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熱門推薦:

      原本堅硬的船體結構被不可視的力量輕而易舉地撕爛,那些強度極高甚至能抵擋新星軍團能量炮的金屬此時顯得毫無作用。在法師面前,它們比一張紙硬不了多少。

      “薩諾斯!”

      他一邊在這艘巨大的飛船內部穿行,一邊通過擴音法術高聲叫著瘋泰坦的名字。讓這飛船內部的所有人都能聽見他的聲音。如此囂張的行徑自然惹來了許多阻攔,不過,那些外星人的下場也沒比飛船的外層甲板好到哪里去。

      要么是直接被精神力觸須拍成一團肉醬,要么就是被法師扔進了太空里。他甚至懶得施法對付它們, 一心只想快點殺了滅霸了事。

      加班人在對付多余的工作時往往就是這個態度。

      沒過多久,他就來到了飛船的中心地帶。這里很空曠,看不到什么建筑物,只有一個孤零零的王座被擺放在中央,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法師漂浮在王座上空,突然微微側頭,躲過一道紫色的能量射線。他轉過頭去,笑著說道:“原來就算是大名鼎鼎的瘋狂泰坦薩諾斯也會玩偷襲?”

      一個高大的紫色身影從黑暗中緩緩走出, 他沒穿戰甲, 興許是曉得那些東西對面前的這個男人起不到什么作用。所以干脆就不穿了。他甚至連武器也沒帶。

      “你很幽默,閣下。但,你說的沒錯?!彼_諾斯的那張番薯丑臉上居然罕見地露出一絲苦笑?!叭绻梢?,我甚至不想見到你?!?

      “此話怎講?”

      薩諾斯搖了搖頭:“你殺了卡羅爾?丹弗斯的事情已經傳遍整個宇宙了......她背后的那幾個星球這件事里出了不少力氣,他們為了你的人頭可是花了大價錢?!?

      何慎言笑了笑,語氣像是在開玩笑:“是嗎?他們請了誰來殺我?”

      “許多人?!彼_諾斯平靜地答道,他看上去絲毫沒有想要動手的想法?!肮蛡虮?,賞金獵人,甚至是一些國家也參與其中。他們給出的酬勞不僅僅是金錢,還有科技?!?

      “真有意思.......想不到我還有這一天。既然這樣,我就先殺了你,再把你的尸體扔到他們臉上好了?!?

      何慎言說話的語氣就像是在談論天氣一邊稀松平常,薩諾斯嘆了口氣,搖著頭說道:“這真的很不公平,閣下?!?

      “哦?”

      “就連寶石的力量都沒法對你起任何作用......”

      薩諾斯摘下了手上的無限手套, 將其扔在地上??炊疾豢瓷厦婺莾蓧K他曾經視若珍寶的寶石。就在剛才, 他已經用上面的力量寶石與空間寶石對這個男人使用了數十次, 但沒有一次成功。

      原本無往不利的寶石在他面前似乎和兩塊破石頭沒什么區別。這個荒誕的事實讓他覺得非??尚?。

      “我不禁想問,還有什么能擊敗你?”

      “很多事情都能擊敗我,比如一次糟糕的意外,不佳的運氣。想要讓一個人失敗有太多方法可以選了?!焙紊餮源鸬??!暗珦魯∈且换厥?,殺死就又是另一碼事了?!?

      薩諾斯張開雙手,看上去已經坦然接受了自己的敗亡。他就站在原地,甚至沒有想過要試著逃跑,態度非常隨意:“你不打算立刻殺了我嗎,閣下?”

      “本來,我的確是這么想的。但我現在改變主意了?!焙紊餮猿斐鲆恢皇??!皝?,我帶你見證真相?!?

      “什么真相?”

      “生命的真相?!狈◣熎届o地說。

      “真相就是,生命只是個謊言,薩諾斯。大部分人從未真正的活過,不管你是哪個種族、哪個星球的人都是如此。

      既然你從未真正的活過,死亡自然也是無稽之談?!?

      何慎言的半邊臉孔被籠罩在沖天的火光之下,他與薩諾斯此時正懸停在一顆星球上方。這顆曾經美麗的星球此時已經陷入了火海之中,城市崩塌,無數人要么死于高溫與火焰,要么就死于飛濺的磚石或開裂的地縫。

      “我以為我已經夠邪惡了, 閣下?!彼_諾斯開著玩笑?!暗覜]想到你比我還要瘋狂, 這些人好像從沒招惹過你?!?

      “你殺人時有考慮過他們也從沒招惹過你嗎?”何慎言反問道。

      “沒有, 閣下?!?

      “這就是了――從本質上來說,我和你是同一種人,薩諾斯。我們都為了達成目的而不擇手段,并且絲毫不在意其他人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有時,我還是挺在乎的?!彼_諾斯連忙擺起手,生怕法師誤會他。

      “是嗎?但人們都說你瘋泰坦薩諾斯是出了名的冷酷無情,見人就殺啊?!?

      “倒也不是見人就殺?!彼_諾斯思索了一會,開始回答法師的問題?!拔移鋵嵅⒉粺嶂杂跉⒙颈旧磉@件事,殺戮只是手段,而并非目的。如果有更好的辦法去達成我的目的的話,我會去做的??上?......”

      他搖著頭:“可惜,時間已經證明了一件事,殺戮是唯一的方式?!?

      法師低下頭,又隨手往那星球上扔了個火焰風暴,他接著問道:“所以,你的目的是什么呢?”

      薩諾斯來了興致。

      “很簡單,閣下?!?

      “我來自...一個已經滅亡的星球,泰坦星。我是這顆星球上文明的唯一幸存者。文明的擴張必然會導致人口的暴漲,而我們的文明發展的很快,但泰坦星不是一顆多么龐大的星球?!彼斐鲇沂值拇竽粗概c食指,比劃了一個手勢。

      “理所應當的,人口的暴漲與不變的資源總量只會造成一件事――毀滅?!?

      “在我做出這個預言后,我的家鄉之中沒有人相信我,有時,我自己也寧愿我的預言是虛假的。但令人遺憾的是,它最終成真了?!彼_諾斯平靜地說著。

      “首先到來的是各種社會問題,資源分配不均而導致的各種混亂。例如饑荒、戰爭、疾病等。同時還有一大批人冒出來開始創造各種詭異的宗教。在問題爆發出來的十二年后,泰坦星毀滅了。徹徹底底的毀滅了?!?

      “從那之后,我游歷宇宙。想要找出其他的方法來解決這件事,可我不僅沒發現能夠解決的方法,反倒見到了許多和泰坦星有著同樣命運的星球......”

      薩諾斯猛然握緊右手,他堅定地說:“我錯過一次,我不會再錯第二次?!?

      “另外...能請你把這幻象收起來嗎,閣下?”他指了指那下方陷入火海,正在緩緩毀滅的星球。

      何慎言打了個響指,那崩塌的星球便瞬間消失了。他笑著問道:“什么時候看出來的?”

      “從一開始,閣下?!彼_諾斯也笑了?!澳愫臀也皇且宦啡?,從來不是,閣下。你的心腸不如我一般硬。但你說鬼話的本事可比我厲害多了?!?

      “或許我只是沒你那么瘋罷了?!焙紊餮圆恢每煞竦芈柫寺柤??!暗?,你有句話沒說錯。我的確很會說謊?!?

      “另外,我有個問題,我早就想問了。既然你預見到了宇宙會因為資源問題而崩塌,為何不在拿到寶石后創造出足夠的資源分配給全宇宙呢?難道這不是一種更好的選擇嗎?”

      “因為那么做毫無意義?!彼_諾斯搖著頭?!罢莆罩^多資源的人,他們手上的資源不會減少,反倒會越來越多。當我創造出足夠的資源分配給全宇宙時,所造成的唯一后果只是讓富人更富,窮人更窮罷了?!?

      何慎言鼓著掌,說道:“很好,你已經初步意識到了問題的根源出在哪里了?!?

      薩諾斯皺了皺眉:“什么?”

      “真沒想到我會做這種事...誰想得到呢?”法師淡淡地笑著。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但我得承認一件事,薩諾斯,殺戮只能解決提出問題的人,而不能解決問題本身。所以――”

      他扔出了幾本書,薩諾斯穩穩地接住了,他聽見那神秘的男人說:“――好好看,好好學?!?

      下一秒,他就被扔到了一個陌生的星球上,自己身體中原本無窮無盡的力量也盡數消失。就連身高都變得和以前大不一樣了,好在他身處水邊。薩諾斯下意識來到那小河旁,凝視著自己現在的臉。發現他的臉已經變成了地球人的模樣。

      “唔.......”他若有所思地撫摸著自己的下巴,又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裝飾。此時,這位宇宙霸主穿著一身再平常不過的格子襯衫與牛仔褲,鞋子上還沾著泥巴,活脫脫一個德州老農民的形象。

      他慢慢地露出一點笑容,將懷里的書抱得緊緊的:“有意思?!?

      他又看了看那不遠處公路上來往的車輛,笑容越來越大:“...很有意思?!?

      -------------------------------------

      何慎言其實不是很明白,為何他在殺了卡羅爾?丹弗斯之后,那幫外星人對他依舊有想法。

      退一步來說,他只是殺了個自以為是的白癡義警。既沒有干擾到他們的星球,也沒對他們造成什么實質性的損害。

      把事情說的嚴重點.......我都一只手把那白癡碾死了,你們怎么還有膽子給我找事的?

      帶著這樣的疑問,他開始干起了老本行。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