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何慎言其實哪都沒去,他開了個傳送門只是回到了自己的法師塔罷了。不過,這兒空空蕩蕩的,街道上倒是熱鬧的很。艾歐尼亞人們似乎在舉行綻靈節,這是一種古老的節日,傳說能在這一天和已經逝去的亡者面見面。

      “風!”他站在法師塔的一樓大廳,朝樓上大喊起來, 沒過多久,一匹白色的巨狼就從樓梯那兒冒了個頭出來。要不是這塔被他施加了自由變換內部大小的法術,還真沒法讓她自由地從樓梯上下來。

      “你怎么長這么胖了?”

      再次見到風,何慎言的第一句話就讓這頭狼嗚嗚嗚地叫了起來,直接背過身子去不理他了。法師笑著用腳踢了踢她的后腿,卻被她用尾巴擋開了。

      “好吧,好吧, 我的錯?!焙紊餮月柫寺柤?,待到風轉回來后, 他又瞬間變了副臉,一把捏住她的耳朵,將她的腦袋搓來搓去,毛茸茸的手感非常不錯。

      風一邊發出嗚嗚嗚的慘叫,一邊順勢趴在了地上。玩鬧了好一會,何慎言才停了下來。他干脆也躺了下來,倚靠在風的身上。她如今巨大的身軀已經足以稱之為巨獸了,但舉動依舊像是以前一般小心翼翼。

      眼見何慎言躺下,她甚至還將那毛茸茸的大尾巴移了過來,給他蓋上了。

      “最近過得如何???”他笑瞇瞇地問道。

      “嗚!”

      “是的,我看得出來...你吃的有點太好了,風,我給你留的那些龍心你都吃完了?”

      “嗚.......”

      “吃太多會變胖的,你看,你現在就比之前圓潤了——好好好,我不說就是了?!毖垡娭L要拿腦袋頂他,何慎言連忙示意自己投降, 過了一會兒,他又問道。

      “戒呢?”

      風用無精打采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輕柔地用腦袋頂了頂他。意為自己也不知道,順便還報了報仇。

      法師仔細想了想,也就懶得管他了——那小子現在是個現實扭曲者,他只要不犯蠢,瓦羅蘭這塊基本是橫著走。說到這兒,他突然想起來自己好像在弗雷爾卓德也扔了這么個教過一點東西的徒弟......希望他沒鬧出點什么事兒來。

      好吧,我還真是個不負責任的老師。不過...也無所謂了。

      這么想著,他舒適地往后一靠,干脆直接躺在風身上睡起覺來,絲毫不顧及后者的感受——雖然她壓根就沒覺得這有什么不對,甚至還頗為享受。

      我這是合理合法的摸魚,畢竟,要是每天都忙著拯救世界,那得多累啊。何慎言想。

      -------------------------------------

      有人在摸魚,那自然得有人在辛勤工作。這個人除了忙到過勞死的內瑟斯之外,你想不出第二個人選。

      狗頭人的居所已經從之前的營帳換到了房間, 又從房間換到了現在這個更大的房間。唯一不變的東西或許只有他的權杖和那越來越多的公文。隨著恕瑞瑪的逐漸復興,他每日要處理的事已經突破了他還在任大學士時的記錄。

      那時,他的記錄最高是一天處理三百二十一條公文, 至于現在.......內瑟斯已經懶得數了,他只能說,絕對遠遠超出這個數字。

      你問我他怎么知道的?

      很簡單,看看他的房間就行了。

      那數不清的公文已經堆滿了房間的每個角落,甚至很難讓人有個下腳的地方。內瑟斯也是剛剛才發現這件事,狗頭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恍然發覺自己大概有半個月沒見過太陽了,也沒走出過這房間了。

      “最后一條...然后我就去休息?!比兹肃止镜?,低頭開始看公文,他的眉頭瞬間皺緊了。

      “需要建造新的神廟?”

      城里已經有了兩座神廟了,一座是瑟塔卡的,一座是阿茲爾的。再來一座?他們要建誰的?

      算了,有信仰總歸是件好事。犬首人點了點頭。

      最后看了一眼桌上那關于新神廟搭建的公文,他在腦子里過了一遍后,寫下了通過二字,隨后就扔在了桌上,不再管它。

      “我得出去走一走.......”古老的飛升者站起身來,他此時佝僂著身軀的模樣不像是個半神,倒像是個辛苦勞作的社畜。他甚至還錘了錘自己的腰,坦白來講,處理公文真的是勞心費神,比戰斗要累的多。精神上的損耗最為令人難以忍受。

      戰斗上的疲憊只是一時的,腎上腺素會令你在戰斗時壓根不會覺得勞累,只會覺得興奮。而戰勝敵人后的榮譽感也足以沖淡疲憊感,只有這些繁雜的公務才會令人在不知不覺間一點點愈發疲憊。

      谷鴣

      內瑟斯曾以為自己永遠不會感到精神空虛,現在看來,他錯了。

      而且搓得很是離譜。

      內瑟斯小心翼翼地站起身,他絕不會讓自己碰到那些放好的公文。犬首人一點點挪動著,走出了房間,這個簡單的過程居然花了他十來分鐘。

      打開房間的那一瞬間,溫暖的陽光照在臉上,居然讓他有種恍如隔世的錯覺。

      “大人?!遍T外站崗的衛兵看見他走出門,恭敬地低了低頭,他們是最清楚內瑟斯每天有多辛苦的人,自然也對他更為尊敬。

      “啊,我還記得你的名字...艾瑞斯,是吧?”

      “是的,大人?!毙l兵笑了起來,但他還記得自己的職責,隨后立馬又恢復了那副面無表情的模樣。

      內瑟斯看得出來,這名衛兵對于他記得他名字這件事很是激動,不過,沒那么明顯。狗頭人笑了笑,他的犬首上竟然看上去有那么一絲絲慈祥。不過,倒是也可以理解——畢竟他的年齡的確能做這衛兵的祖宗了。

      啊,孩子,我記得你們每個人的名字.......他在心里說道。

      “我要出去逛一逛,艾瑞斯。通知一下,讓他們來把里面的公文搬走.......另外,帶句話給他們。下次關于商人申請新商品的事就不要再送到我桌子上了,讓他們自己決定。我們推行的新貨幣體系已經有了足夠的發展,現在至少不會.......”

      望著衛兵茫然的臉色,內瑟斯笑了起來:“也是,我和你說這個干什么?算了,記得把話帶給他們.......就這樣吧?!?

      他拄著權杖緩緩離開了,不知為何,衛兵突然覺得他看上去就像是個拄著拐杖的老人。

      來到街道上,這下,內瑟斯真覺得他是來到了另一個世界——僅僅半個月沒出門,街道就變了副樣子。塵土飛揚的路面變得整潔而干凈。雖然依舊有沙子,但好歹也是石磚路面了。路上沒多少人,正午時分,沒人出門才是正確的。

      你不會想在沙漠的正午頂著太陽到處閑逛的,除非你是內瑟斯這樣的飛升者。那炙熱的太陽對他來說甚至連熱水澡的溫度都不夠,只能算得上是不錯的日光浴。

      但是...這種溫度有時反倒會起到反作用。

      犬首人撓了撓自己的下巴,他突然有些懶洋洋的。繼續沿著街道行走,那曾經低矮的城墻也變得高大了起來。放哨的衛兵在上面一絲不茍地做著本職工作,一年不到的時間,這座城市已經從一個村鎮的聚合部落轉變為了一座真正的城市.......

      恕瑞瑪的衰弱是必然的,但那衰弱期已經過去了,現在.......是復興的時候了。

      望著自己促成的這一切,內瑟斯自豪地笑了起來??上У氖?,沒過多久,他的這種情緒就被一個人的到來沖淡了。

      亞托克斯的聲音在他身后響起:“啊,內瑟斯,他們說你在街上閑逛,我就想著來找找你,你果然在這兒。公文都批改完了嗎?”

      犬首人回過頭去:“...將軍,我想您應該不知道我每天公文要批改多久吧?!?

      亞托克斯尷尬地笑了笑:“我只是找個話題,就像是有關天氣的閑聊而已.......你不喜歡的話,我們可以換一個?!?

      說著說著,他居然還真的指了指天上的太陽:“今天的天氣不錯啊,對吧?”

      內瑟斯面無表情地看著他,緩緩搖了搖頭。

      自知理虧的亞托克斯聳了聳肩:“沒辦法,你知道的,我是真的不怎么擅長這方面的事。而我擅長的事...我們現在又沒辦法做?!?

      “那您至少可以幫我個忙吧?”

      “你說!”亞托克斯來了精神,他錘著自己的胸甲,擲地有聲:“在所不辭!”

      內瑟斯點了點頭:“很好,將軍.......”

      他緩緩說道:“我要你替我去批改一天公文,如何?”

      亞托克斯的回答令他一時間怔住了。只見那僅次于飛升武后瑟塔卡的半神緩緩轉過身,展開自己的雙翼,噌的一下飛走了,只留給犬首人一句話:“我突然有點事,內瑟斯,咱們過半個月再見面吧。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