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奧朗多已經是第十七次路過這座法師塔了。

      他每一次都有默默記下次數,因為每一次他都想過要不要進入,可他往往在快要敲門時選擇了退縮。他其實不知道‘法師塔’是什么意思,只是人們都那么稱呼這座塔而已,于是他也學著這么叫了。

      奧朗多雖然不知道法師塔是什么意思,但他知道塔和法師是什么意思。尤其是后者,在那些人的嘴里, 法師都快成了無所不能的代名詞了。這令他很是渴望.......萬一這位法師閣下愿意幫他呢?

      他有些悶悶不樂地踢了踢路面上的石子,開始考慮這次是不是真的應該過去敲響那扇看上去很漂亮的門。但他又很害怕——萬一塔主人是個脾氣不好的法師怎么辦?萬一他要把我變成桌子或者石頭怎么辦?而且,我也沒有辦法給他什么報酬。

      于是他開始隔著一段距離在塔的兩邊轉來轉去的,不時還抬頭瞄一眼塔,生怕里面有人出來。

      正當他在猶豫之時,那扇門卻自己打開了, 從里面走出了一頭巨大的白狼。奧朗多倒吸一口涼氣, 他從來沒見過這么巨大的狼!

      它簡直就像是一堵墻.......

      那頭狼像是知道他的位置似的, 徑直沿著路朝他走了過來。奧朗多頓時開始發抖,他腦子里開始回響起母親的聲音:狼是吃人的,狼是吃人的,狼是吃人的.......

      他閉上眼睛,在原地蹲下祈禱起來。希望這匹狼不要把他吃的很難看,這樣他媽媽至少還能認出他來。

      可是,他閉上眼超過十分鐘后,預想之中的疼痛都沒有到來。奧朗多偷偷摸摸地把眼睛睜開一條縫隙,發現那頭巨大的白狼正在離他不遠處的地方趴著,滿臉的有趣。

      奧朗多自己都覺得奇怪——我怎么會從一頭狼的身上看見人的表情?

      但事實就是如此,見他張開眼睛,白狼張開嘴打了個哈欠,它的毛發在陽光下熠熠生輝。隨后它站起身來,轉了個身,又扭過來沖著奧朗多點了點頭。

      “你,你要我跟著你?”

      “嗚?!本薮蟮陌桌屈c了點頭。

      帶著遲疑,奧朗多和它一起進入了那法師塔。

      他首先看見的,是一片黑暗。但奧朗多沒有多慌亂,他能感到白狼巨大的身體就在他周圍。沒過多久, 黑暗中亮起了一點藍色的星光,那晶瑩透亮的藍色光芒只不過剛剛出現就瞬間奪走了他的注意力。

      帶著一種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癡迷,奧朗多張大了嘴,他的視線追逐著那點星光而移動。時上時下,時左時右。在一段時間以后,星光炸開了——室內頓時亮起了光芒。

      壁爐里的木柴噼啪作響,散發著溫暖的橘黃色光芒。照亮了它面前那一片區域,一把古色古香的扶手椅正在地毯上輕微擺動,一張小小的圓桌被擺在地毯中央。上面堆放了四五本書籍,還有一束潔白的花,看上去才剛摘下來沒多久,還帶著露水。

      在房間的角落,擺著三個大大的書柜,分四層,每一層都擺滿了書籍。奧朗多的視線逐漸上移,天花板的景象令他久久無法移開自己的視線。

      在那本應是天花板的區域,是一片星空。

      黑暗作為幕布,繁星在其上作為點綴, 如同一幅畫一般美麗。那些甚至星星卻都在緩緩的旋轉與閃爍著, 仿佛是在向他訴說著自己的故事。奧朗多無法形容自己此時的感受, 他只想多看看這畫面,看久一點。

      但白狼可沒他那份心思,風用自己的尾巴掃了掃少年的脊背,示意他跟自己來。他們一路走上樓梯,樓梯突然變得很大,大到甚至足以容納下風巨大的身體。他們一路走上塔頂,風用尾巴掃開一扇木門,隨后用腦袋將奧朗多頂了進去。

      木門在他身后關上,發出一聲悶響。奧朗多咽了口唾沫,他仿佛站在一片虛空之中,無邊無際,只有純粹的黑暗凝結于此。隨后,他聽見一個男人說:“噢,抱歉,我沒意識到你已經來了?!?

      隨后,世界亮起。

      奧朗多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身處在一片湖泊旁邊,他前方站立著一個背對著他的黑袍男人。奧朗多看不見他的臉,只知道他黑發披肩,正不斷從地上撿起石子,將它們一一擲入湖泊之中。

      “呃,先生...?”奧朗多遲疑著開口了。

      男人微微側過頭來,露出半邊英俊的側臉:“過來吧,孩子,你這個月在我家門口晃悠的太久了?!?

      “我很抱歉,先生?!?

      “為什么要道歉呢?”

      “因為我在您家門口晃悠太久了,這樣很不禮貌,但我其實.......”奧朗多慢慢走到他身邊,過去十幾分鐘內發生的一切令他覺得自己好像身處夢中。他慢吞吞地說:“我其實是想求您一件事?!?

      “先等等,孩子?!蹦腥丝戳怂谎?,笑了笑,隨后再次擲出了手中的石頭。那塊黑色的、閃爍著晶瑩光輝的石頭在他手中旋轉著飛出。在湖面上打了足足二十幾下后才落進水里。

      “您打水漂的技術可真好?!?

      “這可不是打水漂,孩子?!蹦腥松衩氐匦α诵?,他轉過身來。這時,奧朗多才發現,他高大的令人吃驚。

      他伸出手來,輕輕地和奧朗多握了握手,皮膚冰涼,仿佛不是人類。緊接著,他拍了拍奧朗多的后腦勺,說道:“來吧,我帶你去個適合談話的地方?!?

      他們一路遠離了湖泊,在他們身后,那湖泊逐漸變化,成了一顆純凈無暇的小小星球,其上滿是男人剛剛扔出的黑色石塊。它就那樣一點點旋轉、升空,最終消失不見。

      男人帶著他回到了一樓,他變戲法似的打了個響指,另一把椅子便不知道從哪冒了出來。奧朗多局促,但又盡可能想表現的得體。他不安地坐下,連男人給他遞來的一杯茶水都接的非常勉強。

      “沒必要這么緊張,就先從自我介紹開始吧?!蹦腥诵α诵?,他向后一靠,躺在椅子上,舒適又悠閑地說道:“我叫做何慎言,是個法師,你呢,孩子?”

      “奧朗多,先生,我叫做奧朗多?!?

      “好,奧朗多。我記住了。那么,你找我有什么事呢?”

      何慎言帶著鼓勵的微笑看著他,似乎不急于得到一個答案。奧朗多猶豫了很久,才緩緩說道:“我的母親.......她得病了,病了很久。父親一直在外工作,每天都很累,他兩個月才能回一次家,每次回來都會帶很多錢?!?

      谷漨

      “然后,他會讓我拿著錢去給母親買藥,但是,她吃了再多的藥也不見好.......昨天,我的父親又回來了。我聽見他半夜在偷偷哭泣,他的身體也不是特別好?!?

      “所以,你就來找我了?”

      何慎言的話讓奧朗多漲紅了臉,他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將希望寄托在一個陌生人身上是多么的不靠譜與令人厭惡——別人干嘛非得幫助你呢?

      他噌的一下站起身來,還不忘記將手里的茶杯放在桌上,不讓里面的茶水濺出來。他看上去非常羞愧:“我,我很抱歉,先生——”

      “——干嘛要抱歉?”何慎言反問道,隨后指了指那把椅子:“先坐下,我們慢慢談?!?

      “不,先生,我.......”

      他本想拒絕,可看著何慎言認真的眼神,奧朗多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他只好不安地坐下了。

      “沒必要覺得抱歉,奧朗多。當你沒法靠自己解決一些事情的時候,求助他人再正常不過了。聽好了,孩子,我不是什么鐵石心腸的人,所以我會幫你?!?

      他伸出右手,手掌上不知何時已經多出了一塊小小的藍寶石。何慎言隨手將藍寶石扔進奧朗多的懷里,不顧對方手忙腳亂的模樣,他笑了笑,說道:“但我也不是沒有要求的,孩子。我有個問題想問問你?!?

      “只要我知道!”奧朗多忙不迭地點起了頭,他雖然不知道這塊藍寶石能為他的母親做些什么。但目前為止的所見所聞都令他十分相信這位神秘的法師。

      “那些人是誰?”

      奧朗多臉上的表情出現了一絲停滯,隨后,他的表情變得越來越吃驚,也越來越害怕。他結結巴巴地說道:“您,您怎么知道?”

      這次,何慎言不笑了。他用手指點了點自己的太陽穴,平靜地說道:“我是個法師,孩子,回答問題吧?!?

      奧朗多在二十分鐘后離開了法師塔,他跑的很快。說不上是想快點回家見到母親還是因為害怕塔里那位神秘的法師。

      何慎言還坐在那把椅子上,他若有所思地看著布滿繁星的天花板,伸出手拉住了想要越過他偷偷跑到外面去玩的風的尾巴。

      “少來這套,風,你別想又跑到外面去玩?!庇蓱z兮兮的眼神,何慎言笑出了聲。

      “話說回來.......”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感嘆著說道:“還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