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門羅·奧斯頓敢對天發誓,他從未見過這樣的戰爭。

      不,這真的能夠被稱作戰爭嗎?他對此很是懷疑。

      德瑪西亞的精銳士兵們穿著連魔法都能夠抵御的重甲,手中的武器更是鋒利無比??伤麄兠鎸δ莻€巨人時卻像是孩子一般無力。

      這些精銳長久以來訓練的精妙戰術與不屈意志都沒能讓他們在那巨人面前多撐一秒鐘——更多人甚至都沒法碰到他,就在巨斧之下瞬間死去。

      他甚至沒有穿著盔甲,赤裸著強壯的上身,揮舞著兩把巨斧在士兵中大肆殺戮。沒有任何士兵的武器或箭矢能夠突破他的皮膚, 使他流下一滴鮮血。

      門羅·奧斯頓的嘴唇微微顫抖著,他的兩撇八字胡也隨之一起顫抖起來。他比起一個領軍打仗的將領,倒更像是出入上流社會的藝術家。雖說人不可貌相,但他此時的確是束手無策。

      還能怎么做?他是沒有任何辦法。

      對方在四十分鐘內突破了雄都固若金湯的三重防線,而無畏先鋒現在還在邊境,無法返回。在沒有重騎兵的情況下, 單憑步兵與弓箭手與這個怪物作戰...?

      你倒不如把我扔上去,問問那家伙需不需要有人幫他畫像。

      “或許, 我可以為您提供一些幫助, 大人?!?

      就在這時,一個穿著黑袍的男人走了過來,他佝僂著身軀,門羅皺了皺眉。他認識這種人——搜魔人。在德瑪西亞里,只有他們會穿成這樣,就連臉都被兜帽遮掩得嚴嚴實實的。

      搜魔人是德瑪西亞王國的特產,符文之地的其他國家都對法師們求知若渴,唯有依靠禁魔石立國的他們對法師們避之不及,甚至充滿厭惡。因此,搜魔人應運而生。

      他們專門負責調查魔法現象,并會確定是否是人為的,一旦他們確定背后的確有著法師的跡象,他們便會傾巢而出,抓捕那些‘墮落’的法師——不管你的性別、年齡、身份地位。

      而最糟糕的是...一旦被關入了他們的監牢,你就再也不是德瑪西亞人了。甚至連奴隸都不如。

      不過,這也無可厚非,畢竟, 德瑪西亞最初的雛形就是一群為了躲避魔法災害而逃到此處的人們所建立的村莊罷了。他們對于魔法的畏懼與不喜一直延續了幾個世紀, 直到現在,不少德瑪西亞人依舊相當畏懼魔法與法師。

      門羅的臉色很難看,他一向不喜歡與搜魔人打交道。在他看來,比起法師們,搜魔人更加令人厭惡。而且,這混蛋這時候出現,肯定沒安好心。

      他臉色陰沉地問道:“有什么話就快說吧,搜魔人?!?

      男人微微躬身,對他的態度不以為意:“大人,那個怪物或許能夠抵抗利刃與箭矢...但魔法呢?”

      “你的意思是...?”

      “是的,大人?!彼俣裙?,頭部低垂?!扒安痪?,我們剛剛抓捕了一名擁有強大魔法的女孩,她或許能夠派上用場?!?

      門羅撫摸著自己的胡子,右手已經按在了劍柄上,不陰不陽的笑了兩聲:“是嗎?那就將她帶來試試吧?!?

      男人深深地鞠了一躬,門羅轉過頭去,繼續看著自己的士兵們前仆后繼的送死。

      他想, 如果那個法師能夠讓剩下的人免于一死,倒也不是不能讓她回歸自由身, 只需將她放逐出德瑪西亞便好??僧斈撬涯藥е鴥蓚€同伴將那女孩押送過來時,門羅卻噌的一聲拔出了自己的劍。

      “飛翼之神在上——!”他的聲音聽上去就像是某種動物死前發出的尖叫,極其刺耳?!拔业睦咸鞝敯?!你們到底對她做了什么?!”

      “沒什么大不了的,大人。每個法師都得遭到懲罰,這是對他們天生褻瀆的贖罪?!蹦撬涯似届o地答道,好像完全無視發生一般。

      他身后的兩名搜魔人一樣穿著黑袍,只是在腰間掛著長劍。

      一個瘦小的黑發女孩被他們用一副擔架抬了過來,她的一只手已經消失了,懸掛在擔架側面搖搖晃晃的。她的兩只眼睛也被人用染血的布裹上了。整個人看上去都臟兮兮的,臭不可聞,渾身血跡。還不時發出痛苦的夢囈。

      門羅的眼角微微抽搐著,他強迫自己不去看那女孩,也不去聽她滿是痛苦的呻吟:“她犯了什么罪?她看上去最多才十幾歲!”

      搜魔人微微躬身,聲音依舊平靜:“她是個法師,大人。對待法師,我們一向如此?;蛟S身體上的痛苦能讓他們忘記自己擁有魔法這件事,那樣,他們就能夠洗清自己的罪孽,重回正常?!?

      “你這該死的——”門羅勃然大怒,他吼道:“你的所作所為簡直令德瑪西亞蒙羞!”

      “德瑪西亞讓我做這樣的事,大人。我只是做我本職工作而已?!蹦腥舜鸬??!暗共蝗缱屗囋嚳?,說不定這樣,那個怪物就會倒下。您的士兵也不需要再去送死?!?

      聽到這句話,門羅才算勉強冷靜了下來。他壓抑著自己的怒氣,將劍歸鞘。門羅冷冷地說:“...你最好祈禱她會成功?!?

      搜魔人不再言語,他轉過身去,示意自己的兩名同伴將擔架放下。隨后便從腰間的布袋之中拿出了某種東西。

      隔著一定的距離,加上他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像是用了自己的身體作為遮眼,門羅沒法看見他到底給那女孩喂食了什么。

      女孩發出一聲尖叫,隨后竟然坐起了身,她緊閉的唇齒之間涌出大塊大塊的鮮血,染濕了衣襟。等到那駭人的場面哭泣,她還沒來得及說話,臉上就挨了一巴掌。這熟悉的疼痛似乎讓她記起了什么,她很快就安靜了下來。

      搜魔人居高臨下,冷冷地說道:“安娜·亞爾蒂斯,你因持有魔法被判處有罪?,F在,你有一個贖罪的機會,你是否愿意接受?”

      被稱作安娜的女孩瑟縮著,她的肩膀抖動著,那副姿態令冷眼旁觀著這一切的門羅聯想到受傷的鹿。她嗚咽著說道:“大人,行行好吧——我什么都愿意做,只求你們不要再.......”

      “啪!”

      谷擑

      搜魔人又是一巴掌過去,他冷冷地說道:“回答問題,你是否愿意接受?”

      “接...接受!我接受!”女孩的臉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了起來,但卻連摸都不敢摸,她顫抖著答應了。

      搜魔人轉過身來:“大人,她同意了?!?

      門羅·奧斯頓覺得自己從來沒這么冷過——就算是七年前在弗雷爾卓德被兩頭冰原狼圍攻之時都沒這么冷過。他覺得自己渾身的血液都被凍結了。

      飛翼之神在上,我們的國家到底變成了什么樣子?為什么這樣年紀的女孩要遭受這樣的命運?她做了什么?只是因為他是個法師嗎?

      一種愧疚感令他咬緊了牙,門羅知道搜魔人們的存在,可他不知道法師們竟然會遭到這樣的對待...這個女孩是個例嗎?還是說,其他人都會遭受這樣的厄運?搜魔人說他們有罪...有什么罪呢?

      至少,門羅不覺得一個孩子能犯下什么值得她遭受到如此對待的罪孽。

      同時,門羅也非常清楚另外一件事。他的愧疚于事無補,傷害已經發生在了這個女孩與更多人身上。他是旁觀者,也只是個無能為力的旁觀者??墒乾F在...他似乎要變成加害者的一員了。

      這種感覺令他幾乎想要嘔吐,他聽見自己以一種非常冷靜的聲音說道:“很好,帶她去試試?!?

      另一邊。

      塞恩嚴格恪守著克羅諾斯的教導——專注戰斗,但不要沉迷。盡管他現在或許已經強大到能夠赤手空拳打好幾個克羅諾斯,但對方長久的戰斗經驗依舊能夠在某種程度上作為他的導師。

      而且,在他眼中,克羅諾斯的重要性遠遠不止于此。據他自己所說,他在他的戰團之中服役了三百年之久,這樣的時間足以令一個凡人成長為戰爭機器,何況是克羅諾斯這樣的阿斯塔特?

      他不止是塞恩的武藝教官,還是整個新生的諾克薩斯軍隊的教官。塞恩非常確定,除了他,沒人有這個資格。就連他自己都不行。

      塞恩很清楚自己的優勢,他那大開大合的招數若是讓凡人們使用,那無異于讓他們去送死。但克羅諾斯就不一樣了,不管你使用的是什么武器,他都能提出有用的見解,這點非??膳?,這意味著他精通所有武器。

      拋去繁雜的思考,塞恩的戰斗其實并不輕松——當然,只是相對而言。

      他盡量讓自己的每一招、每一式都保持在剛好能殺死這些德瑪西亞人,但又不至于讓他們死的太過凄慘的地步。畢竟,他要的是快速而精準的殺戮,并非一場屠宰。誠然,他這么做無異于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但.......

      塞恩樂意。

      在完全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后,他對于殺戮人類這種事有了種莫名的厭惡。但德瑪西亞人無法被說服,他們死硬的就像是他們的禁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