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因賽爾和他的戰士們正襟危坐地坐在伊齊基爾們曾經坐過的教堂內。這間原本并不大的教堂在被安置在復仇號上后也有了空間折疊的功能,此時容納四百七十人遠遠不在話下。

      他們坐得筆直,甚至連呼吸的頻率都盡量保持平穩,唯恐打擾了布告臺上那個男人。

      然而,他并不是在布告,也并非是在向誰祈禱。

      他在思考。

      金色的光芒從他周身散發,一路飄蕩到教堂頂部的彩繪玻璃窗。斑駁的光線灑在男人身上, 將他映照的如同神祇。對于因賽爾來說,他甚至想將‘如同’兩個字拿掉。

      沒過多久,男人睜開了眼。他有些抱歉地對阿斯塔特們笑了笑:“處理了一些事,稍微耽誤了一些時間。希望這沒讓你們等太久?!?

      “等待......”

      因賽爾卡了殼,他尷尬地舉起手,然后又放下。他本想學著古籍里的阿斯塔特典范們說點文縐縐的、又富有哲理性的句子。但他本人對文學可謂是一竅不通,于是只好轉了個大彎,差點沒把坐在他身邊的馬利什急死。

      “——是值得的, 大人?!?

      我在說些什么東西?

      “不必叫我大人,我已經說過一遍了。我不是你們想象之中的那個人?!蹦腥宋⑽Ⅻc頭?!拔沂莻€法師,你們可以叫我何慎言?!?

      沒人回答他,阿斯塔特們面面相覷。

      見狀,何慎言皺了皺眉:“有什么問題嗎?”

      “不,大人,沒什么問題。只是,直呼您的姓名未免也太過褻瀆了?!币蛸悹栃⌒囊硪淼卣f。

      “......我就知道會這樣?!?

      何慎言撇了撇嘴,他注視著臺下的每一張臉。他們的頭盔都被本人取了下來,整齊地放在自己的左膝蓋上。有的人相貌英俊,有的人滿面瘡痍。整整四百七十名阿斯塔特,都以相同的期盼眼神注視著他。

      他知道他們在期盼著什么:一個確認的回答。

      每個阿斯塔特修士或許都期盼著這個回答。

      但何慎言不會給出他們想要的答案。他心如冷石。于是他張開嘴,準備說出真相——就在此時,彩繪玻璃破碎開來。

      原本不應存在于復仇號上的陽光此時盡數加于他身,柔和的、只需看上一眼便令人充滿力量的金色光輝將他的面容遮蔽了。一對巨大的、由純粹的靈能所構成的金色羽翼在他的背后凝結。

      空氣中有圣歌奏響,上千萬個聲音飽含喜悅地念誦著帝皇的名字,更多的金色輝光從天空灑落。

      因賽爾怔怔地看著這一幕,眼淚從他的眼眶中滴落。他的兄弟們也是如此,這些阿斯塔特修士虔誠地垂下自己高貴的頭顱, 默默垂淚。

      他聽見戰團內僅存的牧師正在喃喃自語,他的聲音里蘊含著強烈的喜悅,卻又帶著哭腔:“吾主啊......”

      法師沒有說話,他只是抬起頭看了一眼那破碎的彩繪玻璃尖頂。

      這就是你想要的?

      這個身份能令你免去許多口舌爭論,我認為這是有必要的。

      的確,但我不想冒用你的身份。

      你不會的,我已經從泰拉傳出了命令......你會成為新的活圣人。

      如果我記得不錯,這需要審判庭與帝國國教共同審批。

      他們沒資格審批你的功績,去做你想做的事吧......我,需要休息......注意危險......祂們對你很感興趣。

      我知道。

      何慎言低下頭,金色的光輝布滿了整座教堂,他扇動那對光輝之翼,只留下了一句話:“暫時為我效命吧,鋼鐵之蛇戰團的勇士們......帝國需要你們?!?

      -------------------------------------

      “開什么玩笑?!”

      巴爾多斯二世,新任帝國教宗咆哮著將一個被認定為圣物的酒杯砸向傳話的機仆。那可憐的無意識生物被巴爾多斯的強化肢體砸的皮開肉綻,倒在地上,生死不知。很快就又被另外兩名機仆拉走了。

      巴爾多斯二世的聲音極其尖銳:“神皇陛下醒了?!還宣布了一個新的活圣人?!前所未聞,前所未聞!”

      “他醒了, 為何不來和他最虔誠的信徒交談,而是宣布這樣一道荒謬的命令?我不相信!我要面見神皇!”

      一個聲音突兀地在他的房間內響起,冰冷而無可置疑:“你并不虔誠,巴爾多斯二世。否則你不會打著信仰的幌子做下那么多惡事,也不會公然反對列夫·蒂隆總理的改革條款?!?

      “誰?誰在說話?!”

      一個巨人從陰影中走出,那陰影原本并不存在于巴爾多斯的房間。是他的力量造成了這片陰影,我們可以這么說——他,就是陰影的主人。

      巴爾多斯二世的目光在他尖銳的,像是蝙蝠似的頭盔上掃過,態度驟然收斂了一些:“閣下是如何抵達我這里的?又為何說出那樣的話?這可是相當嚴重的污蔑?!?

      “看來你聽過我?!?

      巨人冷淡地回答:“我從不污蔑他人,你的確做過這些事,巴爾多斯二世?!?

      教宗的手指在他的椅子上瘋狂按動,想要呼叫屬于國教的武裝力量來將他從這危險的境遇中拯救出來。然而,無論他按動那按鈕多少次,都沒有人前來推開他房間的門,帶他離開這個巨人的身邊。

      “不要白費力氣了,給自己留一點體面?!本奕税l出一聲陰沉的嘆息:“宗教,的確是最為愚昧之物。而這個帝國居然還需要你們這樣的蛀蟲來維持穩定......”

      巴爾多斯聽見這句話,表情一變。這膽小如鼠的政治家狂怒地咆哮了起來:“收回你的話!我們信仰神皇,我們忠于神皇,我們絕不是你口中的蛀蟲!如果平民百姓們缺少對祂狂熱的信仰,他們又怎能從接連不斷的惡意中幸存?”

      教宗從他的椅子上站了起來,將他桌子上那些華美的裝飾品與各種神圣的遺物統統推倒在地,他指著巨人的鼻子瘋狂怒吼:“我信仰祂,我全心全意的忠于帝國!你這個不知道從哪蹦出來的、四處殘殺人類的劊子手!”

      “我只殺該死之人......不過,你很幸運?!?

      巨人給他一個陰沉的微笑:“我殺巴爾多斯·萊斯特時你不在場,否則我會將他的兒子一起殺了——你們父子倆還真是在國教內根深蒂固......巴爾多斯二世?”

      “準備領死吧?!?

      片刻之后,帝國攝政王,羅伯特·基利曼走進了這間房間。就算是他,也不免為國教的奢華程度吃了一驚。

      這里到處都是珍貴的圣遺物,有些甚至擁有極其強大的力量——而這力量絕非巴爾多斯二世與他的父親可以激發出來的,它們原本可以交給那些真正需要它們的人,去為更多的人類帶來安定。

      想到這里,基利曼不免面帶憤怒地冷哼了一聲。

      巨人仍舊站在房間內,他收回手臂,巴爾多斯二世被陰影吞沒。這場面令基利曼皺了皺眉,他說道:“你令我想到我的一個兄弟?!?

      “哦?”

      “他名為科拉克斯?!被哪樕下冻鲆唤z稍縱即逝的微笑?!芭c你一樣,他也能夠在陰影之中來去自如,并且同樣喜歡將自己化身為賦予了神性的某種動物?!?

      “你稱自己為蝙蝠,他則稱呼自己為暗鴉?!?

      “我并不是稱呼自己為蝙蝠......”巨人平靜地說?!斑@是一個稱號,一個源自于其他人的名號。我只不過是個冒名頂替者,甚至沒有自己的名字?!?

      “你把自己說的太不堪了?!?

      “這是事實,我是個克隆人?!本奕宋⑽⒁恍?,這少見的微笑并不柔和,而是顯得十分冰冷?!叭绻阍敢獾脑?,你可以叫我克蘭·桑普斯?!?

      基利曼凝視著他的新兄弟,一種諷刺感令他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很少如此平和的微笑,政治事務令他抽不開身,也磨去了他的大部分精力。他笑著說:“是個好名字——那么,我也該處理正事了?!?

      他來到教宗的椅子前,屬于他本人的終端機有著獨特的驗證方式,而克蘭·桑普斯早已將其解除。方法自然不用多說?;芸炀陀盟环线@終端尺寸的手指發布了一道全新的通告,一份關于新的活圣人的宣告。

      審判庭的認證赫然出現在在宣告的末尾。

      “那么,這就算是完成了?!?

      基利曼站起身來,一名穿著黑衣的男人走了進來。他先是對克蘭·桑普斯與基利曼行了個天鷹禮。隨后便一點一點變為了剛剛死去,甚至就連尸體都被陰影吞沒的巴爾多斯二世的模樣。

      沒有理會他,基利曼微笑著對克蘭·桑普斯說:“我其實非常期待與他見上一面,能讓我那位冰冷無情的父親如此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