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藝術需要相當程度的殘忍。

      卡達·燼堅信這一點。

      也正是如此,這些年來,他的練手對象逐漸從兔子逐漸變為了小鹿??ㄟ_·燼依舊記得自己親手殺死的第一只兔子,它那紅通通的眼睛中溢滿的哀求。就好像它知道自己要對它做什么似的?;叵肫疬@件事,燼只覺得可惜。

      那時他還只是出于興趣,沒有把這門手藝當成真正的藝術來看待——也正是因為如此,那只兔子沒有變為一件完美的藝術品。無數個夜晚午夜夢回, 卡達·燼都會對著那只兔子懺悔:哦,親愛的兔子,真抱歉我沒讓你變得更加美麗。

      但現在,他的手藝已經達到了某個臨界點。

      就好比畫家會需要更好的畫筆,書法家也需要更好的墨與紙一般。在卡達·燼為自己規劃的路線之中,他已經到了只需要那臨門一腳的時候了。而這種時刻,他就需要更好的材料。

      比如,人類。

      他耐心的觀察著每一個前來劇團購票的人,無論男女老少。他苦苦尋找著,以求能夠找到一個可以完美滿足他需求的載體——時至今日,在他快要按捺不住心中的創作沖動之時,他找到了。

      劇團巡演到了普雷西典,團長將這件事視為莫大的榮譽,而燼則恰好相反。他認為普雷西典的人都不適合作為他的藝術載體,當然,這點已經被證明他是錯誤的了。

      他挑選的對象是一個花店老板的女兒,看上去很是淳樸。臉上有著些許雀斑,綠色的眸子,性格害羞。

      燼對她的性格如何其實完全不感興趣,他只想要她的身體而已——那種特別的,如同小鹿一般的氣質讓他迫切的想要在她的脊骨之上細細雕刻。但作為一名藝術家,對自己將要制作的第一件作品,燼還是下了相當程度的細致調查,以作留戀。

      不過,過了今晚,劇團就將啟程前往芝云行省了, 那時, 他就將永遠與自己看中的第一個模特失之交臂了,因此,燼打算在今晚動手。

      但計劃似乎有所變化,當舞臺上的劇目正在進行之時,靠在二樓的燼卻發現,那個小姑娘的身邊居然坐著一個白發的年輕男人。他皺起眉,這可不是個好消息。盡管他對模特的感情生活毫無興趣,但綁架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姑娘,和一個有著同伴的女孩,那是兩個概念了。

      要動手嗎?

      他焦躁地想著,但手上的動作仍舊不慢。舞臺的燈光被他細致的操控著,這一幕上演了數千次的劇目早已被燼牢牢記下了。他甚至僅憑默讀時間就能夠清晰地知道下一步該如何調整打光,來達到更好的效果。

      啊,真可惜,我要放棄了嗎?可是...她看上去那么誘人。一塊空白的幕布,正等待著她的創造者。

      燼死死地盯著那女孩,心中想道,我要把你變得更為出眾,更為美麗。而不是像現在這般平凡,泯然于眾人之中,你會成為我的杰作。你將在我的手中......

      綻放。

      是的,綻放。

      想到這個詞,他愉悅地笑了。就像是那天看到的那道紫色光柱,從那光柱之中,他看見了攝人心魄的美。

      再等等...女孩,再等一等。

      他握緊了自己放在褲兜里的刻刀,不自覺地舔了舔嘴唇。我會讓你變得跟它一樣美的。

      -------------------------------------

      “你人真好,戒?!?

      “是,是嗎?”

      戒漲紅了臉,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句話,只能看著芬娜笑瞇瞇的臉囁喏著憋出這句話,活像是個白癡。

      他在心中為自己的反應懊惱:見鬼,戒,你到底在干什么?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就被你給浪費了!你回答的話到底是什么東西......

      芬娜依舊笑瞇瞇的,她似乎永遠都是如此開心,從未有過改變。自打戒見到她的第一眼起就是如此的充滿活力,也正是因為如此,戒在不知不覺間被這個平凡的女孩吸引了。

      平凡,但絕不平庸。

      她身上有著特殊的魅力,有著一種攝人心魄的活力,能將任何人的目光吸引到她的身上。盡管她最多只能算是清秀,可是,愛情又有什么道理呢?

      芬娜吃吃地笑了起來:“你真像個傻瓜,戒?!?

      后者真的像個傻子似的撓著自己的頭嘿嘿的笑了起來,于是芬娜也學著他的笑聲,兩人一塊嘿嘿的笑著,得到許多路過的人善意的眼神。

      劇目已經演完很久了,他們正坐在普雷西典的街邊,看著這兒美麗的景色與那月色。

      芬娜忽然問道:“戒,你住在那所高塔里,老人們都說那座塔的主人是位強大的法師呢。你見過他嗎?”

      戒思索片刻,答道:“他...是我的老師,是個很特別的人?!?

      “特別?”

      看著月色,戒輕輕笑了笑:“是啊,我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他??傊?,我從未見過他這樣的人?!?

      “你說的神神秘秘的,怎么年紀輕輕的就跟那幫僧侶似的?”芬娜埋怨地拍了他一下,戒反而笑得更開心了。

      “好啦,我該回家了?!?

      芬娜挽了挽自己耳邊的頭發,站了起來。戒不知所措地坐在椅子上,看著她。那些月光灑在她的頭頂,像是披上了一層薄紗,戒聽見她輕聲問道:“你沒有什么想對我說的嗎?”

      “我......”

      戒笨拙地不知該如何開口,他的臉又變得漲紅了起來。芬娜噗嗤一聲笑出了聲:“你干嘛啦!我又不會吃了你,怎么老是這樣?”

      “我...呃....”

      芬娜哼了一聲:“算了,不逗你了。明早記得來花店,我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你要是遲到了,就有你好看的了!”

      說完,她還示威似的晃了晃拳頭,戒連忙點頭,隨后注視著她遠去了——芬娜的家離這兒不過兩條街而已。

      他坐在椅子上傻笑,想起今晚經歷的種種,一個人在那嘿嘿傻樂了半小時才回到塔內。

      第二天一早。

      戒樂呵呵地來到了芬娜的花店,出乎他意料的是,大門緊閉。

      是她起晚了嗎?

      這個點,芬娜原本早就應該將她的那些寶貝花都搬出來了才是,啊,我是不是應該去給她摘些野花?她或許會喜歡這份禮物......

      戒的思維很是跳躍,但沒持續多久。他并不是個戀愛腦。即使愛情早已在這兩個年輕人之間萌發,但那也并未讓他失去自己應有的判斷力。在芬娜花店的門口站了五分鐘后,戒的直覺讓他意識到——有某些事發生了。

      他來到花店那扇被粉刷成天藍色的木門前方,將手放了上去。精神力量一閃而過,已經得到充分鍛煉的戒輕而易舉地就用自己的精神力觸須打開了這扇門。他走入其中,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那躺在花店木制地板上的,碎裂一地的花瓶。

      戒的表情變得陰沉了起來。

      倒不如說,這才是他慣用的表情。那個傻乎乎的戒只在芬娜面前出現,其他時間的他,看上去永遠如此陰沉。慎或許會非常同意這件事。

      他閉上眼,將自己的手放在了地面之上,那些碎片緩緩飛起,逐漸形成了它們原本的模樣——一個白色的花瓶。戒站起身,將這花瓶拿在手中,他的精神力觸須已經通過這短短的回溯告訴了他答案。

      一起有預謀的綁架。

      好吧,不管你到底是誰...你惹上大麻煩了。

      戒的眼中亮起兩點黑光,但他自己并不知道這件事,只覺得自己突然就有了一種感覺——他能夠操控著精神力觸須做更多事情了。若是放在平常,他會為自己的進步高興很久。但此時此刻,他心中滿是憤怒。

      外在的情緒...能夠增強精神的力量,盡管戒還不知道這一點,但他依舊能夠初步被稱為一個‘現實扭曲者’了。這也是何慎言給他的那本書上沒說的。

      戒閉上眼,他從未做過這件事,但此時必須冒險了。老師還沒回來,他只能依靠自己。屬于他的精神力觸須在眨眼間擴散到了整個普雷西典,不同于何慎言那樣覆蓋世界都輕輕松松的表現,戒光是做到這一點都讓自己跪倒在地了。

      等到查清楚了芬娜的所在地后,他甚至嘔出了一口鮮血。他艱難地爬起身,五臟六腑仿佛都在被火灼燒一般疼痛。尤其是他的腦袋,兩個太陽穴一邊麻一邊疼,幾乎都快把他整個人從中劈開了。戒知道,這就是書上說的反噬。

      他強行調用了太多精神力量,現在,它們來報復了。

      戒咬著牙,他不允許自己此刻停下。

      -------------------------------------

      卡達·燼的手顫抖著,他難以把持住自己此刻的情緒——不知道什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