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何慎言已經懶得數他這是第幾次燒自己了。

      反正沒差。

      他必須這么做,帝皇的靈能火焰時時刻刻都在灼燒著他的身體,這尋常人難以忍受的疼痛是凈化的證明——等到疼痛消失,納垢的祝福也就完全從他身體里清除出去了。

      法師正在專注的呼吸。

      他深呼吸了一次,隨后,又一次。

      靈能與魔力糾纏在一起,化作不休的金色火焰, 取代了他的血液,在血管中狂躁地奔騰。這間復仇號特意開辟出來的靜室內部,經由法陣過濾后的空氣正在被他迅速消耗。

      吸進空氣,吐出熾熱的氣流。

      起落之間宛如潮汐,又或者是某種自然現象。噼啪聲在他體內不斷作響,血肉與骨骼正在一點點被重化。

      納垢的祝福正在逐漸遠離他,何慎言能聽見祂在亞空間中無奈地嘆息,像是一個被拒絕了好意的父親。這嘆息聲令何慎言幾乎毛骨悚然——納垢的形象他可是清楚的。

      于是, 他緊閉著眼,一刻不休地讓靈能火焰焚燒自己的全身。這瘋狂的行徑可能會帶來一些難以言說的后果,但現在的他沒得選。

      何慎言其實相當清楚這么做可能會產生的后果,無非是力量性質之間的糾纏。

      古一本就是靠著掠奪其他維度魔神的力量起家的,相關的魔力論文在至圣所的圖書館里要多少有多少,其中足足一千八百二十三篇都是由古一親手所寫。

      她沒署名,但何慎言認得出來她的字跡。

      力量性質的糾纏會導致法師們原本如臂指使的魔力產生一些令他們感到陌生的變化,有時是好,有時是壞。全看你能不能掌握融合后的新力量。如果可以,那么,這毫無疑問是一件好事。

      有誰會嫌自己的魔力多呢?

      但問題也就出在此處,何慎言原本的魔力性質是經過他精心考慮過后設計出的一種,能夠暢快的使用大多數魔法。

      例如塑能系,火雨、冰霜、毀滅的流星或是閃電。而防護系的他也十分精通,治療方面的,他雖然差了些,但也超過了許多人??梢哉f,他設計出這種魔力性質就是為了暢快的戰斗。

      比其他人跑得更快、打的更狠、恢復的也更快——這就是全套的卡瑪泰姬法師出師套裝。

      但現在經過糾纏融合后, 所產生的新力量, 他就不保證會不會還和以前一樣了。

      需要非常多的時間來實驗......但現階段,他們最缺的就是時間。

      何慎言睜開眼睛,眼眸已從原本的黑色化為了金色,像是燃燒的火焰,又像是天邊的太陽。他微微側過頭,靜室里不知何時多出了另外一個身影。對方非常有禮貌地向他揮了揮手。

      “有什么事嗎?”

      來人滿頭金發,面容有種神性的英俊。比起人類,他更像是某種神祇——更別提他背后那對潔白的羽翼了。

      “祂讓我來看看你......”圣吉列斯微笑著說?!罢堅?,我相信他并非是不愿親自前來,只是抽不開身?!?

      “我還不至于生一個老頭子的氣,而且,這事本來就是我自找的?!狈◣焽@息了一聲?!拔揖筒辉摮岩粫r之快?!?

      雖然這么說,但他卻笑了起來:“......但是,有下次我還是會那么干?!?

      大天使凝視著他,背后的羽翼輕輕扇動??諝庖魂嚹:?,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清風吹拂而過,稍微讓何慎言體內的疼痛減輕了一些。

      圣吉列斯有些歉意地說:“我就只能做到這些事了,很抱歉?!?

      他輕輕地搖著頭,面容悲憫:“我的那位兄弟不過才剛剛從睡夢之中醒來, 就不得不處理一樁令人痛心的慘事?!?

      “發生了什么?我可是給他帶去了三名新原體......還有什么事情是四個原體加在一起都搞不定的?”

      “我們并非萬能的, 就連我們的創造者亦會失敗,我們又談何無所不能呢?”圣吉列斯微微垂下頭?!斑@對他心靈上的打擊或許會被其他事情都要嚴重得多,我很擔心他?!?

      何慎言皺起眉。

      圣吉列斯接著說:“這件事對我來說也有些難以啟齒,畢竟,當時那個愚蠢的方案我也贊成了。而現在......”

      他再次嘆息了一聲,何慎言抬起手,示意他不必再說下去了。他淡淡地說:“我懂了,第二帝國是吧?”

      “你——”

      天使的表情充滿了驚愕、羞愧、還有一點不易察覺到的放松。

      “那個坐在椅子上的老頭基本把什么事都跟我說了?!狈◣煼藗€白眼。

      “就這點事?相信他吧,基利曼能處理好這件事的。一群愚蠢的家伙,竟然想用政治手段把一位原體架在火上烤?逼迫他稱帝?”

      他嗤笑了一聲:“有夠蠢的?!?

      “呃,恕我直言——”天使看上去相當不安?!澳愕降字蓝嗌?,不,我的意思是,祂知道多少?”

      “你覺得有多少事是他不知道的呢?”何慎言笑著說?!皠e擔心那么多啦,大天使,趕緊找個機會從那鬼地方出來吧......你的子嗣們在這一萬年里可是受了不少苦?!?

      圣吉列斯沉默半響,突然苦笑著搖了搖頭:“明明我才是那個慰問者,現在卻被你反過來安慰了。但,你說得對,法師?!?

      他的身形逐漸模糊了。

      何慎言重新閉上眼,疼痛繼續,潮汐再度涌起。

      -------------------------------------

      “一個一個來,放心——你們是帝國的公民,是祂的子民,帝國不會放棄你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不要著急?!?

      上尉嘴里叼著一根補給里配發的香煙,他沒有點燃,指揮著幸存的平民們有條不紊地登上那頭機械巨龍。

      他們看上去還未從之前的境遇里掙脫出來,這很正常,不能要求每個人都心如鋼鐵。

      上尉只希望他們能盡快振作起來,為帝國繼續做出應有的貢獻。雖說,他也不知道平民們能在這艘船上干什么就是了。如若是他熟悉的那些船只,他們在經過訓練后還能維修一些簡單的部分,或是做些普通的工作,在船上度過一生。

      有許多人都是這么過的——他們的祖祖輩輩都在同一艘船的底層出生、死亡。

      一整個星球,幸存的人類還不足六百名,其中大部分都患上了不同程度的病癥。大部分都由營養不良引起,他們眼神呆滯,行走的速度也慢吞吞的,心理上的陰影尚未消失。

      這已經是收攏的第三批幸存者了,他們被發現躲在一個狹小的地洞里,靠著蘑菇為食度過了足足十天。

      上尉抿了抿嘴,咬著香煙的過濾嘴,伸手招來了那位之前在模擬作戰中表現極其出色的一排長。他問道:“今晚的食物配給是什么?”

      “按照日程表,今晚是主菜是小羊排配橙子汽水,面條、以及蘋果?!?

      “......”

      上尉納悶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腦勺,他有些百思不得其解——這船上哪兒來的這么多他聽都沒聽過的食物?而且一個個還都挺好吃。

      復仇號上是有廚師還是什么的?那些食物的味道好的甚至令他覺得只有貴族們才能享受到這樣的美味。

      “時間應該不會變化,還是五小時后?!?

      上尉拉起自己的衣袖,看了眼右手的手表。他們從登龍到降落地面,再到分批次收攏這些幸存的平民一共花費了三小時,按照復仇號上的時間,還有五小時就是晚餐的點了。

      “等食物配給下來了,就讓他們先吃吧?!鄙衔据p描淡寫地說?!霸蹅円膊徊钸@一餐,而且——”

      他伸出手從一排長胸口的右兜里抓出了三根高熱量能量棒,這場景令他臉皮一抽:“——你小子這次居然藏得這么多?”

      一排長尷尬地一笑:“習慣了?!?

      上尉將東西放了回去。

      他瞥了一眼一排長的褲兜,淡淡地說:“是個好習慣,但你應該清楚這東西的保質期吧?咱們現在又不是被困在戰壕里,通知下去,讓私藏食物的士兵們今晚都把東西吃了,留著干什么?”

      他有些恨鐵不成鋼地說:“再說了,戰時肯定有戰時的口糧!咱們現在在什么船上?還能和以前一樣就發一包冷東西?”

      一排長頗有些羞愧,但這也沒辦法——帝國的后勤一直是個大問題。雖然能夠保證基本的食物配給,但在戰時嘛......

      實在是一言難盡。士兵有時甚至得自己想辦法,后勤部的人也是有苦說不出。眾所周知,補給線的運送不僅需要時間,還得防備敵人的襲擊。在這樣的情況下,補給不足實在太常見了。

      不是每個團都能幸運地駐扎在制造基地附近的,大多數人都在戰壕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