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世界的誕生,世界的毀滅,世界的.......分裂。

      這只大蜘蛛在短短數分鐘內給何慎言展示了一出另類版本的創世紀——之所以另類,就是因為在它手下,世界還能有絲分裂。

      可謂是離譜到了極點。

      不過這些都無所謂,他其實比較關心重點,比如到底要他干什么??上е┲氲南敕ㄊ亲屗赐昵耙蚝蠊? 何慎言心說,那就看看吧。

      反正我也沒什么損失。

      就這樣,萬籟俱寂一片黑暗的宇宙之中,一個星球逐漸變成了兩個,四個,八個.......然后, 在某個進階過程之中,突兀地少了一顆。

      祂說:“就是它, 我還記得.......它是被偷走的?!?

      “被誰偷走的?”

      “一個小偷——還能是誰?干出這種事的當然是小偷?!钡k的語氣里帶著一種詭異的幽默感, 似乎并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有誰能從你手上偷東西?”

      “啊,法師,我并不是萬能的?!钡k一邊模擬著當時的情景,一邊隨口說道:“如果我是,就不至于一個人待在這兒這么久了,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神明也會有不小心的時候,是嗎?”

      “既然你能理解,那當然是再好不過?!?

      星光繼續閃耀,世界的發展一如往常。待到那些星球全都成長完畢——我的意思是,上面都有了生命后,蜘蛛便將它們都輕輕地推了出去。它們漂浮著飛出了世界壁壘,去往了無盡星海。

      “...讓我猜猜,所以,無盡星海里的那些世界都是你造出來的?”

      “不完全是?!钡k答道?!拔抑辉炝撕苌俚囊徊糠?,我猜,像我這樣的可憐人應該還有很多吧。又或者,也有一部分是自然誕生的?!?

      有趣,這趟已經值回票價了。何慎言瞇著眼, 心里如此想道。

      他從來沒簡單地放下過對于無盡星海的探索,比如這地方為什么存在,世界壁壘的原理等等。還有最關鍵的一點——這些世界都是誰造的?

      上帝?

      他沒有答案,他希望自己能找到答案??傊?,求知欲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對于法師們來說。

      祂停下情景的模擬,宇宙再次恢復了原來的模樣:“那顆星球被偷走了,但我的力量印記還在它身上.......說出來你可能會覺得有些好笑,法師。但我的確將這些世界和它們上的生靈視作我的孩子?!?

      “我理解?!焙紊餮暂p輕地點了點頭?!拔矣鲆娺^一個女神,她和你的想法差不多?!?

      “哦?”祂來了興致?!笆钦l?”

      “一名湖中仙女?!?

      “原來是她們.......唔,真有趣。我真希望我也能像你一樣在世界之間旅行,那一定很有趣?!?

      “遇見的也不全是有趣的部分?!焙紊餮悦鏌o表情地回答,做了個手勢:“介意進入正題嗎?”

      “總之,我希望你能將那顆星球找回來——話說在前頭?!钡k有些嚴肅地說?!八呀涬x開我的注視太久太久了,上面或許會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東西。如果你感到不對,可以立刻離開。我不會怪你的?!?

      祂話說完,何慎言右手上的蜘蛛圖騰閃過了一道光輝。

      “你還挺通情達理.......”輕笑了一聲,法師揮揮手,在一陣白光中離開了祂的囚牢。

      蜘蛛凝視著他離去的位置, 像是在等待著什么人似的。沒過多久, 那里出現了一道金光。一輪冰冷的金色太陽憑空浮現了出來。

      “啊, 一個陌生的訪客,你好?!?

      “你也好?!碧柣饕粋€男人,站在了蜘蛛面前。他看上去平平無奇。

      “有趣,有趣。你是人類嗎?”蜘蛛看著他,突然疑惑地問道。

      “我曾經是?!?

      “嗯.......”蜘蛛陷入了沉思?!八?,你是他們口中的上帝?”

      “不,我不是?!蹦腥溯p笑了一聲?!扒∏∠喾?,我非常厭惡各種宗教?!?

      他們就那樣在宇宙中攀談了起來,可以預見到的是,這場談話將持續很久,很久。

      -------------------------------------

      彼得已經盯著那些石板發呆很久了,艾美拉就在他旁邊,和那只蜘蛛用一種他聽不懂的語言交談著。彼得苦中作樂的想:好吧,至少他們還愿意為了跟我溝通學學英語。

      他搓著手,不知道自己要待多久,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去。要知道,麥奎爾的仇他可還沒報呢,還有那個喬納森·哈倫.......

      想到這里,彼得痛苦地閉上了眼睛,捂住了臉:我只不過想調查一下而已,怎么突然就被傳送到異世界了呢?

      艾美拉注意到他的動作,伸出手關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問道:“你還好嗎?”

      “什么?噢,不,我沒事.......”彼得渾身一激靈,連忙答道:“只是有點,呃,你知道的,不適應。另外,我之前在山洞里聽見過一些吼叫聲,那是什么東西?”

      “那是個很長的故事了?!卑览燥@哀傷地回答?!八鼈冊俏覀冎械囊粏T,可惜,因為渴求神明的注視太甚,而變成了怪物?!?

      “神明?”

      “是啊,創造我們的神明?!?

      艾美拉伸手從彼得面前的石板中抽出一片,她指著那古舊的黑色石板,耐心地解釋了起來:“這是個很古老的神話,有的人覺得是天方夜譚。不過,我其實還蠻相信的?!?

      正當她打算給彼得好好講解一下神話傳說時,地面卻開始震動了起來。艾美拉立刻站了起來,她順手將彼得也從地面拉起,帶著他就跑出了屋子。

      村民們不安地抬頭看著天空,原本蔚藍無際的澄澈天空現在已經變得污濁不堪,那種令人感到不快的黑色令彼得從生理上感到厭惡。他情不自禁地皺起眉,滿臉嫌惡地啐了一口。

      艾美拉的反應同樣凝重,她喃喃自語著:“天空將陷入黑暗.......下一步,是大地開裂?!?

      她話音落下,地面的震動頓時變得更加強烈。彼得眼尖地發現就在不遠處,一個頂著牛頭的村民所站的地方正在開裂。而他本人對此一無所知。

      “嘿!小心!”他高喊一聲,甩出右手,蛛絲黏住他的后背就將他拖了回來。牛頭人高大而健壯,但對彼得來說,他還拉得動。

      那死里逃生的牛頭人驚慌地站了起來,對著彼得就是一通他聽不懂的話。蜘蛛俠只好尷尬地嗯嗯啊啊起來。

      但,那只是開始。

      彼得腦海中突然開始刺痛,他知道,這是蜘蛛感應在提醒他危險的到來。他立刻帶上面罩,環顧四周,可除了地面的震動越來越強以外,沒有任何其他的危險。彼得深吸了一口氣,努力使自己冷靜下來——他沒法就這樣坐視這群村民死亡。

      不管是出于彼得·帕克的善良,還是身為蜘蛛俠的那種自大的英雄責任感,他都沒法拋下他們不管。盡管這些人其實和他一點關系都沒有。

      正當他摩拳擦掌,打算和即將到來的襲擊拼個你死我活之際,蜘蛛感應卻突然停了下來。彼得一臉疑惑地撓了撓頭,緊接著,原本充斥著黑暗的天空在一瞬間變得明亮了起來——一道驚雷落下。

      轟??!

      他抬眼望去,發現一道金黃色的雷電擊穿了那些黑暗,也正是它,照亮了黑暗的大地。借助變異后的優秀視覺,彼得能隱隱約約地看見一個人影正飄蕩在天邊。他揉了揉眼睛,覺得自己是看錯了,可是.......

      他是對的。

      那的確有個人,不僅如此,那個人還舉起了手。金色的雷電在他手中匯聚成型,難以計數的巨大聲響響徹云霄,令村民們瑟瑟發抖。他看見那個人影握住雷電,像是在投擲標槍似的將雷電扔了出去。

      緊接著,發生了堪稱恐怖的一幕。

      雷電消失在天際,沒入云層,失去了聲響。雷聲大雨點小的一幕沒讓彼得有所放松,他瞪大眼睛,腦海中的蜘蛛感應前所未有地爆發開來。幾乎像是有人在那刀扎他的腦子,那種疼痛令他驚聲尖叫起來。與此同時,數百萬道雷電在天空中轟然炸響。

      等到它們全部平息后,天空已經徹底干凈了。彼得的戰服也徹底汗濕了,他喘著粗氣,發現其他人也沒比自己好到哪里去。大部分村民都跪在地上顫抖著身體,艾美拉要好一些,但也沒敢抬頭看天空,至于那只純白色的蜘蛛?

      它早早地就躲到艾美拉的頭發里去了。

      彼得駭然地看著那萬里無云的天空,忍不住來了句俏皮話:“我真該讓托爾看看這個.......”

      “你跟奧丁之子關系很好嗎?”一個男人的聲音插了句嘴,彼得抬頭看去,蜘蛛感應再次刺痛起來。

      “你是誰?!”他厲聲喊道。

      “冷靜下來,彼得·帕克。你的蜘蛛感應只是過激了而已,我對你沒有惡意?!蹦腥似胶偷卣f著,做了個手勢。

      彼得忽然就冷靜了下來,那種幾乎將他脊梁壓彎的壓迫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平靜。他凝視著男人英俊的臉,竟然有些著迷——為什么我能從他的眼中看到宇宙的光輝?

      男人有些驚訝地看了他一眼:“哦,你還有些魔法天賦.......不錯,不過,現在不是談這些的時候?!?

      他笑了笑,伸出手來:“何慎言,法師?!?

      彼得有些輕飄飄地和他握了握手,還沉浸在那副美景中無法忘懷:“呃,彼得·帕克,不過你好像知道我。你認識我嗎?”

      “我認識很多個彼得·帕克?!弊苑Q為何慎言的神秘法師笑了笑,轉頭對著艾美拉說:“所以,你們就是本地居民咯?”

      艾美拉渾身顫抖著,她眼角細密的鱗片開始層層剝落,連帶著她的臉皮也是如此,這驚悚的一幕令彼得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不過,在這個有些惡心的過程結束之后,出現在他們面前的艾美拉已經換上了一副年輕而美麗的臉。

      她恭敬地說道:“是的,大人?!?

      “沒必要這么.......等等,你跪下干什么?”何慎言皺了皺眉。

      艾美拉低著頭,在地上跪著答道:“因為您拯救了我們,這是為了表示對您的敬意?!?

      何慎言長長地、長長地嘆了口氣。

      他轉過頭,對著彼得像是抱怨似的說:“你看,我就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p>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