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事情太過順利,順利到甚至讓德萊厄斯沒有什么實感——他本以為是會是場艱苦的戰斗,會死上許多人。沒想到他們的武器甚至都沒染血,塞恩就將事情完全解決了。

      他不知道的是,塞恩其實也很驚訝。

      唯有克羅諾斯是一副早有預料的模樣,他早就見識過原體們超凡的人格魅力了,這種小事實在是不值一提。他對諾克薩斯當前的政治風波也絲毫不感興趣, 對阿斯塔特來說,類似的事他見過太多了。別說是一個國家,以一個星球為單位的叛亂他也不是沒見過。

      當務之急還是要讓諾克薩斯迅速恢復戰斗力,隨后統一這個世界,讓本世界的人類免于不必要的戰爭與內斗。要知道,死在自己同胞的手上最為愚蠢。

      諾克薩斯的事暫且按下不表,將視角轉回到法師這邊。

      他在干嘛呢?

      他正在紐約的街頭散著步, 來來往往的人群對這個服飾奇怪的男人全都視若無睹。他從曼哈頓半島一路來到了臭名昭著的地獄廚房,在這兒, 人生百態悉數上演。

      你可以看到光天化日之下就躺在街頭嗑藥的癮君子,也能在經過小巷口時瞥見里面幾個行蹤鬼祟的家伙正在秘密交易著什么東西。在這里,犯罪與暴力才是主題。但這些人不是法師的目標,他來這兒可不是為了這些癮君子的。

      他只是要來找一個人。

      -------------------------------------

      壯碩的男人不急不慢地磨著手上的戰術匕首,他面前的椅子上綁著一個鼻青臉腫的男人,兩人看樣子正身處一間廢棄的廠房之中。

      “你從我這兒得不到你想要的東西的.......懲罰者?!北唤壴谝巫由系募一锏统恋男α藘陕?,看上去對自己即將面臨的折磨毫不在乎。

      “我拭目以待?!眽汛T的男人不急不慢地說了一句話,隨后將匕首插回腰間,走到了廠房的另一邊。他穿著長長的黑色風衣,在擺動之間露出了胸口處的骷髏圖案。

      在那邊,擺放著一張桌子。上面有一個黑色皮箱。懲罰者打開皮箱,從中拿出一只針劑,隨后又走了回來。他蹲在被綁在椅子上的家伙面前,舉著手里的針劑,問道:“知道這是什么嗎?”

      那家伙嗤笑一聲, 即使到了這地步還是很硬氣:“我就是賣這玩意兒的,我能不知道?”

      話說到這一步,即使是懲罰者也笑出了聲。他的笑聲聽上去就像是兩塊石頭在互相摩擦,發出冷硬而粗糲的的聲音:“你窩在這兒當個藥販子真是屈才了,你真應該去和cia斗智斗勇?!?

      那家伙一臉不屑地往地上吐了口痰:“你以為我沒和他們打過交道嗎?得了吧!比這更狠的事情我都試過,相信我,你要么殺了我,要么就是在我身上做無用功?!?

      “是嗎?”懲罰者臉上的笑容逐漸歸于平靜,他將那針劑打入那家伙的大腿。他的手指一點點推動,那男人的表情也一點點渙散起來。他無法抵抗這藥物的作用,差不多半分鐘后,他就已經開始翻起白眼了。

      “我從沒說過我要從你這兒得到什么東西,白癡?!?

      懲罰者轉過身,將那皮箱拿了過來,里面是琳瑯滿目的數十根這樣的針劑。隨后他抓起一把,全部扎在了這男人身上,將里面透明的藥液全部注入了他的身體。做完這一切,他又往男人的腦袋上套了個黑色的布袋,隨后便離開了這廠房。

      沒人能一次性承受這么多的藥,他很快就會死,死狀會非常慘——慘到就連懲罰者這樣的人都不愿意看。

      從廠房離開,他不知何時已經帶上了一頂寬大的帽子,將自己整個人的面目都遮掩的嚴嚴實實, 他的風衣也扣得緊緊的。直至回到自己位于廉價旅館的房間后,他才脫下了那身風衣,露出沾滿鮮血的緊身短袖。

      他沒有選擇去洗漱,而是拿出了一個小小的牛皮紙本,開始在上面寫起一些東西。這個習慣是他從兩年前開始保持的,在那次剿滅黑幫的行動中,他差點就被一個背后放冷槍的家伙打死了。那時,他意識到,自己遲早有一天會死。

      只是或早或晚的問題罷了,因此,他選擇開始寫下一些東西。不是為了證明什么,而是在人們找到他的尸體時,能夠明白一些事情。

      “線索斷了,理所應當。他能不留一點尾巴在紐約經營這么多年,我早該想到的?!?

      寫到這里,他停頓了一下,隨后另起一行,重新起筆。

      “又想起了那個女孩,她只是那混蛋腳下累累尸骨之中的其中一具。但我始終沒法忘記她的臉,不知為何,我時常會想到那個雨夜。從那天開始,我明白,有些人非死不可?!?

      “沒有第二選項,沒有坐牢、沒有時不時的探視、沒有假釋條例。我不會讓他們在犯下罪孽后輕易地逃脫懲罰,他一定得死?!?

      寫完這句話,他將牛皮紙本扔在了床上,隨后向后一躺,凝視著黑暗的天花板,不再言語。

      -------------------------------------

      紐約某處。

      一間大廈的頂層辦公室內。

      “這么說,他死了?”

      “是的,老板?!?

      被稱作老板的男人從椅子上轉過身,他的身軀極度龐大,并非是肥胖,而是極端的強壯。將他那身特制的白色西裝撐得鼓鼓囊囊的。他的西裝每個細節都非??季?,從袖扣到精心挑選的領帶上的紋飾都是如此。

      他站起身,背著手開始在辦公室里踱步:“暫停新藥的售賣,有人不服就讓他們知道,這是我的意思?!?

      他在自己的落地窗前停住,凝視著窗外夕陽西下的美麗景色,平靜地說:“全力追查這件事,我要知道到底是誰在從中作梗。馬索獲得升職不過短短十來天,就被人殺死在了倉庫里,連帶著他手底下的百來號人一起全都死了?!?

      他轉過身,看著自己的手下,語氣里帶著若有所思:“...你覺得,是誰有這么狠的心腸?”

      不等手下回答,他便揮了揮手:“算了,讓人備車吧,我可不能遲到?!?

      半小時后,他準時抵達了一間高檔餐廳。餐廳里空無一人,他為了今天特意包了場。侍者為他打開門,恭敬的引著路。男人此時的氣質比起在辦公室里的說一不二也有了非常大的改變。他臉上帶著和煦的微笑,整個人看上去和善了許多。

      待到落座后,他招來自己的一名保鏢,問道:“她還有多久到?”

      “還有五分鐘,老板。我們的伙計聯系了條子,讓他們特意調整了今天的道路行車數量?!?

      男人笑著點了點頭:“很好,她到樓下時,記得通知我?!?

      “是,老板?!?

      沒過多久,保鏢便又過來向他耳語了幾句。他臉上立刻帶上更為燦爛的微笑,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一位并不美麗,甚至可以說普通的女人從門口走了進來??吹贸鰜?,她已經竭盡全力盛裝打扮了,但那身淡綠色的裙子在這餐廳之中依舊顯得有些不起眼。

      她顯然也意識到了這點,步伐有些拘謹。而男人對此視若無睹,他很快就迎了上去,示意侍者不必再麻煩。女人看到他,立刻笑了起來:“菲斯克!”

      她親昵地挽住菲斯克的手臂,小聲地對他耳語:“怎么這里一個人都沒有?”

      菲斯克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臂,同樣小聲回應:“不必擔心,凡妮莎。我和這兒的主廚有些矯情,他賣給我了一個人情?!?

      說這句話時,他腦子里閃過主廚鼻青臉腫的模樣。

      一種特別的冰冷幽默感在他的心中回蕩,他知道自己不該笑,但又忍不住笑出了聲。不過,他掩飾的很好:“來吧,凡妮莎,這是給你的驚喜?!?

      他為凡妮莎拉開椅子,讓她坐了下來。

      無需多言,兩人的這頓晚宴進行的非常順利。深夜的菲斯克甚至還送了她回家,直到看見她上樓后,菲斯克才放心下來。與此同時,他臉上的表情也再度變為那副冷冽而無情的模樣。

      一直跟著他的黑衣保鏢很識趣的湊了過來,為他點燃一根雪茄,隨后低聲說道:“已經查清楚了,老板。是弗蘭克·卡斯特?!?

      菲斯克一邊抽著雪茄,品味著那醇厚的香味,一邊瞇起眼,隨口說道:“當然,除了他還能是誰呢?看來我們的老朋友沒死?!?

      他笑了兩聲,坐回自己的高級轎車里,保鏢坐在他的身側。司機點火發動汽車,一切都顯得那么順理成章。

      他的聲音在汽車內回蕩:“這根雪茄的官方售價是九百美刀一只,他們的說辭里將這根雪茄吹的天花亂墜,當然,我們都知道,這東西如果不是經由我手賣出去,它一文不值?!?

      “九百美刀?”他嗤笑一聲,接著說道:“錢是最不值錢的東西......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