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大部分人總是會優先察覺到他人表情中有關恐懼、悲傷、憤怒等一系列與負面情緒有關的東西。

      或許,在語言尚未誕生之前的遠古時期,我們的祖先使用表情交流,而同類表情中的負面情緒則代表了不好的事情已經發生或是將要發生。因此才留下了這種存在于基因中的本能。

      而此時此刻,安格朗卻無法從福格瑞姆的臉上窺見一絲一毫的恐懼——他的臉上莫名其妙地出現了一道狹長的傷口,破壞了那張完美無缺的臉。

      如果他是這個宇宙里,那個追求完美的墮落鳳凰, 那么現在應該已經開始為自己的不完美感到恐懼了才對。

      可他沒有。

      福格瑞姆坐在地上,沒有試圖站起來。他很平靜,非常平靜地凝視著前方的一片黑暗。右臉上狹長的傷口正一點一點地流出鮮血,但福格瑞姆依舊無動于衷。

      良久,他轉過頭來,看著法師, 問道:“他們在哪?”

      “他們死了——徹底的?!?

      何慎言耐心地為他解釋:“為了你的重生,并且徹底擺脫色孽的影響, 你早已死去的忠誠子嗣們再一次犧牲了自己?!?

      福格瑞姆的拳頭猛然握緊, 有那么一瞬間,利克托感到危險即將來臨。他忍不住寒毛直豎,幾乎立刻就想按照本能帶法師離開這里??墒?,福格瑞姆沒有攻擊。

      他依舊平靜地坐在地面之上,郁郁地嘆了一口氣。僅僅只穿著布衣的巨人從地面上站了起來。他的容貌不再完美,氣質也變得憂郁且悲傷??赡巧袂閰s令安格朗掛起了一抹微笑。

      只有真正明白自己要做什么的人,才會擁有那樣的表情。

      -------------------------------------

      “目前的情況很簡單?!?

      坐在主控室里,何慎言攤了攤手。他往日的輕浮此刻盡數消弭于無形,只留下最深沉的嚴肅:“我們有一艘大的不像樣,火力也強的不像話的船。但船員很少,甚至可以說少得可憐?!?

      “星炬仍然在燃燒,但亞空間長距離航行仍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更別提聯系上帝國方面的人了——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在大裂隙周圍不斷地殺死混沌叛徒?!?

      利克托一絲不茍地站在何慎言身后,他并沒有選擇坐下,即使何慎言再三要求也堅定地拒絕了。

      他問:“大人,可否詳細說明大裂隙到底為何物?”

      福格瑞姆也用探究的眼神看著他。

      法比烏斯克隆他時使用的是尚未被污染的基因種子, 因此, 他的記憶只到本體墮落之前。而墮落之后的事是一概不知。

      “很簡單, 卡迪亞炸了?!狈◣熣f。

      他伸手在桌面上按了一下,原本的帝國地圖從桌面上浮現了出來,以淡藍色的光幕形式存在于半空之中。

      何慎言指著正中央的一片區域,說:“這里是卡迪亞所在之處,而前不久,它炸了——余波造成的后果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副模樣?!?

      地圖開始變化。

      星系被分割,整個帝國的疆域被一分為二。那紫黑色的巨大裂隙如同一道傷疤一般將帝國橫切開來。

      “卡迪亞的毀滅為什么會形成如此嚴重的后果,我們不得而知。但我們能確定一件事,星語通訊與亞空間航行都因為這東西的存在而無法使用,更糟糕的是,由于它的存在。亞空間里的邪惡之物可以肆意地影響現實了?!?

      福格瑞姆與利克托的表情在瞬間變得凝重了起來,他們都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也就是說——物質領域不再穩定了。那些曾經需要獻祭儀式才能夠穿行在我們熟知的世界里的惡魔們此時可以把這兒當成它們的后花園。如果你們覺得這還不夠糟糕的話,沒關系?!?

      何慎言笑了笑:“我們周圍還有數不清的混沌戰幫與被腐化墮落的凡人輔助軍、甚至還有許多星球被他們所掌控?!?

      “我們附近是否還有抵抗軍?不可能所有人都被混沌腐化,一定還有人在抵抗?!备8袢鹉钒欀?,一邊思考一邊問道。

      “有,而且有很多?!?

      何慎言的回答出乎了在場所有人的意料,安格朗是最為驚訝的那個——法師一直都沒告訴他這件事。

      “你怎么......”安格朗忍不住問道?!澳阍趺床辉缯f?”

      “你們真的想聽我解釋這個問題嗎?”

      何慎言向后一躺, 他靠在椅子上, 表情有些耐人尋味:“先說好,這件事說出來或許會讓你們有些尷尬?!?

      “別賣關子了, 快點說吧,你怎么老是這副謎語人的模樣!”安格朗不耐煩地催促?!罢f正事!”

      福格瑞姆瞥了這個讓他陌生的兄弟一眼,忍不住嘲笑了一句:“你還是如此急躁,我的兄弟?!?

      “誰是你兄弟?”安格朗看都懶得看他,順手就比了個侮辱性的手勢給福格瑞姆?!皠e以為你在臉上劃道疤就不是娘娘腔了?!?

      福格瑞姆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鐵青。

      利克托一言不發,兩名原體之間的互動對他來說是一種折磨。盾衛連長此時巴不得自己沒長眼睛與耳朵,這樣就不用看見他們與凡人無異的模樣了——在他心里,他們應當是最偉岸的半神,永遠理智。

      然而,這只是奢望而已。

      “好吧,好吧?!?

      法師聳了聳肩:“簡而言之,我現在能聽見許多人的祈禱聲?!?

      金色的火焰在主控室內一閃而過,這里變得極其安靜,甚至落針可聞。所有人都意識到了他在說些什么。

      只有法師的聲音還在繼續:“他們在向他祈禱,包括我們說話的這一陣,就有許多人高呼著他的名字欣然赴死?!?

      “太多死亡了......”他嘆息著說?!八麄兘^望的呼喊與那些仍然沒放棄之人的祈禱統統傳到了我的耳朵里?!?

      他平靜地說:“我聽見了每一聲,我看見了每一個人的臉?!?

      “所以,你現在到底是......”安格朗努力尋找著一個合適的用詞?!八幕??”

      “你覺得我像嗎?”何慎言平靜地問?!爸皇钦莆樟艘徊糠謱儆谒撵`能而已,力量性質的同化就是會帶來這種后果??偛荒苣昧撕锰巺s不承擔后果......”

      長長的沉默過后,福格瑞姆問道:“離我們最近的...祈禱者,你知道他們的位置嗎?”

      “你以為復仇號現在正在往哪里開?”

      何慎言反問道,隨后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表情變得有些陰郁,他說:“只是,我不知道我們是否趕得上。復仇號已經是全速前進了?!?

      他又坐回了那把椅子上,像是正在思考某些事。

      他的眉頭越皺越緊,主控室內的空氣甚至都變得有些粘滯。足以讓利克托這樣的禁軍都感到呼吸受到限制——空氣仿佛變成了粘稠的流體,令他的肺部功能不再順暢。

      福格瑞姆也有同樣的感覺,比起利克托來說,他卻能看到更多。

      在福格瑞姆的視野里,法師周身的光亮逐漸暗淡了下來。而后,墻壁消失。

      他坐在黑暗無序的銀河之中?;鹧鎻乃砩仙v而起,逐漸蔓延至半個星空——火焰點燃了它們,卻并未焚盡整個宇宙,相反,在火焰熄滅后,宇宙變得光亮了許多。

      何慎言突然說:“好吧,我有個辦法能讓我們迅速趕往那顆星球?!?

      他指著地圖上那位于大裂隙附近的一顆黯淡星辰,深吸了一口氣。

      “你要做什么?”安格朗問。

      “我們現在沒法通過亞空間航行過去,但我有個別的想法?!?

      何慎言站起身來。

      “我可以讓它過來?!?

      福格瑞姆瞪大了眼睛。

      “你要——什么?!”

      就算處于全速航行之中也穩定到令人察覺不到任何震顫的復仇號此時承受了一記劇烈的撞擊——那撞擊并非來自外部,而是來自內部。

      福格瑞姆必須緊緊抓住椅子的扶手才不至于失去平衡,他驚訝地看著那個法師,他在說出那種近似瘋人的囈語后表情依舊冷靜,就好像真的要把這件事付諸于實踐似的。

      他看見,何慎言閉上了眼睛。

      -------------------------------------

      “帝皇啊,保佑我,讓我在死前多殺幾個叛徒......”這是一名星界軍士兵樸實無華的祈禱。

      “唯死是向?!边@是一名阿斯塔特堅定有力的念誦。

      “為了帝皇,為了人類,為了我們失去的母星!”這是一名卡迪安士兵最后的吶喊。

      “戮之!”這是一名陷入敵陣當中的阿斯塔特在殺紅眼后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