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閣下如何稱呼?”

      利克托在指定的傳送地點站好,面對伊齊基爾的問題,他只是淡淡地回答:“無需得知我的姓名,只需給我命令便是——現在,我受你的指揮?!?

      “我明白了?!?

      伊齊基爾點點頭,在法陣中樞的倒計時中帶上了自己的頭盔。將那有著鮮紅色淚痕的面容遮蔽了起來。下一秒,他們消失在原地。

      視野內傳來目鏡的報警, 壓力指數正在飛速上升。但還在可接受的范圍之內,熟悉的緊繃感令伊齊基爾長出了一口氣。腳底傳來殷實的觸感,他知道,他們已經來到了敵人中央。

      他深吸一口氣,唇齒碰撞,他的吼聲通過呼吸格柵響徹天際:“為了帝皇!戮之!”

      他們出現在敵人中央, 離那該死的巫師不足五百米——對于阿斯塔特來說, 這點距離甚至算得上不存在。

      利克托的行動最為迅速,他的武器在被收藏之時就不見了。此時拿著的不過是只是一把普通的動力劍。由復仇號上的緊急生產線所臨時制造出來的武器,甚至沒來得及雕刻上人類的顱骨以及帝國雙頭鷹。

      但在他手里,卻仍然是一把致命的武器。

      削肉斷骨,斬首摧心。沒有任何叛徒能在他手下走過一招,那些徹底倒向色孽的混沌叛徒大多數甚至都沒能看清他的動作就被動力劍輕而易舉地肢解了。盾衛連長的技藝強大到甚至令他們膽寒——只有利克托自己知道,他還沒使出全力。

      他是帶著憤怒在揮劍。這憤怒源自對叛徒們的憎恨、源自他被‘收藏’的恥辱,源自他任務失敗的不甘。

      眼見這一幕,伊齊基爾迅速調整了戰術。以利克托為鋒刃,他與他的兄弟們在利克托身后形成了一個戰術小組。任何試圖靠近或是用火力打擊利克托的叛徒都會被他們用手中的爆彈槍點名,這戰術極為高效。

      不過短短三分鐘,他們就留下了一地殘肢斷臂,一路如入無人之境一般推進到了那巫師身邊。

      “停下你可悲的墮落儀式,叛徒!”伊齊基爾厲聲喊道?!盎蛟S這樣,我會賜予你仁慈的死亡?!?

      那人并不說話,他看上去像是個干瘦的老者,眼中只剩下眼白。蒼老的皮膚上從內而外透出紫色的光芒,顯得妖異又不詳。

      伊齊基爾做了個手勢,他身后一名準備了多時的兄弟立刻扣動了扳機。爆彈槍轟鳴, 子彈將老人的頭顱連帶著上半身全都打爛了——順利的簡直令他不敢相信。

      “不, 不對?!?

      利克托突然說道,他猛然前沖,動力劍向著老者身后的空氣之中砍去。

      “鐺!”

      金鐵交加之聲傳來,一個聲音咯咯的笑了起來。那聲音是如此的令人心煩氣躁,其中所蘊含著的惡意讓伊齊基爾握劍的手臂肌肉都開始顫抖。

      一個身影從黑暗之中浮現,沒人知道他在那站了多久,他仿佛自天地之初就一直存在于那老者身后似的,從空氣中浮現出的情景沒有絲毫不和諧。

      他咯咯地笑著,胸甲上那些慘叫著的人面不安地蠕動了起來。這個怪物丑陋無毛的臉上滿是傷疤,那失去了嘴唇、滿是利齒的嘴中伸出了一條長長的舌頭。

      他舔舐著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地說:“噢......你是一名禁軍?”

      “這可真棒!”

      怪物興奮地大喊了起來,手中那異形的銳利長刀猛地一揮,以一個刁鉆的角度在空中變招,逼迫利克托后退了一些。

      他咯咯笑著:“你一定會成為我最棒的收藏......之一,親愛的,讓我們來一場吧?如何?”

      與此同時,他的左手扭動了起來。肉色的觸須中混雜著刀片般銳利的金屬色澤, 在頃刻之間變化成為了一只恐怖的異形觸須。

      利克托一言不發,盾衛連長知道,對付這樣的叛徒,任何話語都會使他們感到歡愉。唯有沉默,是最高的輕蔑。

      他握緊動力劍,制止了想要來幫助他的第三連,反手指了指天上。伊齊基爾立刻會意——是時候呼叫天空支援了。正當他想立刻通過通訊頻道聯系復仇號時,吉瓦多倫卻制止了他。

      “別這么干?!彼f?!拔艺J識那個東西?!?

      他無比凝重地說:“那是‘不滅者’盧修斯,我們不能殺死他?!?

      “什么?”

      吉瓦多倫重復了一遍:“我們不能殺死他......這混蛋死了很多次,每次被殺死后都會從那個殺死他的人體內復活。必須另想辦法?!?

      伊齊基爾信任他,一位萬年老兵的經驗之談自然得重視。于是,他問:“那么,我們該怎么做?”

      “那位盾衛連長應該是知道盧修斯的,他很謹慎。我們先清理其他的叛徒,不要讓其他人打擾他們?!?

      另一邊。

      “我可以無視你的小動作哦,反正我也看這幫人不順眼,他們全都死完了也和我沒什么關系?!?

      怪物打了個哈欠,手里的軍刀輕靈地舞動了起來。很難相信這樣的劍術會出自一個怪物手中。他指著自己,彬彬有禮地說:“我是盧修斯,你呢,你叫什么?”

      利克托仍不說話,他只是冰冷地注視著盧修斯。

      盧修斯臉上的微笑消失了:“不說話,是嗎?沒關系。等你和我融為一體后,你遲早會告訴我一切的,親愛的?!?

      “鐺!”

      劍刃再次碰撞,利克托的步伐穩如磐石。盧修斯丑陋駭人的外貌和他喋喋不休的褻瀆之語沒有對他造成絲毫影響。他揮劍——揮劍,然后再揮劍。完美的擋住了盧修斯的每一次進攻。

      若是一般的武器,他手里的這把動力劍早就將對方連劍帶人一起砍成兩段了??赡前衍姷睹黠@被色孽賜福過,且不談其上妖異的紫色光芒,這把刀有時會突兀地隱沒在空氣里。給利克托造成了不少麻煩。

      但是,他還撐得住。

      -------------------------------------

      人體燃燒過后的氣味刺鼻又令人不快,福格瑞姆赤手空拳地站在空曠的廣場上。這里原本應該是個富人區的噴泉廣場,只是,此時噴泉里噴出的是血液。雕塑也被替換成了被剝皮后以鋼筋固定的平民。

      道路上滿是鮮血與碎肉,各種褻瀆的景象與語句充斥了他們的四周。

      福格瑞姆伸出手,從地面上撿起一塊碎石——他與安格朗傳送的點并不在一起,這樣也好,免得他被那個莽夫氣死。

      他閑庭信步一般漫步到廣場前方,隨后輕輕扔出了手里的石頭。

      “轟!”

      一聲巨響傳來,那石頭在空氣中摩擦生熱,發出巨大的聲響,幾乎能夠刺破人類的耳膜。原體巨大的力量帶著他的憤怒輕而易舉地打爛了一名混沌叛徒的上半身。

      對方的下半身在地面上搖晃了兩下,隨后啪嗒一聲倒在地上。

      他的同伴,一個正在往自己脖子上注射混濁液體的混沌阿斯塔特停了下來,似乎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么。他轉頭看去,一個巨人正從黑暗中朝他靠近。

      “停在那?!?

      福格瑞姆的聲音聽上去古井無波,一抹光芒在他手中凝結。索爾·塔維茨的動力劍在他手中浮現。他的步伐沉重而不乏優雅,待到他完全從黑暗中現出身形之時,那名色孽叛徒陷入了呆滯。

      “你——”他的聲音聽上去活像是被人用什么東西堵住了嗓子,很符合他們平時會做的事。

      福格瑞姆凝視著他。

      他不揮劍、亦不說話。只是站在那里,安靜地看著他叛變的子嗣。對方丑陋而滿是疤痕的臉上不住的顫抖著,皮肉震顫。福格瑞姆看得出來,他想要閉上眼睛。

      但他做不到了,因為他早就割下了自己的眼皮。

      “當啷——”

      叛徒突然松開手,把手上纏繞著荊棘的劍被他扔在了地上。原本賴以生存的痛苦與手里能將痛苦轉換成愉悅的藥劑都不再重要了,他渾身都開始顫抖起來。那無法閉眼的眼眶中,滿是血絲的眼球不安地顫動。

      福格瑞姆依舊平靜地站立在原地。

      “我,我,原體——我......”

      他跪倒在地,早已失去功能的淚腺此時開始瘋狂刺痛。陣陣鮮血從他的眼眶中流出,最終,他低下了頭。

      “我很抱歉,原體?!?

      “安息吧?!?

      福格瑞姆閉上眼,揮動劍刃。他聽見一聲滿足的嘆息——并不是出于對死亡這終極刺激的期待,而是源于這一切終于解脫后的安靜。

      鳳凰走過他死去的子嗣,沒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在他身后,金色的火焰開始蔓延。

      -------------------------------------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