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有趣,他們想干什么?”

      “不清楚,將軍。他們只是堅持想要見您一面,除了這件事之外,他們什么都不肯說?!?

      塞恩笑了笑:“城里的平民呢?”

      “都已經安頓好了?!钡氯R厄斯抬起頭來,似乎是有些話想說。

      塞恩自然也能看出來,他抬起右手:“但說無妨?!?

      “我本以為他們會對我們充滿戒備與仇恨, 但恰恰相反,在我們攻入皇宮之后,宣布嘉文三世已死之后,他們反倒........表現得毫不在乎,甚至有人說他早該死了?!?

      德萊厄斯低聲說道?!熬秃孟袼麄儽緛砭蛯适业娜祟H有微詞,可是, 考慮到那幫德瑪西亞人的性格, 和他們的紀律.......這簡直令人不敢相信。而在我們處死搜魔人時,他們之中的大多數人都對此表現得非??煲??!?

      “他們那只投降的無畏先鋒軍團首領,蓋倫·冕衛甚至對我說,如果有可能,他想親自動手?!?

      “接著說?!?

      “我說完了,將軍?!钡氯R厄斯重新低下頭。但塞恩大致已經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坐在冰冷椅子上的巨人笑了起來。

      “沒必要隱藏你的想法,德萊厄斯,有什么想說的就說。軍團之內,彼此應該像是兄弟一般相處才對?!?

      “但我——”

      德萊厄斯抬起頭,看見塞恩平靜的臉孔,他止住了話頭,點了點頭:“我明白了?!?

      “如果我猜的不錯,那么,在德瑪西亞王室和試圖謀反的貴族之間還有一個第三方。他們的皇子和元帥應該就是來說這件事的?!?

      塞恩瞇起眼,和他猜的大差不差。

      在這個時代,平民們的憤怒不是一朝一夕就會被激起的,對于大多數普通人來說,只要有個地方住,有東西吃, 就算你的統治再怎么高壓,他們也只是會保持在頗有微詞這個程度上,絕不至于表現得像現在這樣似的。

      對他們的死亡非常開心,甚至在得知國王的死訊后,感到難以抑制的快意。

      所以,德瑪西亞王室的高壓統治肯定持續了許多年——又或者,是有人偽造了王室的命令,并且刻意地在民間將皇室的名聲全部搞臭。

      問題是,誰有這個能耐能做這樣的事?這么多年過去了,德瑪西亞可都是嘉文一家的一言堂。

      沉默了一會,塞恩說道:“先把皇子帶進來,至于那個元帥...我待會再問她?!?

      沒過多久,嘉文三世走了進來。這個年輕人看上去很是憔悴,但還是盡量維持著自己的儀態。他穿著一身貴族們時下流行的花邊緊身衣,腰背挺得筆直。

      塞恩從他的臉上看得出來,他原本是想說些什么的,可是, 在他看見塞恩的第一眼后, 一切的計劃都煙消云散了。

      那原本顯得成竹在胸,有備而來的表情此時也變為了純粹的驚愕。雖然年輕的皇子早已遠遠地見過他與加里奧作戰的模樣,但真正面對面卻又是兩碼事了。

      簡直就像是一座山...!

      沉默持續了很長時間,還是塞恩出聲打破了這令人不快的寂靜:“嘉文三世...對吧?”

      年輕的皇子勉強恢復了儀態,他咳嗽了一聲:“是的,這位將軍,可否得知您的姓名?這樣,我們會在之后的交談中方便一些?!?

      “塞恩,我叫塞恩。另外,我不太喜歡這種繁文縟節,有什么話就說吧,不要再賣弄你那復雜的語法了?!?

      塞恩?

      嘉文四世瞪大了雙眼,而塞恩似乎對他的反應早有預料。他稍微活動了一下身體,將臉從黑暗中探出,那猙獰的鋼鐵下巴讓嘉文四世緊緊的抿起了嘴。

      “是的,就是你想的那個塞恩——”他笑了起來,敲了敲自己的下巴:“——至于這個東西.......你覺得他像什么?”

      “我祖先的王冠........”嘉文四世低聲說道,但他并未像塞恩預想的一般壓抑不住憤怒。相反,他深吸一口氣,冷靜了下來。

      “能親眼見到和我祖先活躍在同一個時代的戰士,真是令人震驚?!?

      “你冷靜的這么快,倒是也令我有些吃驚?!比饔肿嘶厝?,那張鋼鐵般的面容重新隱于黑暗之中。他的語氣很平淡,聽不出一點所謂的吃驚:“說說吧,有什么事?”

      嘉文四世接下來所說的事情和塞恩與德萊厄斯的猜測大差不差,只有一點——就算是幕后黑手間接地導致了德瑪西亞的滅亡,他們也沒有顯露出真身。恰恰相反,與這件事有關的人要么是死了,要么就是提前死了。

      除了‘感覺’不對以外,嘉文四世甚至拿不出一點點所謂的證據。

      塞恩又開始敲擊起他的下巴,嘉文一世的王冠現在對他來說就像是某種打擊樂器一般,敲得非常順手。他若有所思地說道:“先把這件事放一放吧.......嘉文四世?!?

      他看了一眼這年輕的皇子,突然咧開嘴笑著問:“我看你不像是那些紈绔子弟,有想過加入軍隊嗎?”

      “如果你們不來,我本就是要前往戰場的?!钡搅诉@時候,他才顯露出一點點不甘心和年輕人的氣盛,塞恩的笑容越來越大。

      “那么,加入我的軍團,你意下如何?”

      這句話瞬間令他怔住了,嘉文四世首先想到的是,他在侮辱自己。

      可當他憤怒地抬起頭,與那黑暗中投來的視線對視之時,他卻發現自己從中感受不到任何一點輕視與侮辱。

      他居然是真心實意的?!

      嘉文四世張了張嘴,聲音干澀:“...你為何要這么做?”

      他連您都不叫了。

      “這個嘛.......你體格不錯,性格也很沉穩,看你的手,也是從小練劍。我想讓你加入,不是很正常?你這樣的人才,各個軍團都會搶著要?!?

      谷鋐

      “不.......”嘉文四世咬著牙問道:“我是德瑪西亞的皇子!怎可加入敵國的軍隊?”

      “那又有什么關系?”塞恩反問道?!澳闶莻€人才,而我的軍團剛好需要你這樣的人。至于皇子.......哈,德瑪西亞已經不復存在了。它剛剛被納入了諾克薩斯的版圖,很快,甚至就連‘德瑪西亞’這個名字都將消失?!?

      “作為諾克薩斯的新城邦,我們會給它一個新的名字?!?

      嘉文四世難以置信地看著他,說不出任何話來。

      塞恩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他一點點從黑暗中走出。每一步都令地面震顫,那高大的身軀完全顯露在嘉文四世面前之時,年輕的皇子只感到一陣顫栗——他真的是人類嗎?

      塞恩抬起右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你會覺得不解、憤怒乃至認為我是個無血無淚的怪物,這些都是正常的.......因為你還不知道我們的真正目的?!?

      “真正目的?不就是征服世界嗎?!”嘉文四世一把拍開他的手,怒斥道。

      塞恩低下頭,用平靜的目光注視著他:“這只不過是第一步?!?

      “在黑暗的宇宙之中,有無數的危險在等待著人類。它們在黑暗中饑腸轆轆地等待著,可能舉著刀刃與威力可怕的武器,又或者干脆就是怪物的模樣。有誰能說清楚呢?”他用近乎詠嘆調的語氣說著嘉文四世根本難以理解的話。

      “在這樣的世界里,人類真正能夠依靠的.......只有人類自己。所以,內斗何其愚蠢?但更令我感到痛心的是,我不得不帶領著同胞去殺死另外一群同胞。如此毫無意義的消耗,只會令人發笑。而更令我感到無可奈何的是.......”

      “這竟然是唯一的辦法?!?

      “多么諷刺?為了達成和平,卻要行使戰爭的手段?!比鳛⒚摰匾恍?,看著面帶迷惘的嘉文四世,他輕聲說道:“世人皆說諾克薩斯人是只知殺戮的蠻族,甚至會說我們是食人的怪物。他們百般污蔑,卻從未想過要真正的了解我們?!?

      “德瑪西亞所厭惡的法師,在諾克薩斯可以找到容身之所。被艾歐尼亞人歧視的瓦斯塔亞人,在諾克薩斯是不可或缺的戰力。就連約德爾人都能在這個國家找到自己的位置.......他們都是諾克薩斯人,諾克薩斯人從來不是指代一種特殊的人種,而是一種精神?!?

      嘉文四世不自覺地問出了口:“什么精神?”

      塞恩大笑一聲:“那就要你自己去找了,小子!”

      -------------------------------------

      當天夜晚。

      諾克薩斯人并沒有像他想的那樣,將他囚禁或是給予侮辱一般的對待。相反,嘉文四世發現自己住的營帳比起其他普通士兵都要大了不少。雖然沒什么裝飾,但至少床鋪還算柔軟。

      不知為何,這種優待比起侮辱反倒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