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一件事的發展不會總是順利的,薩諾斯很早就明白了這點。只不過,他沒想到的是,自己的選擇所導致的發展不止是不順利這么簡單。

      看看他現在的處境,你就能明白為何他會這么想。

      一顆子彈擦著薩諾斯的頭皮飛過,他恍然未覺一般舉起手里的沖鋒槍探出了掩體,在活力壓制之下, 朝他襲擊的槍手不得已縮了回去。薩諾斯冷靜地單手換彈,順手又拔出了腰間的蟒蛇手槍,指著倉庫天花板上的吊燈來了一槍。

      舉手投足之間,他不像是那個瘋狂泰坦,倒是有點像個久經訓練的特種部隊士兵。

      他的冷靜多少也讓追殺他的人有所察覺,對方大喊道:“朋友!我們沒必要弄成你死我活的局面!”

      “是嗎?”薩諾斯淡淡地回應?!澳銈冏妨宋乙徽?,現在說沒必要你死我活?”

      “那只是交差應付罷了, 你殺了老板的兒子和老板兒子的朋友, 他們要個交代。至于現在——朋友,只剩下我一個人追你了,而我也看得出來,你不是個尋常人物,對吧?”

      “讓我猜猜?!?

      不等薩諾斯回答,他便開始喋喋不休起來:“海豹突擊隊?還是什么退役的特工?你真名不會叫伊森·亨特吧?”

      他還在喋喋不休,絲毫不知死亡已然來臨。盡管薩諾斯其實也知道,他不過是在拖時間罷了。但...誰又不是呢?

      薩諾斯的確成了一個普通的人類,這沒錯。但他的經驗與技藝可不會消失,在倉庫陷入黑暗的現在,他脫下了鞋,輕而易舉地摸到了襲擊者附近,沒有發出一點點腳步聲,他輕柔地就像是一只追捕獵物的貓科動物。

      那家伙直到被一把槍頂住太陽穴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冷汗從他的額頭順流而下。這家伙非常識相地將手里的槍放在了地上, 隨后既溫和又順從地說道:“好吧,現在你是老大了。您都想知道些什么?”

      “那孩子——他們有個‘兄弟會’之類的玩意兒。你知道嗎?”

      那家伙的身體僵硬了一瞬間, 真的只是一瞬間,但也被薩諾斯捕捉到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 語氣里已經帶上了些別的東西:“好吧,老大,我能告訴你的不多。但...請讓我先說明一些別的事?!?

      “說吧?!?

      “在我衣服的右邊內側有一個口袋,里面放著一張照片。在我告訴你所有事情,你殺了我后,我希望你能拿走這張照片.......照片的背面有一個地址,那兒埋著一筆錢和另外一個地址。我唯一的要求就是這個,老大。只要你把那筆錢送到那地址上的人手里,我死而無憾?!?

      “你為何不自己去?”

      “別開玩笑了,老大。我不信你不會殺了我,更何況,如果我告訴你了這件事,老板也一定會知道是我說的。到時候我還是得死?!?

      薩諾斯平靜地松開頂住他太陽穴的槍口,他淡淡地說:“先說,然后我再考慮另外一件事?!?

      “這可不行,老大?!蹦腥舜藭r反倒變得堅定了起來。他轉過頭來,眼里滿是血絲, 顯然并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那般無畏:“我只要一個承諾,好嗎?一個承諾...就行,只要你保證?!?

      他顫抖的語氣讓薩諾斯沉默了很久,最終,他點了點頭。

      男人松了口氣,笑容重新回到了他的臉上:“這就對了,老大,這就對了?!?

      谷妰

      “但,就像我說的那樣,我能告訴你的事情也不多,畢竟我知道的也不多?!?

      “他們的那個‘兄弟會’,其實只不過是孩子們間的小打小鬧罷了。每年殺上十幾個人,憑他們老爹的影響力,這點事翻不起一點水花。但加入兄弟會只是一個開始,在兄弟會的后面還有個俱樂部,那才是真正的...令人惡心。孩子們的老爹就是俱樂部成員?!?

      “哦?”薩諾斯不得不承認,他很想知道是什么評價,能讓這個男人說出‘惡心’兩個字。

      男人平靜地說道:“我這人也算不上是什么好人,老大。說實在的,我殺的人也不少。但我從來沒虐殺過任何無辜的人,也沒有因為一己私欲就肆意闖入他人的家中,當著丈夫的面強暴妻子,當著妻子的面殺死孩子.......這種事,我做不出來?!?

      “那他們就做得出來?”

      男人笑了:“哦,你不會想知道他們做了多少回的.......天殺的王八蛋?!?

      他搖了搖頭:“不僅于此,你能想象到的各種犯罪行當他們其實都有在做?!?

      “你知道的很多,并不像你說的那么少?!?

      “因為我愛打聽,老大,我這人就喜歡湊熱鬧.......好了,給我個痛快的吧?”

      薩諾斯扣動了扳機,在如此近的距離被‘蟒蛇’的.44口徑子彈轟擊腦袋只有一個下場。男人的尸體倒在地上,腦袋已經消失了一半。

      殺戮后那種特殊的感覺逐漸退去,薩諾斯知道,自己必須立刻離開這里??刹恢獮楹?..他不太想。

      在這個念頭從他的腦海之中冒出來之后,他一瞬間想到了更多——不如,在今晚就把事情結束吧。

      他眼中閃著冰冷的光,薩諾斯本以為自己不會再感到如此憤怒...但他錯了。

      而且錯的很離譜。

      他原先還以為只不過是三個孩子閑的發瘋出去找事,沒想到他們的老子也是如此惡心。該怎么說,遺傳么?

      薩諾斯沉默著走回他脫下鞋子的地方,穿上靴子,讓冰涼的感覺遠離他的腳板。借著月色,他能看見手中左輪槍上反射出的那張人類面孔,他突然笑了笑。

      卡魔拉,現在就算是你站在我面前,你也應該不認識我了。

      薩諾斯拿不準那個法師到底是何用意,他把自己變成一個孱弱的人類又是何居心。但,薩諾斯必須承認一件事,他很享受現在平凡的日子。

      曾幾何時,他還身為瘋泰坦之時,給自己預定好的退休生活和現在就差不多。每天只要種種地就行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法師給他的那些書,他都看過了。其中的思想若是早幾年讓他知道,他會非常感興趣。

      但現在...他已經走得太遠,沒法回頭了。若是現在回頭,他前半生所做的一切都將被他自己否定,那等于他將自己視作一個笑話。

      他若有所思地看著手里的槍,突然意識到,他的前半生其實已經被另外一個人否定過了。

      薩諾斯啞然失笑起來:“好吧,好吧。我明白了?!?

      他提著槍,向外走去。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