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他瘋了!”

      十二個泰拉高階領主圍著圓桌喋喋不休,他們口中的瘋子正是那位剛剛復活沒多久的羅伯特·基利曼。

      “不屈遠征?他倒是起了個好名字......”

      一名高領主坐在他那臃腫的椅子上,面色陰沉地念著。他很老,老的幾乎不成人樣。但植入體和壽命延長手術仍然保證了這個老骨頭能夠堂而皇之地坐在這里,坐在人類帝國的權力最高峰。

      “我們不能容忍他的這種行為——這無異于自殺!現在的帝國承受不起這樣規模的戰爭!”

      “要怎么阻止?那可是一個原體!一個活生生的原體!”

      他們彼此之間爭吵不休,像是潑婦一般互相怒罵,高聲叫嚷, 想要找出一個合適的辦法。

      一個黑影站在他們頭頂的黑暗之中,沉默不語,滿臉輕蔑。

      他抬起手,攝取了房間內所有的光源,這一幕讓十二個高階領主陷入了沉默。他們很清楚,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但如果不可能發生的事偏偏發生了.......

      一名高階領主狂吼起來:“衛兵!衛兵!”

      “沒有衛兵了?!币粋€聲音輕柔地在黑暗中說。

      “你是誰?!”

      “我?”

      “砰!”

      像是重物落地,閃爍的紅光亮起,一個高大的黑影站在圓桌之上,他低垂著頭,胸前的蝙蝠圖案是如此攝人心魄。閃爍的紅光照著他們每個人的臉,表情各不相同,只有他始終帶著輕蔑:“晚上好,諸位泰拉高階領主?!?

      他做了個手勢,原本想要繼續說話的人就無法出聲了。他說:“你們還記得自己的職責嗎?”

      “你們以帝皇的名義統籌管理帝國內的各項政治決策,你們本身的職責是解讀且執行帝皇的意志。你們十二個人是經過層層挑選才坐在這個位置上,你們坐著的這把椅子關乎著難以計數的平民百姓的生命......”

      “但根據我的調查,你們似乎并不盡責?!?

      這個黑影平靜地說:“泰拉巢都的下層有著驚人數量的混沌邪教和異形以及變種人,他們甚至躲過了這四十年以來的每一次搜查。根據你們沒處理完的一些手筆,我注意到了些有趣的小證據?!?

      “去年,審查官瓦利西亞在巢都下層被處決,罪名是試圖接觸混沌邪教,可你們內部的說辭好像有點不太一樣啊.......他想將你們縱容邪教的事上報,于是被處決了, 對吧?”

      “這只不過是冰山一角。我懶得念你們犯下的累累罪行了?!?

      一個全身漆黑的人坐在椅子上,原本只是繼續默默聆聽的男人卻站了起來。他的臉被隱藏在袍子之下:“這是個非常嚴重的指控, 你必須拿出證據?!?

      黑影轉過頭來,看著他:“刺客庭大導師, 法迪克斯,你好。你想要證據?”

      “是的?!狈ǖ峡怂箍粗?,不退不避?!叭绻C據屬實——我的屬下會和你一起殺死這些隱藏在背后的蛀蟲?!?

      黑影笑了笑。

      “內務部總長伊爾圖·赫蒙特里,帝國導航員大使烏拉南·拉瑪,行商浪人發言人卡尼婭·丹達,以及.......國教教宗巴爾多斯·萊斯特,請你們解釋一下,好嗎?”

      “解釋什么?你是什么身份,要求我們向你解釋?”內務部總長臉色蒼白地癱在自己的椅子上,怒罵道,他沒法移動,生活全靠那把臃腫的椅子。

      黑影打了個響指,燈光亮起,照亮了他的臉,那是一張陌生的臉。這個高大而健壯的陌生人平靜地說:“你們不認識我,也不應該認識我。我不應該存在.......不過,既然你問了?!?

      下一秒,他出現在內務部總長的身后,對他輕聲耳語:“我是你的噩夢?!?

      那癱在椅子上的寄生蟲口中的尖叫還未喊出便被扭斷了脖頸,他的尸體在椅子上一陣抽搐, 最終完全癱軟了下來。

      “你未經調查便殺死了一名高階領主,對方還是內務部總長,這是非常嚴重的事?!贝炭屯サ拇髮熆粗?,冷靜地說道。

      “是的?!焙谟按鸬??!拔抑??!?

      法迪克斯凝視著他,聲音里帶上了些別的東西:“...是祂派你來的?!?

      “不,是我自愿來的?!焙谟叭绱苏f道,隨后,轉頭看向了另外三個人。

      -------------------------------------

      基利曼站在自己的旗艦,馬庫拉格之耀上。他的身邊還站著另外一個男人,對方同樣高大,和他一樣都是金發,兩人同樣有著近乎神性的英俊??瓷先ズ喼毕袷请p胞胎。

      唯一不同的是,那個男人并不像基利曼一樣總是皺著眉。

      “...他的工作完成的很快?!被蝗坏吐曊f道。

      “我和他認識的時間不長,不過,是何將他送來的.......”男人說?!八?,我相信他?!?

      “我沒見過你們嘴里的何?!被痤^,看著這房間天花板上的那些壁畫,有些不喜地瞇了瞇眼?!暗液芷诖退娚弦幻?,想必他一定是位品性高潔的人?!?

      史蒂夫·羅杰斯笑出了聲:“這個嘛.......你本人可能并不會太喜歡他,他并不像我們這樣古板?!?

      基利曼的嘴角同樣露出一絲微笑:“你的描述讓我想到我的一些兄弟。沒關系,我們都在為著同一個理想而奮斗,性格上的小小差異算得了什么?”

      “說起來.......你見過他嗎?”

      史蒂夫·羅杰斯知道他指的是誰,他點了點頭,平靜地說:“見過了?!?

      “你覺得,他怎么樣?”

      “和你不同,基利曼。我不是他的兒子,我是個半路出家的——用你們的話來說,一個原體?!笔返俜蜻@樣說道?!八?,我對他的看法無足輕重?!?

      “不,你的看法很重要?!被鼒猿值?。

      兩人對視了一段時間,最終,史蒂夫說道:“一個不稱職的父親,一個合格的領導者.......一個孤獨的人?!?

      基利曼點了點頭,不再言語了。

      馬庫拉格之耀就在泰拉上方漂浮,他們只是在等待一個時機。

      一個恰到好處的時機,可以讓他與他的子嗣進入泰拉,徹底清除掉那些在他沉睡的一萬年間滋長的邪惡和陰暗,然后——發起這場遠征。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