何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