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我開始喜歡他了,羊?!?

      狼呲著牙,咬斷了一個試圖逃跑的靈魂的脖子。它痛飲著鮮血,口齒不清地說道。

      羊靈知道它說的是誰。那個諾克薩斯的大個子在這幾個月里制造了數不清的尸體,他們得以來此引渡了許多靈魂。但狼的話向來都只能聽聽,它完全憑著喜好做事,若是沒有羊靈的牽扯, 誰都不會知道它現在在干什么。

      “活人和我們沒有關系,狼?!?

      狼咕噥了一聲:“那,那個法師呢?”

      羊靈撥動手里純白的弓弦,那來自靈界的武器發出了凡人們無法聽見的聲音,引渡著數個痛苦而無知的靈魂前往亡者之境。她淡淡地說道:“他就得另當別論了,狼?!?

      “你這算不算區別對待?”

      從它嘴里說出這四個字, 令羊靈有些意外。她轉過頭看了狼靈一眼, 身上潔白的絨毛閃著淡白色的光:“...快去做你的事?!?

      狼呲著牙離開了,看上去很是不滿。而羊靈則壓根懶得理它, 哪壺不開提哪壺。

      戰后的空氣總是充滿了血腥味與尸體被焚燒后的氣味。大多數人都難以忍受這樣的味道,只有少數真的將戰爭視作生活的人才會對此視而不見。

      德萊厄斯是其中之一,他正坐在一塊大石頭上,讓兩名士兵為他清理著滿身的鮮血。曾幾何時,他會自己來干這種活,但這身盔甲別說清理了,光是穿上去就得需要五個人忙活十來分鐘。權衡期間,德萊厄斯還是找了兩個士兵來。

      他一邊凝視著其他士兵們收斂尸體,清繳武器。一邊對站在一旁的法榮說道:“塞恩將軍確定要來?”

      “是的,他說在不朽堡壘練兵太無聊了?!狈s沒帶頭盔,他的相貌只能用丑陋來形容。并非他天生如此,而是因為后天的形成。

      他從小在貧民窟長大,年齡一到為了混口飯吃立刻就投身了軍隊。在貧民窟時,他的臉就多次遭到其他人的重擊,而在軍隊里也沒好到哪里去。這張臉現在滿是傷疤與坑洼,但沒人會覺得他丑陋。

      至少在軍隊里是如此。

      諾克薩斯人以傷疤為榮。

      德萊厄斯搖了搖頭, 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看來戰爭很快就要結束了?!?

      是的,現在, 這是一個在諾克薩斯內心照不宣的事實。任何戰爭,不管是對誰,只要有塞恩的參與,那么,這場戰爭很快就會結束。塞恩會帶著他的斧頭出現在敵人的面前,在戰場上刮起死亡的旋風,沒人能在他的攻勢下存活。

      要么投降,要么死。

      德萊厄斯像是抱怨一般地說道:“我本來還期待著多打一段時間——士兵們對新戰術的適應程度還不夠啊?!?

      話里話外,他就沒有把德瑪西亞人當做平等的對手。事實也的確如此,現在的德瑪西亞人已經沒有資格和諾克薩斯作為對手了。法榮也淡淡地微笑起來,他知道,距離諾克薩斯實現夙愿的那一天不遠了。

      但是,真的如此嗎?

      不朽堡壘以南,跨過河流與群山,來到沙漠之中,恕瑞瑪人正在此處蟄伏。

      亞托克斯接過一名鐵匠遞來的長劍,拿在手上仔細端詳了一會。那劍放在他手里比起一根小木枝大不了多少。亞托克斯索性縮小了體型, 變得和凡人一般高, 這下,他可以好好觀察這把劍了。

      幾分鐘后, 他淡淡地點了點頭,一旁的匠人立刻松了口氣。但亞托克斯的下一句話又讓他提心吊膽了起來:“平衡性稍差,重心有些前移。但問題不大,你做了把好劍?!?

      谷粞

      他轉過頭去,與人類不同,異質但仍然俊美的臉上帶上了一絲笑意:“稍作改進吧,鐵匠。你的名字會被銘記的?!?

      鐵匠滿臉潮紅地捧著自己的作品離開了。

      亞托克斯又揮揮手,招來一個士兵,問道:“內瑟斯大人呢?”

      士兵微微欠身:“正在處理公務?!?

      亞托克斯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自己的臉,他當然知道為何每次想找內瑟斯商討事務他都在處理公務——那當然是因為有個人不愿意處理公務,所以只能由內瑟斯包攬全部的事物。

      但他也沒辦法,他天生就不喜歡處理公務。就算是放在以前,他也沒處理過這些雜事。他的凡人軍隊里有人專門出來這種事。

      亞托克斯只得點了點頭:“好吧,那就不要打擾他了。另外,我們派出的人有消息嗎?”

      士兵答道:“那女孩對我們一無所知,需要現在就將她帶回來嗎?”

      “不?!眮喭锌怂箵]了揮手,他說道:“繼續觀察,只需要保證她的安全即可。恕瑞瑪還沒有落魄到需要一個十歲的女孩來主持大局.......另外?!?

      他若有所思地說道:“我也認為,一個生在困難環境之中的荊棘玫瑰,要遠勝一朵溫室之中的花朵?!?

      -------------------------------------

      “好久不見啊,克羅諾斯?!?

      法師的聲音從他身后傳來,阿斯塔特轉過身,仔細看了兩三眼才敢確定真的是他。隨后,他立刻走了過來,給了法師一個熱情的擁抱。

      “...你以前可沒這么熱情?!?

      克羅諾斯一面將他放下來,一面表情嚴肅地說:“這是我們軍團的傳統,對待許久未見的朋友,應當使他感到我們的熱情。此乃基因之父的教導,我不可不遵從?!?

      何慎言翻了個白眼:“少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一抹轉瞬即逝的微笑在克羅諾斯臉上劃過,他笑了起來:“我以為你還會繼續消失一段時間呢?!?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克羅諾斯?!焙紊餮詳偭藬偸郑骸拔乙窃俨换貋?,我那頭狼怕是都能把我的塔給拆了?!?

      “另外...我有個好消息給你?!?

      “哦?”

      何慎言提前做好了準備,打算以影響記錄下克羅諾斯待會的表情,他憋著笑,緩緩說道:“內部消息,羅伯特·基里曼痊愈了?!?

      一秒過去,兩秒過去。在這房間之中,何慎言始終沒有等到他想要的表情,原因很簡單??肆_諾斯的表情陷入了凝滯,他呆滯了數分鐘之久。

      之后發生的事,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

      頑石流淚。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