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灰燼不會相信有這樣的事——原來真的有人能夠做到帶著許多人前往另外一個世界。

      而且,他沒要求任何回報。

      在灰燼古老的觀念中,這種事是不可能的發生的,就算是施以援手者本身并不想要報酬,但被救助者也一定會想發設發幫上恩人的忙。出身最低賤的人也會想方設法想給恩人一些小小的幫助,箭矢、石頭、乃至一點點小錢。

      只要能夠幫得上忙就好。

      所以他趁著所有人都沉浸在新世界的震撼之中時, 一個人悄悄找到了何慎言。

      “想要幫助我?”

      沉默的騎士點了點頭,他并未更換那身破舊的騎士盔甲,胸甲有些地方已經銹蝕,顯得很是不配他的身份。那些紛飛的火星此時已經盡數消失,他看上去就只是個平平無奇的落魄騎士。

      何慎言沒說出拒絕的話,他很清楚, 對于灰燼這樣執拗的人,最好還是讓他們心安比較好。

      于是他笑著點了點頭:“我其實的確需要一個人幫我去做一件事?!?

      他打了個響指,空氣中浮現出了一面虛幻的藍色地圖。法師伸出手,像是從河水里攔住游魚一般將那地圖‘撈’了出來,還煞有介事地甩了甩。地圖隨著他的動作不斷散發淡藍色的輝光,飄散在兩人之間。

      “啊,請過來看看?!?

      灰燼依言靠近了,地圖憑空漂浮在半空之中。何慎言用手指了指最西邊的一片凍土,明明是被繪制出來的地圖,此時卻由于他手指的貼近,開始莫名其妙地刮起寒風、下起暴雪。

      甚至讓法師的手指都染上了一抹白色。

      他說道:“這個地方,叫做弗雷爾卓德。是一片凍土,環境惡劣。生活在那兒的人們都性情兇猛,不僅如此,動物也是這樣。我的話.......在不久前去過那兒一趟?!?

      “需要我做什么事?”灰燼簡潔地問道。

      “沒什么難的,只是想讓你幫我帶一個人回來——別誤會了喔,他是我的弟子。啊,算是弟子吧,雖然我這個不負責任的老師也沒怎么正經地教導過他, 但不管怎么說,總得盡起老師的責任啊?!狈◣熜跣踹哆兜卣f著, 令灰燼想到了些自己的熟人。

      在過去,他也有過幾位這樣總惦記著他的老師。

      “另外......”他的手指又移到了弗雷爾卓德偏東方的一座堡壘?!叭绻沩樎返脑?,還請去一趟這個地方。那里有一群名為冰霜守衛的人們,他們的首領是一個叫做麗桑卓的女巫。如果你見到她,請告訴她,我有事情要請她幫忙?!?

      灰燼點了點頭:“我明白了?!?

      “那就好?!焙紊餮孕α诵?,順手將地圖塞進灰燼懷里?!斑@地圖能夠實時顯示你的位置,如果四周有人對你有敵意的話,也會一起顯示出來.......紅色的,很醒目?!?

      聽著他的話,灰燼若有所思地將地圖塞進了自己盔甲的夾縫中,沉悶的聲音從頭盔下響起,帶著些說不清的怨念:“.......還真是方便啊?!?

      “那么,我出發了?!?

      灰燼點了點頭,轉頭就打算直接離開。何慎言連忙揮手叫停他:“等等,你不打算做點準備工作之類的嗎?”

      “準備工作?”

      “干糧,坐騎, 被褥.......還有旅伴之類的?!闭f這話時, 他不著痕跡地微微測了下頭, 那還沉浸在震撼之中的人群里有一道視線直勾勾地盯著他們。

      “我是灰燼,不需要食物、睡眠?!彬T士說著說著,沉默了一會?!?..但旅伴,的確需要?!?

      “啊,糾正一下,我的朋友?!焙紊餮孕Σ[瞇地說道?!盎蛟S你需要它們也說不定喔?!?

      灰燼不解地看著他,直到后者不知從哪掏出了一瓶新鮮的果酒過來?;覡a伸手接過了,他將頭盔的面甲拉起,說道:“我沒有味覺?!?

      “喝一口試試?!?

      那就喝一口吧........?!

      灰燼猛然瞪大了雙眼——那是與洋蔥騎士的酒截然不同的存在,洋蔥酒是為不死人特制的酒,他們早已失去味覺。因此,那東西與其說是酒,倒不如說是某種‘水流炸彈’,能夠借此稍微懷念一下還身為人類時的一點享受。

      但這酒...入口醇香,又帶著一種令人懷念的酸甜味,仿佛萬事萬物盡入他口。不過是滋味爆炸在味蕾上的一瞬間,灰燼竟愣住了。

      “這...是什么?”他難以置信地問道。

      “只是一瓶普通的果酒而已?!?

      何慎言朝他眨了眨眼,帶著笑意轉過身離去了。與某位急匆匆趕來的黑袍女性恰好打了個照面:“啊,你好,防火女?!?

      “日安,法師閣下?!狈阑鹋狭艘还?,疊加在小腹的雙手不知為何有些顫抖。雖然閉著雙眼,但何慎言很確認她在‘注視’著不遠處的灰燼。

      笑了笑,他微微側過身,好讓防火女能夠完全看見灰燼:“很擔心他?”

      “.......”

      見防火女沉默不答,何慎言干脆也不賣關子了:“別誤會,我可不是把你們哄騙來后就急匆匆暴露真面目的奴隸主。只是你的騎士有些于心不安而已,所以,我給你們倆找了個能夠一路獨處的機會——以后再感謝我吧?!?

      他帶著笑意走過不知為何臉部通紅的防火女身邊,下一個瞬間,已經穿過了人群,來到了這座與伊魯席爾完全一比一的城市最上方。

      葛溫德琳就坐在臺階之上,仿佛未曾從她的世界離開。她還穿著那身旅行的裝扮,看見他來,不自覺地微微一笑。

      何慎言走到她旁邊坐下,兩人開始自然而然的倚著肩膀一起看月亮。半響,她低聲說道:“...這不公平?!?

      “什么不公平?”

      “卿做了這么多,但我們卻無以為報?!?

      “我從未要求過任何報酬?!?

      葛溫德琳執拗地看著他,似乎在這方面,她的性格與那灰燼都是一樣的。知恩不報這種事在他們看來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卿實在有些狡猾?!?

      她在與法師的對視之中敗下陣來,有些無奈地搖起了頭。那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月華開始在她身上凝結,使她整個人都開始散發淡淡的光輝。何慎言并沒阻止她,只是安靜地看。

      過了一會兒,光芒逐漸消退。月華在她的右手上凝結成了一枚戒指。兩條銀色的蛇互相纏繞,形成戒身,一枚精致而澄澈的淡藍色寶石在其上閃爍著,散發著屬于自己的光輝。

      葛溫德琳鄭重其事地將那戒指遞給了他:“這是吾的感謝?!?

      何慎言第一時間并沒伸手去接,他看看戒指,又看看葛溫德琳,然后又看了看戒指。最終,他低聲問道:“葛溫德琳,你知道送戒指在我家鄉意味著什么嗎?”

      葛溫德琳不明所以地搖了搖頭。

      法師憋著笑意,接過戒指,順手帶在了自己右手的無名指上:“...那是愛人之間為了確定婚姻關系才會去做的事情?!?

      之后發生的事......要是寫出來的話,會有損葛溫德琳作為黯影太陽的威嚴,所以我就不寫了。

      -------------------------------------

      首先是尖叫聲,然后是一個女人不耐煩地怒罵聲,夾雜著許多臟話與對男性的鄙夷,例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怎么這點疼都怕之類的。過了一會兒,痛叫聲與怒罵聲都停息了,嘉文與克萊恩兩人走了出來。

      克萊恩面色如常,甚至還隱隱有點笑意。嘉文就不同了,他齜牙咧嘴的,表情難以形容。就像是便秘三天后好不容易有點感覺,結果發現自己得了痔瘡。

      “你真應該告訴我的,克萊恩?!?

      “告訴你什么?”

      “明知故問——你怎么不告訴我萊曼莎醫生她不喜歡男人?”

      “你也沒問啊?!?

      “......我!”嘉文一時氣結,克萊恩終于繃不住了,哈哈大笑著拉過他:“這是必經的一環,咱們組里的兄弟基本都被她這么整過,作為補償,今晚我配額里的酒給你了,怎么樣?”

      談到酒,嘉文的表情立刻嚴肅了起來:“此話當真?”

      “我什么時候騙過你?”

      “.......你確定你要在這個時候說這句話?”

      克萊恩這才后知后覺地想起來自己剛剛做了什么,他一面繼續毫不在意地哈哈大笑著,一面不著痕跡地抬起了頭,好讓自己不用繼續看嘉文的表情:“真的真的,當然是真的?!?

      他說的是真的,但那瓶酒其實味道不怎么樣。即便如此,嘉文也喝的很開心。

      當天深夜,當他躺在宿舍里,躺在自己分配到的那張床上時,他想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