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帝皇到底有多少煩惱,何慎言是不知道的。

      但他可以猜一猜——好吧,任何人都都能猜一猜。

      比如,你是一個人類歷史上最強大的靈能者,強的其他人都能把你當做神明來看待,而你其實和神明也差不了多少。就在你快要完成自己的理想,即讓人類一統銀河之時。你的兒子里的一大半不知道抽了什么瘋。

      他們反水了。

      然后你被你最寵愛的光頭大兒子送上了一個該死的黃金馬桶, 統一銀河是沒戲了,而且,你的龐大帝國時時刻刻都在崩潰。你知道,帝國正在緩慢死亡。

      而你對此束手無策。

      何慎言光是想一想這件事都覺得腦袋大,帝皇沒瘋真的算這家伙意志超群——當然,我也就這么一說,沒準他早就瘋了呢?

      就像我說的那樣,法師不知道帝皇到底有多少煩惱。他也沒興趣去想這件事,他只知道,自己現在沒什么煩惱。

      恰恰相反,他很是愜意。

      “嘿,法師?!?

      好吧,一分鐘以前,他很愜意。

      他不答。

      “法師!”

      唉,小女孩,你就不能讓我休息會兒嗎?陽光這么好,而且我很難得沒什么事.......

      “法師!法師!法師!法師!”

      何慎言終于睜開眼睛,興許是他臉上的表情太平靜,女孩甚至沒反應過來。她眨著眼睛,白發在額前散落,有汗珠劃過她的臉頰。

      “好吧,有什么事嗎,希里小姐?”

      希里叉著腰,一本正經地看著躺在地上的法師:“你終于醒了!我還以為你死了呢!”

      何慎言坐起身來,伸出手抓過她的腦袋揉來揉去,不客氣地說道:“你奶奶就是這么教你和別人打交道的嗎?嗯?小女孩, 你要有禮貌!”

      “我馬上就不是小女孩了!”

      希里從他的禁錮中掙脫出來, 毫不在意自己被弄亂的頭發,反倒很是在意他提到的年齡問題。

      她瞪著眼,氣鼓鼓地說道:“祖母說女孩十五歲就算成年了,我也沒幾年啦!到時候我就能喝酒了!”

      何慎言古怪地看著她,良久,嘆了口氣。

      “好吧,希里,聽著.......雖然我不是很想打碎一個孩子(此處夾雜著希里的尖叫:我不是小孩?。┑膲粝?,但...我得告訴你一件事?!?

      他面色嚴肅地說:“成年并不意味著好事開始,希里。成年意味著很多事,比如你可以徹夜不歸,你可以選擇自己的人生道路,你可以喝酒、酗酒甚至淹死在酒精里。但成年絕對不會給你帶來好事?!?

      他的表情太嚴肅,以至于希里都安靜了下來。她怯生生地看著法師,頭一次覺得他有些陌生,即使她一兩年才能看見他一次。

      “可是,為什么呢?”

      何慎言又嘆了口氣。

      “你瞧, 這就是問題所在,女孩。我沒法一次性告訴你太多事, 因為你的小腦袋瓜子受不起——所以,現在去城堡的地窖里給我拿杯酒來,如果你速度夠快,它還是冰冰涼涼的話,我就讓你喝一小口,怎么樣?”

      “真的?”

      “我什么時候騙過你?”

      “一言為定!”

      說完,女孩就揮舞著手里的木劍蹦蹦跳跳地跑走了。

      躺在他旁邊的杰洛特見狀,古怪地看了眼法師,說道:“你知道不能給這么小的孩子喝酒吧?”

      “杰洛特,我們這會兒躺在我修好的凱爾莫罕的城墻上享受來之不易的陽光浴,考慮到這溫暖的氣候都是我帶來的。所以.......”何慎言側過頭看著他,臉上毫無表情:“你明白的吧?”

      獵魔人一本正經地說道:“我的意思是,她喝不了,你可以給我喝?!?

      法師翻了個白眼:“你這個老酒鬼?!?

      “我可不老?!?

      “看看你的白頭發?!?

      “攻擊外貌可不是什么好選擇?!?

      “你上次在酒館里說我長得很‘美麗’時可沒這么說過?!?

      “那吟游詩人的歌詞是這么唱的,我只是拿過來用用,你應該去找他的麻煩?!?

      “我跟他又不熟,杰洛特,我跟他可不是好友?!?

      他們的互損沒持續多久,至少沒讓杰洛特講出那個他籌備了很久的法師笑話??紤]到在場有未成年人,他閉上了嘴。

      希里氣喘吁吁地跑上城墻,手里握著瓶冰啤酒,身后還跟著位美麗的紅發女士。她一邊跑來一邊大聲喊著:“法師!法師!”

      “嗯嗯嗯,我聽見了,你可以不用再喊了.......說真的,孩子們的精力太旺盛了?!?

      何慎言從椅子上站起身,還不忘了向杰洛特抱怨一句。他伸手接過希里帶來的酒,打開蓋子后喝了一口。

      低下頭,就看見眼巴巴望著他的女孩。

      “你那么看著我干什么?”

      希里在瞬間炸毛了,這不是個比喻,而是真正的——炸毛了。她的頭發根根飛起,法師見狀挑起了眉:“嘿,你屬貓的?”

      “酒!”她尖叫起來。

      “好吧.......”何慎言翻了個白眼,將酒瓶塞進了她嘴巴里。

      一直跟在希里后面的那個紅發女士瞥見這一幕,立刻三步并作兩步地跑了上來,她一把奪下希里手里的酒瓶,隨后對著何慎言高聲喊道:“何先生!就算您是位法力高強的法師,我也不能坐視你做出這種事!”

      杰洛特竊笑起來:好戲開始了。

      “呃,什么事?”何慎言聳了聳肩,故作不知地問道。

      他的反應讓那女士看上去都要氣炸了:“您——我的天吶,梅里泰莉女神在上,您完全沒有一點自覺是嗎?!她還是個孩子??!一個孩子!您怎么能給她喝酒呢!是的,我知道她是您的意外之子,但您也不能這么對她!”

      法師歪著頭,給了杰洛特一個眼神,大意為:你不考慮幫幫我嗎?你的女朋友看上去快氣死了。

      杰洛特回以他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我很想,哥們。但我更想看你被她訓。

      這時,希里說話了,她墊著腳想拿到紅發女士手里的酒瓶,一邊跳還一邊說:“我從來不知道酒是甜味的哎!”

      紅發女士一愣:“甜的?”

      隨后,她拿起酒杯自己喝了一口。帶著淡淡雀斑的臉正迅速變紅,她尷尬地捂著自己的嘴,將酒瓶還給了希里:“抱歉——真的抱歉,對不起!何先生,我不知道.......”

      “沒事兒,你罵的很對?!焙紊餮栽俅温柫寺柤??!岸?,你比上一位順眼的多。至少你知道什么是對的,什么是錯的?!?

      他意有所指的話讓紅發女士皺起了眉頭:“上一位?”

      她看向杰洛特:“什么上一位?”

      看熱鬧看得正開心的獵魔人一個激靈從椅子上彈了起來,他連忙說道:“特莉絲,別聽他胡說——嘿!你別走??!”

      特莉絲走到了城墻的樓梯處,隨后毫不客氣地指著杰洛特,大聲說道:“你!來我的房間,我們有正事要談!”

      何慎言帶著壞笑拍了拍杰洛特的后腰,小聲地說:“哥們,晚上要是餓了就偷偷溜出來吧,我會在廚房里給你留點吃的?!?

      杰洛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他們要去房間里談什么???”

      希里一邊喝著果汁,一邊問道。這可憐的孩子還不知道她喝的是果汁,何慎言憐憫地看了她一眼,決定等她真的成年再告訴她酒是什么味的:就當做成人禮。

      到了那時,他會滿懷期待著準備看她臉上的表情的。

      “談什么?談你這種小孩不能懂的大事兒,明白嗎?現在,準備收工!”

      “收工?”

      “是啊——很遺憾,你的休假結束了,是時候把你送回你祖母那兒了?!?

      “能不能晚兩天?”

      何慎言低頭看了眼希里:“你什么時候學會的討價還價?”

      “就晚兩天嘛!我不想這么早回去!祖母到時候又得讓我學這個學那個的,我想跟你在一起玩!”

      谷膴

      法師撓了撓自己的臉頰:“呃,我好像沒怎么陪你玩。大部分時間,你都是自己在那兒舞劍?!?

      “哎呀!”眼見說不過他,希里急了。于是她發揮出了小女孩的絕技:撒嬌。她一邊搖晃著法師的手臂,一邊嬌聲喊道:“好不好嘛好不好嘛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你要是現在閉嘴,我就讓你明天中午吃完飯再回去,怎么樣?”

      “成交!”

      看著她蹦蹦跳跳遠去的模樣,何慎言嘆了口氣。

      孩子啊,孩子。

      他抬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