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她醒了,將軍?!?

      塞恩微微點頭,隨后邁動步伐,走進營地。龐大的身軀刻意放輕了腳步,這樣就不至于在深夜吵醒熟睡的士兵們。他們明早還有一場硬仗要打,不休息好可不行。

      撩開營帳,刻意加大后的尺寸剛好能夠容納塞恩進入。他龐大的身軀遮蔽了大部分火光, 那女孩就躺在一張剛剛換過床單的床上,四周滿是充滿血跡的繃帶和藥片。她臉色蒼白,但仍然堅持著不肯陷入沉睡。

      隨軍醫師在塞恩旁邊輕聲說道:“她堅持要見您一面?!?

      沒有言語,塞恩走上前去。女孩看不見他的到來,只能憑著感知感到有某種龐然巨物進入了營帳——就像她之前光憑感知拋出火球一般。

      “是您救了我嗎?”她的聲音聽上去非常沙啞。

      “是我?!比鞯卮鸬?。

      “感謝您.......”女孩沉默了一會,問道:“但,為什么?”

      “什么為什么?”

      “搜魔人老爺們愿意將我這樣的罪人放出來,您肯定是位強者吧...我還聽到了士兵們的叫喊聲, 都是您做的嗎?”

      “是我?!?

      女孩接著說道:“您救我, 是想要我為您做點什么嗎?”

      塞恩的臉上露出一抹冷笑,隨軍醫師瞥見了,立刻低下頭,感到一陣寒意。但他的聲音卻依舊平靜:“你能為我做什么?”

      “只要讓我養好身體.......只需要好一點點,大人,我就能再放那樣的火球——”

      “——不必了?!比鞔驍嗔怂?。

      女孩怔住了,隨后干澀地點了點頭:“也是,我畢竟是個沒用的受詛咒者.......”

      “誰說你受詛咒了?”

      女孩沉默了一陣,艱澀地說道:“母親、父親........鄉親們,還有搜魔人老爺們,他們都說我是受詛咒的褻瀆者。所以我才會被搜魔人老爺們帶走?!?

      “那不是詛咒,那是天賦,孩子?!比骶従徴f道?!澳闼鶕碛械牟皇鞘裁丛{咒,恰恰相反,那是許多人羨慕不來的天賦?!?

      他話說完后,女孩不僅沒有理解,相反, 她的臉上充滿了疑惑:“天賦?”

      塞恩耐心地回答她:“是啊, 天賦。你所掌握的東西叫做魔法,你是個天生的法師,孩子。噢,我差點忘記問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艾琳娜...大人。我叫艾琳娜?!彼吐曊f道。

      “很好,我叫塞恩,另外,不要再稱呼我為大人。叫我將軍、長官都可,但我不是誰的大人。而且,我也不需要你為我做什么。你還只是個孩子,努力成長吧?!比魃斐鍪?,為她披上一層薄毯,輕柔的動作和他的體型比起來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記住這一點...然后就休息吧,像你這樣的孩子,即使是在帝國最貧窮的地方,也應當無憂無慮地活到成年再考慮其他事?!?

      說完,他便離開了,營帳內重新恢復了安靜。隨軍醫師跟在他身邊,寸步不離, 聽見他說:“把猩紅秘社的人找來...他們不是會斷肢重生嗎?讓他們試試, 看看這孩子能否重獲光明?!?

      醫師微微躬身, 望著塞恩離開了。

      -------------------------------------

      馬爾森諾許久沒回到雄都了,自他成年之后,他就越發覺得這地方是如此的令人厭惡。那些高聳而潔白的建筑物雖然美輪美奐且充滿著設計者的匠心,可在他看來,它們唯一的作用就只是遮蔽陽光而已。

      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上流社會的人沒人看得到陽光之下,那些被遮蔽的角落。正如他們沒人看得見那些正在痛苦之中生活的普通人一般。

      但他還是回來了,他不得不來。與蓋倫·冕衛的承諾使得他違背了自己的天性,在一種難以抑制的恍惚之中,他在深夜敲響了冕衛家族的門。

      這不是個好選擇。

      通常來說,拜訪會被選擇在白天,而且會是那種天氣特別好的白天。尤其是對于冕衛這樣光輝的姓氏來說,馬爾森諾此時的舉動和冒犯沒什么區別——但他別無選擇。

      沒過多久,頂著不耐煩表情的門衛就打開了門,他打著哈欠:“這位先生,你到底有什么事吶?現在可是深夜——飛翼之神在上,你手上的勛章是哪來的?!”

      “輕點兒聲!”馬爾森諾左右望了望,確定沒人注意到這里后,急切而小聲地說道:“我受蓋倫指揮官所托,求見拉克珊娜小姐!”

      門衛立刻把他拉了進來,隨后以極快的速度關上了門,反鎖。他朝著馬爾森諾招了招手,示意他跟自己來。兩人開始在冕衛家恢弘的宅邸里穿行起來。

      “你很幸運,先生,拉克珊娜小姐這會應該還沒睡,唉,緹婭娜女士真應該注意注意。她還年輕,怎么能這么不在乎自己的身體?”門衛絮絮叨叨地說著,馬爾森諾這才注意到,他看上去很是年邁。

      “你在冕衛家待多久了,先生?”

      “我?”門衛笑了笑?!叭昕?,緹婭娜女士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就在這兒了?!?

      他們一路穿行,直上三樓。馬爾森諾一路所見的景象令他略微有些擔憂——冕衛家族的沒落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至少在雄都的圈子里不是。但他可沒想到,冕衛家居然會沒落至此.......

      除了那些最基本而必要的裝飾,例如吊燈、地毯、花瓶之外。其他的什么騎士盔甲或油畫之類的裝飾品統統消失了,走廊顯得空空蕩蕩。貴族們原本都會在走廊里擺上這些東西的。

      而且...用一個待了三十年的老人作為門衛,這活兒應該由那些年輕力壯的小伙子來干才對。

      門衛帶他停在一扇棕紅色的木門外,他伸出手敲了敲門,輕聲說道:“拉克珊娜小姐!您還醒著么?”

      里面傳來一聲重響,一個慌慌張張的女聲強作鎮定地說道:“啊,啊。我在,亨特先生,有什么事嗎?”

      門衛帶著歉意地微笑看了一眼馬爾森諾,他繼續說道:“有位先生,帶著蓋倫少爺的勛章前來拜訪您!”

      “...我明白了,請他稍等一會,我們在會客室見面?!鄙倥穆曇粢幌戮屯耆潇o了下來,她這時表現出來的禮儀倒是令馬爾森諾微微放了下心。

      谷閑

      他在會客室沒坐上多久,那位拉克珊娜·冕衛小姐就來了。

      她和傳言之中一般美麗,一頭金發,膚若凝脂。若是換個場合,馬爾森諾會很樂意花上十來分鐘稱贊她的美貌,只為得到一個羞澀的微笑。但現在不行,現在不是時候。

      馬爾森諾將那徽章放在會客室的紅木矮桌上,他沉聲說道:“我在今天白天與蓋倫指揮官在邊境見了一面.......”

      他將自己與蓋倫所說的話完完整整地復述了一遍,拉克珊娜小姐的臉色也隨著他的敘述變得越來越糟糕。她瞇起眼,那一瞬間的神態令馬爾森諾想起了緹婭娜·冕衛,這位冕衛家族的現任族長是出了名的鐵腕手段。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些貴族打算謀反?這可是個非常嚴重的指正?!?

      “我對天發誓這是真的,絕無虛假?!?

      “可是,這說不通呀?!彼词故蔷o皺眉頭的樣子也非常漂亮,甚至別有一番韻味?!爸Z克薩斯人今天都快打到黎明城堡來了,他們在這個時候還敢選擇卸下哥哥的軍銜嗎?那未免也太蠢了?!?

      馬爾森諾搖了搖頭:“他們另有依仗,拉克珊娜小姐。您知道搜魔人嗎?”

      不知是不是錯覺,馬爾森諾覺得,在他提起搜魔人的那一剎那,拉克珊娜小姐的臉變得有些蒼白。

      “知道,怎么了?”

      “搜魔人是那些貴族們的爪牙,和您這樣,出身于冕衛家的光榮之后不同。雄都的大部分貴族成日都只知道享樂,他們才不會像蓋倫指揮官一樣放棄優渥的生活主動投身軍隊.......我說遠了?!?

      “總之,搜魔人們在這么多年以來不間斷地迫害法師,其實只有一個目的——您知道那尊位于守護廣場之上的百米巨像嗎?”

      我當然知道了.......拉克珊娜想。我經常有事沒事就跑去和他聊天呢。

      “他其實是活著的?!瘪R爾森諾鄭重其事地說道?!氨M管我知道這聽起來很像是癡人說夢,但我——”

      拉克珊娜打斷了他:“我相信你?!?

      馬爾森諾愕然:“呃——那就再好不過了?!?

      他咳嗽一聲,接著說道:“那尊巨像平日里不過只是無生命的石像罷了,但如果有足夠的魔力,他就能夠活動起來,休息一下吧,拉克珊娜小姐!一尊百米的巨像,諾克薩斯人就算派出再多士兵也沒法阻止他!”

      “所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