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正義啊,正義,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之?

      薩諾斯的嘴角帶著一抹冷笑,盡管不易察覺,但他的確在笑。

      借著月光,他能看到不遠處那個正在地面上緩緩爬行的男人。他一邊爬,還一邊怒罵著薩諾斯, 好像被打斷兩條腿的人不是他似的。

      隨著他的爬行,地面上留下了兩條血跡。

      “你這該死的鄉巴佬!你怎么敢這樣對我?!”

      興許是疼痛讓他失去了部分理智,說出來的話不僅可笑,還帶著某種理所應當一般的高高在上。

      他一邊朝著遠方努力地爬行,一邊繼續怒罵著薩諾斯:“等著吧!很快,很快你的家人就都會死!沒有人能夠活著!你這天殺的鄉巴佬,你以為自己在做什么正義使者嗎?”

      不,我可不是什么正義使者。

      薩諾斯低頭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槍, 突然笑了起來。

      正義使者?居然有人這么形容他.......哈。真是有趣。

      他帶著笑意, 出聲提醒道:“前面什么也沒有,你要是想跑的話,我建議你往公路的方向爬。說不定你在因為流血過多死亡之前能碰見一輛車愿意帶你去醫院?!?

      “閉嘴!你這該死的鄉巴佬...低等生物...你應該心懷感激!我們每年納稅的錢是你的幾百倍!”男人說著說著,突然精神失常一般的痛哭流涕起來?!澳悴荒芫瓦@樣闖進我們的俱樂部,殺了所有人.......你不能這么做!”

      薩諾斯走到他附近,蹲下,饒有興致地看著他一點點地爬行。他慢悠悠地說道:“真有趣,一個至少殺了上百人的連環殺人犯在和我這個守法公民談論納稅?!?

      “守法公民?”男人用布滿血絲的眼睛瞪著他:“你他媽殺了人!鄉巴佬!你算什么守法公民?”

      “從你嘴里說出這么義正言辭的話還真讓我不適應,喬納森·泰德?!彼_諾斯敲了敲手里的槍,說道:“你這些年來和你的那個小俱樂部的成員在這兒殺了多少人?又賺了多少黑心錢?說真的,我不太能理解你們為什么能單純為了取樂就殺死自己的同類?!?

      “又或者說...你壓根沒把他們當人看?”

      男人沒再回答他了,他帶著憤恨的表情往前緩緩爬行,一邊爬還一邊低聲說著諸如殺了你之類的話。薩諾斯頗感無趣地搖了搖頭。

      他本來還期待著一場像樣的抵抗,結果這些人甚至壓根就沒想到他會摸到他們的所在地。他開了十多槍了,他們才發覺這是一場襲擊。在戰斗開始的頭十秒鐘,房間內的人就死了一半。止于剩下的人, 等他們把手摸到槍的時候,薩諾斯早就將槍口對準了他們。

      他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不,這決不是一場復仇。他對杰克遜太太頂多只算得上是個熟人,還談不上什么為她復仇之類的話。但他一路追查到現在,冒著生命危險將這一屋子的變態殺人狂統統干掉,又是為了什么呢?

      或許他自己也沒個答案。

      結束了思考,薩諾斯舉起手槍,結果了那男人的性命。

      回到家時,已經是兩天之后的事了。

      他一面疲憊地將袋子放下,一面拿出了剛剛在二手市場買的筆記本電腦。雖說他很確信自己的行動沒有被任何攝像頭所記錄下來,但必要的保險還是要做的。

      比如...把那些人做的事公之于眾。

      他將他們的罪證一一搜集,隨后直接發送到了各大電視臺的投稿欄目。薩諾斯若有所思地盯著發著藍光的電腦屏幕,仍然在思考。

      我殺戮,是因為我不得不殺戮。

      那么,人類呢?殺死自己的同類,會令他們感到快樂嗎?還有他那種高高在上的態度.......多么奇特,就算我走遍了整個宇宙,都沒法再找出第二個像人類一般對自己的同類有著如此深刻的惡意的種族。

      那個男人似乎沒把他殺的人當人看。他那種理所應當地態度讓薩諾斯感到一種非常微妙的怒氣,但問題是...他不知道自己為何生氣,也不知道是在對誰生氣。

      嘆了一口氣, 他靠在椅背上,目光又瞥到了那堆書籍上。

      -------------------------------------

      門羅·奧斯頓凝視著天空,之所以保持這副姿勢,是因為他不得不保持這副姿勢。他已經沒法動彈了。那巨人揮斧的余波就將他震飛了出去,余力讓他撞到了不遠處城墻的墻壁上,渾身像是散了架似的,怎么嘗試都沒法再站起來。

      迫不得已,他只好保持著這個微妙的,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姿勢。門羅又想到那個女孩,他想知道,她還活著嗎?

      這個念頭只不過出現了一秒就被他拋之腦后了,他苦笑著暗罵自己的虛偽——她活著時你讓她去送死,現在又來裝什么好人?

      士兵們的慘叫聲依舊絡繹不絕地從四面八方傳來,這是雄都的最后一道防線,等他們這道防線被突破了,那巨人就能肆無忌憚的來到內城了。

      內城里可沒有他們這么多士兵,相反,只有手無寸鐵的平民?;蛟S皇宮里會有些像樣的抵抗力量,但在邊境戰事吃緊的現在,就連蓋倫·冕衛都被派出去的今天,還有誰能阻止這個巨人?

      飛翼之神啊.......我該如何是好?

      抱著這樣的念頭,他的意識緩緩陷入黑暗。

      怒火已經逐漸平息了下來,在讓鮮血洗刷了自己的斧頭后,塞恩已經恢復了些許理智。那駭人的赤紅色雙眼也逐漸恢復到原本的黑色,他依舊殺戮著德瑪西亞人,但卻有意無意地將戰場往遠離那個女孩倒下的方向引去。

      沒過多久,他殺死了最后一個還站著的德瑪西亞人。他們戰斗時的英姿和寧死不退、也不投降的精神令塞恩很是敬佩,也令他愈發痛恨起這些固執的混蛋。

      向我投降啊...!你們不應該白白死在我手上!

      雖然的確是這么想的,但他沒把話說出口——若是真的說出來,也未免太侮辱他們了。

      只是,從進城到現在,他還沒有遭遇到一場像樣的抵抗。塞恩不禁有些失望起來,他早就聽聞無畏先鋒的大名,那是一只能和德萊厄斯的軍團打的有來有回的軍隊。其領袖,冕衛家族的蓋倫更是個強大的戰士。

      只可惜,他今天怕是見不到無畏先鋒了。塞恩回頭望了一眼雄都高聳的皇宮,那建筑夸張的風格雖為他所不喜,但他也必須承認,德瑪西亞人的皇宮,黎明城堡的確是座語言難以描述的偉大建筑。

      他將巨斧留在原地,絲毫不擔心有人挪動他們——除了他,還有誰能拿起這副沉重的武器?

      塞恩兩三步便來到了那女孩倒下的地方,她緊閉著眼,有那么一陣子,塞恩幾乎以為她死去了。但她沒有,胸膛依舊微微起伏著,那法術似乎對她的消耗極大。塞恩將手在身上擦了擦,才伸出手將她抱了起來。

      谷門

      “可憐的孩子........”他喃喃自語著,皺起了眉。他知道如何殺人,也知道怎么作戰,但對于救人這種事...塞恩可謂是一竅不通。

      算了,也罷。倒也不必急于一時。

      他再一次回頭深深凝視了一眼黎明城堡,隨后便狂奔而去,毫不留戀。甚至將自己的斧頭留在了原地,這一舉動被德瑪西亞人解讀成了對他們的嘲諷——而最令他們無可奈何的是,他們沒法拿起那兩把斧頭,甚至沒法令其移動。再多人都不行。

      -------------------------------------

      諾克薩斯人退去了。

      年輕的蓋倫·冕衛站在陣地前方,凝視著他們對面那無人的草原邊際線——數個月來,這倒是頭一遭。

      他不得不懷疑他們撤退是另有所圖。眾所周知,諾克薩斯人就像是狼一樣,只要咬到了目標,在目標沒有斷氣或者他們沒有死去之時,他們的嘴巴是絕對不會松開了。德瑪西亞與諾克薩斯兩個國家之間戰斗了數個世紀之久,敵人往往最了解敵人。

      他副官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長官,新兵報到,您是否要到場?”

      “不了?!鄙w倫搖了搖頭,他沒帶頭盔,利落的碎發散落在額頭上。平心而論,他很英俊,但在無畏先鋒里,沒人會在乎這一點。

      他們只知道一件事:蓋倫·冕衛是無畏先鋒有史以來最為年輕的指揮官,而且他絕對夠格。

      “明白,長官。另外,有位來自雄都的客人想要與您見面,他自稱為馬爾森諾?!?

      蓋倫皺了皺眉:“帶我去找他?!?

      陰郁且憤怒。

      這是蓋倫對馬爾森諾的第一印象,他看上去極為疲憊,且充滿了某種怨氣。

      “你好,馬爾森諾...你的姓氏呢?”

      對方還以一個禮貌的微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