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利克托冷靜下來的速度很快,快得甚至令人吃驚。他很快就恢復了‘正?!?,一言不發地站在何慎言身前。若是福格瑞姆打算對法師發起攻擊,那么,他會成為一堵墻。

      安格朗不動聲色地看了他一眼,并未多言。

      何慎言自然也發現了這件事,他笑著說:“不必如此, 利克托,他不會攻擊我的?!?

      “...我持懷疑態度,大人?!?

      利克托沉聲說道:“我不會問他的來歷,您或許會說,他是個和那位安格朗一眼‘忠誠’的原體。但我仍然記得,他是叛徒之一?!?

      說這話時, 他的眼中幾欲噴出仇恨的火焰。而安格朗的額頭似乎有根青筋正在跳動。

      “他到底是不是, 我們一看便知?!?

      何慎言走上前去。站在展示柜中的福格瑞姆依舊用帶著迷惘的雙眼注視著空無一人的前方, 法師抬起手,輕輕地按在了柜門上,金色的火焰再度亮起。利克托瞇起眼——他愈發肯定了一件事,不由得更加緊張了起來。

      火焰焚燒靜滯立場的速度很快,不過只是一剎那,福格瑞姆就從中解脫了出來。他的眼神驟然變得靈動了起來,如同一個驚慌的孩子似的四處掃視,像是在尋找自己的父親。

      他渾身的肌肉都繃緊了,將布衣撐起。完美的相貌因這一絲驚恐而變得更加超凡脫俗,卻令一直注視著他的利克托發出了厭惡的冷哼。

      “你——你們......”他似乎想要說些什么,但卻并沒能說完。

      他瞥見了默不作聲站得比較遠的安格朗,那張熟悉的臉令福格瑞姆的神情迅速變得可怕了起來——先是一陣喜悅,蓋因看見了熟悉的人??伤孟裼窒肫鹆耸裁?,那表情又轉變成了愧疚與...殺意。

      “......所以,法比烏斯將我賣給了另外一個混沌戰幫?”

      他迅速恢復了原體應有的儀態,先前的軟弱徹底消失。站立在此處的高大巨人擁有著超凡脫俗的完美相貌,他皺著眉,一點輕微的憤怒與失望不僅沒有破壞他的完美, 反倒令其增色了不少。

      “還有你,我的兄弟,不必再躲藏了。為何不站的近一些呢?”

      福格瑞姆彬彬有禮地說,他的高哥特語堪稱無可挑剔,發音之間的停頓配合上他悅耳的嗓音,使得這句話聽上去宛如一首詩。

      “沒有人在躲藏?!?

      安格朗走上前來,他雙手抱胸,不信任地看著福格瑞姆。

      “是嗎?但你沒否認這是一個混沌戰幫?!?

      福格瑞姆瞇起眼,深沉的殺意再一次在這個新生的克隆原體臉上匯聚:“很高興再次見到你,兄弟。你與我記憶里的模樣有點不一樣了。但,很抱歉,我不能容忍叛徒的存在,你和這些人必須死?!?

      安格朗看了一眼何慎言,見他沒有絲毫阻止的想法。于是,安格朗的臉上緩緩露出了一絲微笑。

      他很英武,超凡脫俗的魅力同樣讓安格朗擁有非凡的英俊??上?,他的笑容破壞了一切——那模樣與其說是人類表達善意的手段,倒不如說是猛獸在發起進攻前的咆哮。

      “那之后呢?你打算做什么?”

      他活動著自己的脖頸,緩緩靠近了福格瑞姆:“你想要做什么呢,福格瑞姆?你是個叛徒啊?!?

      “......我不能否認我曾經做過的事,但我獲得了新生?!备8袢鹉菲届o地說?!安皇敲總€人都有第二次機會, 我必須扭轉一切,撥亂反正?!?

      一種光輝在他的臉上冉冉升起,此情此景讓利克托感到無比的荒唐。他居然聽見福格瑞姆說:“帝國不會倒下,因為我已然回歸!父親的光輝會再度播撒至萬千世界,人類終將崛起!”

      他帶著滿滿的殺意,同樣邁動步伐,向著安格朗靠近了:“...而你,我的兄弟,你就是我新生的祭品?!?

      安格朗咧開嘴,無聲地狂笑起來:“那就來試試吧?!?

      “轟!”

      兩名原體之間的戰斗簡單而樸實無華,他們的每一拳每一腳都是奔著殺死對方這個目的去的,但聲勢卻極其驚人。

      戰斗才剛剛開始,他們互相碰撞的拳頭就發出了一聲巨響,所造成的余波與他們的力量迫使頭頂的法陣發出一陣嗡鳴,藍光迅速降下,瞬間加強了銀色地面的強度。

      利克托不動聲色地評估著如果自己加入戰斗,有多少概率能夠殺死這兩人。他得出的結果是百分之一。

      原體畢竟是原體。

      福格瑞姆在進入戰斗后便一言不發,他默不作聲地進攻。如同流水一般的攻勢極其駭人,安格朗卻越打越高興。

      他哈哈大笑著,欺身而上,竟然在福格瑞姆密不透風的連擊中找到了一絲縫隙。那只如同鋼鐵鑄就般的大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隨后將他狠狠摔倒在地:“只憑這點東西也想殺了我?”

      “呵——你會見識到的!”

      福格瑞姆咬著牙,被拖入地面的戰斗極其不雅觀。

      他沒受過這樣的訓練——作為帝皇之子,作為飽受寵愛的鳳凰。福格瑞姆一直是完美的象征。哪怕是在戰場上,他的儀態都無可挑剔,只需揮動劍刃,便能殺死許多異形,哪需要這么狼狽的在地面上滾來滾去?

      但安格朗卻不同。

      他是個將軍,是個戰士。任何能夠獲勝的手段他都會去練習、精通、并最終在戰斗中使用。他的目的非常純粹——獲勝。

      僅此而已。

      因此,安格朗輕而易舉地便將福格瑞姆活生生勒暈了過去。坦白來說,何慎言沒預料到這種結果。

      他本來還期望著福格瑞姆能再堅持得久一點的。

      安格朗松開手,失去意識的福格瑞姆從他的手臂之間跌落在地。他不屑地一笑,轉頭對法師說:“還是別對他有太多期望,這樣會比較好?!?

      “哦?”

      “剛剛的地面戰斗里,我刻意留出了幾個破綻。如果他能放下所謂的儀態,真正和我貼身戰斗的話,那么,他會支撐得更久一些?!?

      安格朗平靜地說:“他太在乎所謂的完美了,何。甚至就連在這樣生死攸關之中的戰斗里都不愿放下對自己儀態的執著,我們又怎么能指望他保持忠誠?”

      “的確如此?!?

      何慎言輕輕一笑,做了個手勢。

      -------------------------------------

      我失敗了。所以,我還是沒能洗清這恥辱。

      漂浮在黑暗之中,福格瑞姆如此想道。

      苦澀的滋味在他心中蔓延。福格瑞姆很想嘆氣——若是他能的話。

      可惜,這里無邊無際,一片黑暗,什么也沒有。

      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嗎?和我記憶中的不太一樣。

      ...不,我記憶中的不是真正的死亡。

      他若有所思地想,是的,那不是真正的死亡。

      那是拋棄人性、出賣靈魂的過程。身為人類的福格瑞姆在那個過程里死去了,留下來的,是一個頂著他的臉的怪物。

      一個不知廉恥,盲目追求歡愉的怪物。

      每念至此,福格瑞姆都感到深沉的痛苦。恥辱、憤怒、不甘在他內心交織。他不明白,為何自己會那么輕易地沉溺到享樂之中,甚至還帶著整個軍團一同墮落。

      他讓他的的子嗣們都變成了什么樣子?

      這都是我的錯。

      “是的,這都是你的錯?!?

      另一個聲音說。

      一道光芒閃過,福格瑞姆發現自己再次擁有了形體。他站在一片懸崖之上,一個披著黑袍的男人就站在他身側。他令福格瑞姆感到熟悉,卻又十分陌生。

      他轉過頭來,本應該是臉的地方是一片金色的光輝。像是涌動的海洋,又像是燃燒的烈焰。

      “你是誰?”福格瑞姆問。

      男人并不回答他的疑問,他轉過頭去,手臂揚起,在空氣中帶起陣陣金色的漣漪。斑駁的細小金色光輝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福格瑞姆注意到,他的手臂同樣是金色的。

      “看啊,福格瑞姆?!?

      “看什么?”

      “看看如今的帝國?!?

      一股力量迫使他轉過頭去,睜大了雙眼。福格瑞姆凝視著破碎的帝國,他的目光在這一刻穿越了數不清的星域,在一剎那間‘看’遍了成百上千萬顆星球。它們各不相同,有的繁榮、有的貧窮。但卻都有一個共同點。

      愚昧。

      一個愚昧的信仰迫使人們變得狂熱又盲從,而那信仰的主人卻令他渾身發冷——那是他的父親。

      難不成......荷魯斯是對的?父親真的想要成為神,人類不過只是他準備的祭品?

      帶著這樣的疑問,他繼續看。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