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莫瑞的手在顫抖,他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曾幾何時,在他還年輕時,還能一晚上來上四次的時候,他才會如此激動。那時的他一頭金發,穿著緊身牛仔褲和高筒皮靴,用一輛二手哈雷就能把到數不清的年輕女孩。

      但, 面對現實吧。

      現在的他,是個禿頂還大肚子的中年男人,坐在辦公桌后面整日盯著無聊的投稿欄目發呆。老板不關心他,同事們也將他視作空氣。他沒有妻子,沒有孩子,甚至還和自己的老媽住在一起。每天早上都得被她跳健身操的聲音吵醒。

      活脫脫的一個中年失意男子模板。

      不過,這一切或許即將在今天迎來轉機。

      莫瑞盯著自己電腦的屏幕, 那上面有個匿名用戶發來了一條長長的郵件,在下面還附上了兩個附件以供下載。他像是做賊似的抬起頭來,左右張望,緊張地拿起自己放在右手旁邊的咖啡喝了一口。熟悉的廉價味道瞬間讓他清醒了過來。

      他媽的,莫瑞,這可是你唯一的機會...!

      抓住它!

      他深吸了幾口氣,感到一陣心慌。于是從抽屜里拿出一個小藥瓶,從中拿出幾粒吞了下去。那是他的醫生給他開的‘具有鎮定作用’的藥,他記不住名字。但這玩意兒的確有用,在吃下藥片后,他感到好了一些。

      于是,莫瑞開始閱讀。

      他越看越覺得心驚膽戰,最開始那種對于成名的渴望逐漸消失了。莫瑞一點點意識到...如果這上面說的事都是真的,那么,那長長的名單中的任何一個人都足以將他碾成渣子。

      他們甚至不需要親自出面,只需要說一句話,就會有許多人搶著來幫他們干臟活。莫瑞對這點再清楚不過了,但他沒法抑制住自己讀下去的欲望。由于過度的緊張,他甚至開始啃咬自己的指甲, 活像是只肥胖的倉鼠, 躲在電腦屏幕后面,滿心驚恐。

      “我的天吶.......”

      他喃喃自語,癱倒在椅子上,眼前閃過那些可怕的照片和描述。什么叫做‘每年固定抽簽殺死一批人’?這是什么離奇的恐怖電影嗎?還有,這個匿名投稿者又是誰?他怎么會對他們的事情這么清楚?

      他的右手在鼠標上猶豫不決,那光標在屏幕上來來回回,最終,他還是下定了決心,下載了附件。沒過多久,電腦發出一聲冰冷的提示音,示意他,下載成功。

      莫瑞點開了第一個附件。

      他入目所及的第一個畫面就讓他開始反胃——那是一個被砍去了四肢的男人,在他周圍站著另外四個帶著面罩的男人,他們手中舉著男人的四肢。正面對鏡頭比劃出大拇指。

      什么鬼?

      莫瑞沒敢細看下去了,他一路快速瀏覽,迅速下滑到了附件末尾。那里有一張圖片,是一棟位于林間的豪宅,拍攝者是在晚上拍下這張照片的。他的技術顯然不錯, 那豪宅在月光的照耀下顯得極為恢弘美麗, 但投稿者為其配上的那一段話卻讓莫瑞不寒而栗。

      “多年以來,他們就是在這所豪宅里密謀殺人計劃。每年通常會殺死二十人到四十人不等,他們有一整年的時間來布置好計劃與手法,最終,在圣誕節,他們會進行一次評選。他們會選出誰的殺人方式最為別出心裁?!?

      “根據我了解到的,他們這恐怖的計劃已經持續了十二年之久。但十二年以來,卻沒有任何一個記者披露過此事,當地的報紙也沒有任何報道。警局也沒接到任何相關的報警,受害者從無幸免,但他們的親人、鄰居、朋友、同事卻沒有一個發覺不對,甚至沒有一個會選擇追查到底?!?

      “你想知道為什么嗎?”

      見鬼,我當然想知道!

      谷箍

      莫瑞暗罵了一句,他又喝下一口咖啡。卻因為手掌的顫抖,在放咖啡時不小心撒了一點在褲子上。滾燙的溫度令他皺起眉頭,但莫瑞卻壓根懶得動彈。他齜牙咧嘴地點開第二份附件,這份附件,名為證據。

      一個小時以后,德克薩斯先鋒報緊急報道了這起新聞。事情一經披露就迅速在社交媒體上傳播開來,與此同時,各大電視臺也開始了緊急直播。

      至于始作俑者呢?他正在種地。

      薩諾斯用力揮下鋤頭,種地這件事在他看來不比殺人輕松多少,甚至更為困難。有時,想要讓一個人死去,你只需要輕輕揮一揮手里的刀,又或者是扣下扳機。但種地可就不一樣了。

      你得考慮到土壤的好壞,你得除草、施肥、去除蟲害。薩諾斯有時會對自己開玩笑:我養孩子都不見得有這么認真。

      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說的是真話。

      沒過多久,正午時分,他放在褲兜里的手機開始瘋狂震動起來。薩諾斯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隨后繼續開始勞作。

      -------------------------------------

      “誰會對一個孩子做這樣的事?”

      “我不知道——專心點,混蛋!她快不行了,叫猩紅秘社的人過來!我需要他們為這孩子輸點血!”

      營帳之內,隨軍醫師正為著一個孩子的生命焦急地忙碌,他們誰都不敢說自己一定有把握能救活她。畢竟,這孩子傷的實在是太重了。

      在她被塞恩帶回來之時,有不少人甚至以為她已經死了。失去手臂、失去雙眼。全身上下到處都是傷疤和被毆打過后留下的青紫,以及極度虛弱的身體狀況。而塞恩下的命令也很簡單——不惜一切代價,救活她。

      沒人問他為什么,這本來就不需要什么理由。

      塞恩的臉色算不上有多好,但也算不上有多差。硬要德萊厄斯形容的話,他只能想到‘平靜’二字。

      不過,是大海的平靜——是那種前一秒風平浪靜,下一秒就會瞬間波濤洶涌的平靜。

      “將軍?!?

      “嗯?!比鲝谋亲永锇l出一聲沉悶的回答。他淡淡地問道:“德瑪西亞人在我死時還不是這副模樣?!?

      他若有所指地敲了敲自己的鋼鐵下巴:“看看那孩子的遭遇,他們現在的所作所為和他們一直以來鄙棄的有何區別?”

      德萊厄斯答道:“或許不是全體德瑪西亞人都是如此,將軍?!?

      “我知道?!比鞯氖种冈诩挝囊皇赖耐豕谏蠐崦?,他說道:“如果他們真的全都如此,是不可能誕生出那種死戰不休的士兵的.......明天一早,準備進攻?!?

      “我們和德瑪西亞人之間的戰爭打的太久了,盡早結束吧?!?

      德萊厄斯微微低頭:“遵命,將軍?!?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