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祂賜我勇氣,以殺戮人類之敵?!?

      一名星界軍士兵一邊祈禱,一邊檢查著手里的坎特拉爾式激光槍,這是卡迪安軍團的標準制式武器。對輕甲目標或是人類正常體型的敵人來說,坎特拉爾是極其可靠的武器。然而對付大體型或是著甲的目標,激光槍就顯得毫無用處了。

      它缺乏傳統動能武器帶來的停止作用,沒法迫使敵人停下腳步。而激光槍本身的火力也不足以讓混沌阿斯塔特或是獸人們停下腳步, 好在,他們并不需要正面與混沌戰幫作戰。

      這只是例行公事而已——帝國軍務部有言,一個士兵應當每天檢查三遍自己的武器。

      他其實正站在一個炮孔前,面前擺放著一個黑色的圓柱,并不大,閃爍著熒光。士兵在過去的兩小時內接受了全套的培訓,已經能夠正常的操控這門炮了。雖說他作為陸軍,以前也沒什么玩海軍炮的機會, 但現在沒什么人會在意這種區別。

      他們只有三百七十五人,軍銜最高的上尉現在還在醫務室里接受飛船上的自動治療。再者,誰會不喜歡大口徑的火力武器呢?

      頭頂傳來聲響,一個機械的聲音提示著他們:“敵方預計將在三分鐘后進入射程,請炮手做好準備?!?

      士兵轉過頭,和自己左右的同伴們對視了一眼。他們一模一樣的紫色瞳孔里此時閃爍著一樣的神色。

      “敵方將在兩分鐘后進入射程,請開始預熱?!?

      按照兩天前接受培訓時所說的那樣,士兵一絲不茍地將自己的手放在了黑色圓柱上。他的視線在一陣模糊后來到了黑暗的宇宙中,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士兵能聽到一個聲音在自己的耳邊催促著自己。

      它在大喊大叫著:“發射!發射!撕碎他們!將他們打成渣!”

      他知道,這是機魂的咆哮。

      “還不是時候?!笔勘谛睦锬畹??!罢埳宰鞯却?,機魂?!?

      那機魂發出一陣不滿的噪音,但也沒多說什么。士兵松了一口氣,聽見另外一個聲音說:“準備發射——點火,開炮!”

      士兵的手猛然握緊圓柱,手背上青筋暴起。機魂在他耳邊瘋狂地怒吼了起來,在他的視線里,畫面正在不停地震動。三百七十五道藍色的光束融為一體, 在宇宙間化作毀滅的弧光,只一擊就將離他們非常之遠的一艘船打的灰都不剩。

      如若不是暫時和機魂融為了一體, 士兵甚至都沒法看清那艘船。他感到由衷的快意,機魂像是滿足了一般,在他耳邊發出一聲輕微的嘆息——而后過了不到一分鐘,它又開始尖叫起來:“更多!這還不夠!他們全都得死!”

      “請原諒,神圣的機魂,我們附近沒有更多敵人了?!笔勘⌒囊硪淼匕矒嶂?,又得到一陣不滿的噪音。隨后,他松開手,退出了這種狀態,額頭已經全部是汗。

      環顧四周,其他人也大多都是如此。他們此時就像是經歷了一場嚴苛的訓練似的,累的都沒幾個人想要說話了。

      士兵咧嘴笑了起來,頭頂又傳來提示音:“做得好,士兵。你們今日成功消滅了十七艘敵方船只,祂會為你們感到驕傲?!?

      -------------------------------------

      “這種火力強的甚至都讓我有點不安了?!?

      坐在主控室里,看著那艘風暴級的護衛艦甚至都沒發現他們就被輕而易舉地打成了灰,安格朗像是開玩笑似的來了一句。

      “你在說什么鬼話?火力當然要越大越好。強就是好,多就是美?!?

      “好吧, 其實只是因為沒能親手撕碎他們的身體讓我有些不爽而已?!?

      “你倒還算坦誠?!狈◣熜α似饋?。

      “我們只有三百七十六名星界軍,但卻有一千五百門復合魔炮。其中一名由于給自己打了那見鬼的藥劑,現在還躺在醫務室里呢。該死的,我甚至不能讓他直接好起來,否則他肯定會立刻回答士兵中去大肆宣揚我是個活圣人或之類的東西?!?

      “這難道不是好事嗎?要我說,你比活圣人的等級還要高上不少?!?

      安格朗出乎意料的很是隨和,甚至能夠開這種比較褻瀆的玩笑。在不處于作戰狀態下,他的幽默感還挺對何慎言胃口的。

      “是啊,是好事。但對凡人們來說就不是了?!?

      安格朗皺起眉:“他們對于祂的信仰和阿斯塔特們一樣堅定,實際上,這些士兵各個都是好樣的。要我說,他們的意志力不必阿斯塔特差多少?!?

      “不,我不是在質疑他們對于帝皇的信仰是否虔誠,意志力是否堅定?!焙紊餮缘卣f?!爸皇且驗樗麄兪欠踩硕?,就這么簡單?!?

      安格朗沉默了。

      他知道,法師并非是看不起凡人。他只是在闡述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道理——他們是凡人。

      在戰爭之中,阿斯塔特們有超凡的力量和精心制作的動力甲,各式強大的武器。而凡人們有什么呢?

      甲殼甲和激光槍嗎?那些東西對于帝國的敵人來說作用接近于無,但這些勇敢的士兵依舊在數萬年里前仆后繼的踏上了前線,這也是安格朗對于凡人輔助軍如此尊重的原因之一。他非常清楚,沒有凡人們的犧牲,阿斯塔特什么也不是。

      可是,話又說回來,有些東西是不能讓凡人們知道的。

      很殘酷,但事情就是如此。不是不信任他們,也不是覺得他們不配知道真相。而是出于保護的角度.......想到這里,安格朗突然能夠理解為何帝皇當初想要對全人類隱瞞亞空間的存在了。

      這種復雜的心情讓他嘆了口氣:“你將那根羽毛交給他們了?”

      “那當然?!焙紊餮詫λA苏Q??!罢f真的,安格朗。你當時不在現場真是你的損失,那位三連長的表情看上去幾乎都快哭了?!?

      “收收你這見鬼的惡趣味吧?!?

      安格朗嫌惡地砸了咂舌:“為什么人活得越久就越沒個正行?”

      “你好像對我有些誤解啊,而且好像在暗示其他人。不過呢,鄙人現在也才三十五歲?!?

      何慎言撐著自己的臉,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若有所思地說:“不談這些了,接下來的一個月里我們大概得每天都保持這樣的戰斗烈度了?!?

      “好事,還是壞事?”

      “殺得越多機魂就越開心,炮的火力也會更強。但總體來說,這其實不算是好事?!?

      何慎言說著模棱兩可的話,皺起了眉。

      他敲了敲自己面前的桌子,主控室的法陣上銘刻的符文立刻彈了起來,在空氣中形成淡藍色的光幕。

      這場景不可避免地讓安格朗多看了兩眼——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特別的科技,嗯,就當是科技好了。

      “你看?!?

      法師指著光幕,那上面浮現出了他們航行至今的路線,算得上是一份簡陋的地圖,但由于身處大裂隙附近的關系,地圖早已失去了意義。

      連物理定律都能被改寫了,現實宇宙的穩定性早就是個笑話了。硬要說的話,這地方現在就是誰都能進、誰都能出的公交車。

      法師接著說:“雖然地圖已經沒了作用,但我們航行的路線還是有點用的。每天保持這樣的戰斗烈度就說明我們始終都處于敵人的包圍圈中,用不了多久,混沌叛徒就會意識到我們的存在。到時候就得真正打一場硬仗了。畢竟他們也不是蠢貨?!?

      “那就打吧?!卑哺窭士粗枪饽簧铣尸F出的一條航線,眼中反射著光:“墮入混沌的叛徒,不堪一擊的廢物?!?

      “我很欣賞你對于他們的蔑視,戰略上藐視敵人是應該的,但戰術上必須要重視敵人?!?

      何慎言敲了敲桌子:“十八名阿斯塔特,一個原體,三百七十六名星界軍,還有我這個孱弱的法師。如果他們集結艦隊發起突襲,打到最后還是得進行跳幫戰?!?

      “為什么?復合魔炮的火力難道不夠.......我懂你的意思了?!卑哺窭释蝗恢棺∽约旱脑?,露出了一個有些危險的笑容。

      何慎言也慢慢地笑了。

      “比起一個完全沒有弱點、甚至連面都見不到就會被轟成渣的對手,我們何不給他們留點幻想呢?每一次作戰都是慘勝。那么,他們為了討好他們的主子,勢必會派更多的人來。這次不行就下一次,下一次不行就再來一次?!?

      “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我們每次都慘勝,他們也只能說我們運氣好,但卻不會認為我們是不可戰勝的。相反,還會覺得我們的運氣太好了——于是就會帶更多人來?!?

      他熄滅光幕,拍著桌子站起身來:“.......你不覺得這樣一點點玩弄他們,很有意思嗎?”

      “事先說明,我很討厭陰謀詭計?!卑哺窭事朴频卣f?!暗阏f得對,的確很有意思?!?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