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一個坐標,一個信息。

      何慎言什么也沒說,他只是沉默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身后的舷窗框柱了一片破碎的星河,數十個混沌阿斯塔特殘破的尸體正緩緩劃過,已經在真空里結冰了。

      那個不知姓名的靈能者所留下的最后一句話還在他耳邊縈繞著,以及他那絕望的靈能中包含著的,那個孩子的尖叫與他死前最后的愿望。

      他怕黑, 所以想見到光亮——法師轉過頭去,這艘龐大的星球戰艦原本正以緩慢的速度前進,此時周身卻突然泛起了流光。

      戰艦一改之前的緩慢,尾部的魔力引擎狂躁地轟鳴起來,它開始飛速前進。

      這時,何慎言才意識到,他還沒有給戰艦一個名字。

      “就叫你復仇吧, 很應景?!?

      法師輕輕一笑, 復仇號在下一秒借助龐大的魔力輕而易舉地撕開了現實與亞空間之間脆弱的屏障。

      他閉上眼,精神力覆蓋至整個船體,形成了一道額外的保護法陣,以保護內部那些凡人士兵。他們有不少人此時正在睡眠,得益于復仇號每層的獨立減震法陣,他們甚至不知道戰艦此時正在飛速進入亞空間。

      亞空間里的景象是混亂而無序的,沒有所謂的邏輯可言。各式各樣瑰麗的事物會接連演變成噩夢中的模樣,星球毀滅、生物死亡、植物轉變成可怖的怪物。它們不必遵守任何道德規矩或是所謂的基本定律,只是自由而狂放地舒展著自己的身姿。

      一如那四名邪神混亂的天性。

      法師漠然地注視著面前這一片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他突然記起來,有不少法師會選擇嗑藥來進入一種特別的冥想狀態。

      每個從那種狀態中活著回來的人,身體都發生了不同程度的畸變,神智變得癲狂,魔力也獲得了極大的提升?;蛟S他們在冥想之中,也見到了類似這樣的景象吧。

      比如現在。

      法師面前,一顆翠綠色的美麗星球正在亞空間中肆意展露著自己的光輝,這現實世界中的星球在亞空間里的投影一定程度上能夠反映它在物質世界的情況。

      而現在, 那綠色正在飛快消融——原本生機勃勃的綠色正在一點點變成一種不祥的、像是生病了似的黃色。

      到了最后,一顆令人惡心的黃色球體漂浮在戰艦面前,惡心的黏液不斷從上面滴落。一種龐大的惡意凝聚在戰艦四周,隨后,法師看見,這星球居然朝他眨了眨眼。

      它的表面,被菌毯與令人不快的增殖尸體覆蓋的地面此時裂開了一道巨大的縫隙。一顆橙黃色的巨大獨眼饒有興致地看著復仇號——確切地說,是看著他。

      其中并無惡意,只是一種純粹的好奇與包容。星球似乎想要說些什么,但法師已經移開了視線。

      星炬的光輝陡然暴漲,從它所在之地一路蔓延至復仇號與其前方的道路。它們徹底隔絕了星球的視線,同時,像是牽引著復仇號似的,為他們在前方打開了一道縫隙。

      但何慎言并不想就這么離去。

      他瞇起眼,冷哼了一聲——星炬那冰冷而熾熱的光輝依舊在亞空間內穩定地照耀著他們的前路,他輕輕扯過一縷光輝。那靈能的光輝在一瞬間成為了一道金色的風暴,輕而易舉地將這星球的倒影撕成了碎片。

      無聲的尖叫蔓延開來,星球的殘余物質化作某種實質性的惡意在亞空間內開始鼓蕩不休,不復之前的好奇。它此時只想將復仇號吞噬殆盡??上?,星炬的光輝依舊穩定地拒絕著它的靠近。

      何慎言冷笑了起來。

      你們遲早都會死去的, 一個接一個。

      “你的行動力真是超出我的意料?!?

      安格朗來到主控室后, 說出的第一句話里卻帶著些許苦澀的意味。

      不過,這也很正常。

      何慎言的行動的確有些快——快到讓安格朗甚至都沒來得及對阿斯塔特們宣布接下來的計劃。而凡人士兵們更是對這些事情一無所知。

      但這其實倒也算是件好事。

      他不確定凡人們在看見這些褻瀆的景象后會產生什么后果?;蛟S會瘋、或許會直接墮落。又或者是當場成為某種惡心的瘟疫聚合體,從這一點上來看,法師的那些精神防護性法陣當真是效果顯著。

      “只是收到了一條口信,一個靈能者要求支援?!?

      “靈能者?還能直接聯系到你?”

      安格朗皺起眉,他已經開始思考這背后是否隱藏著陰謀了。如果是的話,那么,此前的事情就都說得通了——他們之所以不集合部隊來圍剿戰艦的原因恐怕就在這里。

      何慎言只看他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法師平靜地搖了搖頭:“不是你想的那樣,安格朗?!?

      “那個靈能者并沒有直接聯系到我?!?

      “他只是......”

      何慎言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開口,他凝視著銀色的地面,聲音很是輕柔:“我不得不說,他的想法很天才?!?

      “發生了什么?”

      “他燃燒了一個無辜孩子的靈魂,讓他在痛苦之中死去了。隨后,用他那巨量的疼痛與破碎的靈魂增強了自己的靈能,又燃燒了自己的靈魂,然后撞向了星炬——正如你所知的那樣,星炬是一座燈塔?!?

      何慎言做了個手勢:“他在燈塔的頂端炸開了,任何當時正在注視著星炬的人類都能收到他的消息?!?

      安格朗的表情從一開始的憤怒變成了平靜,那是一種與法師相似的平靜。原體閉上眼:“......帝皇保佑他們?!?

      “帝皇保佑不了他們了?!?

      復仇號依舊行駛在星炬的光輝之中,法師如是說道:“他們的靈魂已經破碎了,消失的無影無蹤。死前也極其痛苦,而我們甚至無從得知那孩子與那靈能者的名字?!?

      他輕輕側過頭去:“......順帶一提,我給這艘船起了個名字,希望你會喜歡?!?

      “什么名字?”安格朗平靜地問。

      “復仇?!?

      “好名字?!?

      安格朗笑了。

      犧牲乃帝國之基石。同時,他在心里默念。

      -------------------------------------

      安格洛爾靠在巖壁上,將懷里的槍抱得非常緊。

      那是他在戰場邊緣撿到的一只槍,被埋葬在了土里。按照他從未完成的訓練里得到的知識來看,這是一只帝國標準制式m35激光槍,重2.3公斤,能夠在晴朗的大氣范圍內指哪打哪。

      就算是他這樣射擊課程成績不太好的人,也能夠輕易地用這把槍在兩百米范圍內隨意瞄準并開火。

      可惜的是,他沒有完成他的全部訓練——確切地說,訓練還沒來得及結束,戰爭就爆發了。士兵統統都被趕上了前線,安格洛爾原本也想參加,但負責他的考核官執意不讓。

      他說,安格洛爾的射擊成績與體能問題讓他沒法加入部隊,如果一定想幫上點忙的話,就去后勤里幫忙搬點東西吧。

      于是,安格洛爾去了。

      于是,安格洛爾活了下來。

      他對此并不感到開心。

      天使們一個接一個的死去,那些被部隊視作珍寶的重型武器也在炮火下被無情地轟成了渣,而他原本想要加入的部隊更是死得一個不剩。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故鄉此時除了他是否還有活人。

      山洞外傳來雨聲,安格洛爾知道,今天又別想出去尋找食物了。他見過被那些酸雨淋到身上后的人,也看見過他們的慘狀。帝皇在上,他可不想變成那樣。

      在雨下了兩個小時候,安格洛爾感到一陣饑餓,他帶著微小的希望來到了山洞的入口處,望著外面的酸雨,盼著它們快點停下。

      戰爭在幾天前結束了,所有人都死了。好在那些可憎的叛徒目前還沒有打算清晰地表的打算,安格洛爾盤算著,自己在收集到了足夠食物后,就朝著記憶里的指揮所進發吧——如果他運氣夠好的話,應該能在那兒找到類似于通訊工具之類的東西。

      至于之后怎么辦,他還沒想好。他只不過是個16歲的少年,雖然已經到了征兵的年齡,但他們往往要經過兩年的訓練才被允許加入戰場,此時的他,甚至連預備役都算不上。

      他抬頭看著天空,突然發現,那陰沉沉的昏暗天空此時變得更加黑暗了一些。

      這不是個好兆頭。

      安格洛爾皺起眉,他的視線由于過度饑餓而變得有些模糊,無法集中注意力去觀察天空。但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倒也不怎么需要他去觀察了。

      天空暗了下來。

      他尚未理清發生了什么,就看見淡藍色的光柱從天而降,落在地面,隨后猛然爆發——酸雨被靜止在了空中,它們在一陣模糊后逐漸消融了。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