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6i9t"><strong id="96i9t"><xmp id="96i9t"></xmp></strong></pre>
<pre id="96i9t"></pre>
      <table id="96i9t"><ruby id="96i9t"></ruby></table>
      閱讀設置 (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置 X

      阿斯塔特是什么?

      是帝皇的殺戮兵器,是人類的保護者。

      帝皇曾說:“他們是最令我自豪的戰士,甘愿為我而獻身。他們就像純凈的礦石,我將之送入戰爭的熔爐,淬煉出鑌鐵般的意志與身軀?!?

      “我要為他們披上堅不可摧的鎧甲,配以無往不利的神兵。瘟疫惡疾必不能加害其身。他們將習得兵法韜略,掌握神機奇巧, 籍此無人能敵?!?

      “他們是我抵御恐懼的堡壘,是全人類的捍衛者。他們是我的星際戰士,他們將無所畏懼?!?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或許吧,或許在一萬年前的30k。阿斯塔特的確如此,他們是全人類的捍衛者, 受到整個銀河系內凡人們的愛戴。但在那場戰爭后,一切都變了——曾經被視作保護者與英雄的他們開始被凡人懼怕, 而他們自己本身......

      也與此前有所不同了。

      這種變化有一個極其直觀的對比。

      部分幸存下來的, 數量稀少的30k老兵并不會將帝皇視作一個神明。他們信奉科學、堅信帝國真理。追隨帝皇是因為他能夠在這個黑暗的銀河之中帶個人類一個光明的未來。

      但在40k,帝國不得不推行國教。以愚昧的宗教和狂信要求它的人民,阿斯塔特們自然也在其中。不然,怎么會有牧師這種職位呢?

      信仰本身并無對錯,在如今的年代。信仰甚至是維持凡人心智不被混沌浸染的唯一選擇。在面對亞空間的威脅時,只有念誦帝皇的禱言與祂的名字,才能令凡人們擁有一絲勇氣??墒?,信仰本身就是一把雙刃劍。

      就算是鋼鐵之蛇戰團全團上下這樣的精銳阿斯塔特,也會因為一位活圣人的到來而感到誠惶誠恐——他們乃是二次建軍后的戰團,母團為極限戰士。也正因如此,對帝皇的信仰幾乎已經變成了流淌在他們血液內的事物。

      根深蒂固、堅定且無從更改。

      他們單膝跪地,盔甲擦的锃亮。甚至無人敢于抬頭看他一眼,唯有那位牧師還在高聲念誦著禱言,他話語之中虔誠的信念甚至能光靠聲音就讓人聽出來。

      鋼鐵之蛇的駐地就在深紅之刃戰團的第三連旁邊,二者相距不遠。但占地大小可謂天差地別,畢竟, 第三連只剩下十七人??射撹F之蛇是一整個戰團,他們有足足四百七十名阿斯塔特。在整個帝國之內,這都不是一個可以忽略的數目。

      帝國擁有如此龐大的疆域,卻只有不到一百萬名阿斯塔特。聽著很多,但放眼整個銀河系......只能說是杯水車薪。

      半個月的時間,還不足以讓鋼鐵之蛇戰團對這地方做出讓他們心儀的改造。駐地依舊保持著何慎言設計最初的模樣。

      光滑的銀色金屬地面,白色的墻壁由一種溫和的吸音材料構成。天花板上有著帝國的雙頭鷹標識,甚至還做出了一小部分玻璃穹頂。由法陣模擬出的太陽光與一些珍貴的綠植撲在穹頂之上,它們在光合作用后,會產生一種特別的清香。

      這種清香會逐漸借由通風系統逐漸蔓延至整個鋼鐵之蛇戰團,能夠讓他們的睡眠更加平穩,心理狀態也趨于平穩。后者看來并不起效,他通過精神感知發現,大部分在場的鋼鐵之蛇戰士都或多或少的帶著傷。

      “請站起來吧,諸位勇猛的戰士?!?

      何慎言換上了一副無可挑剔的矜持微笑,既能讓人感受到他的誠意,又不至于笑得太輕浮。他的聲音很輕,但已經足夠讓整個駐地內的阿斯塔特們全都聽清了。

      盔甲的摩擦聲響起,鋼鐵之蛇的戰士們發現,一股莫名的力量正托舉著他們的身體,迫使他們從地面上站起來。不同于動力甲的內置伺服器和人造肌肉的推動, 這種特殊的力量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對諸位近日以來的行為有所耳聞?!?

      在他走上那由阿斯塔特們準備好的宣講臺后, 何慎言說出的第一句話卻令因賽爾大驚失色——他的口氣聽上去并非是要進行一次提振士氣的宣講,倒像是興師問罪。

      “你們是忠誠的,這點毫無疑問。任何人都無法否認這一點,你們與一群卡迪安人在一個巢都世界上抵抗叛徒長達十三天,這是驚人的成就。我為那些在此過程中英勇犧牲的人感到由衷的悲傷,但我也必須對他們表達我的敬意?!?

      “沒有你們的犧牲,帝國做不成任何事?!?

      他面色肅穆地說:“但我必須指出這件事——不管是誰提出這樣的想法,互相斗毆以打的你們彼此骨折、內臟出血。都不是一個值得提倡的行為,恰恰相反,這很愚蠢?!?

      牧師的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

      “你們本就是忠誠的,忠誠本身就是一種嘉獎,而并非一種可以通過后續手段加深程度的情感。有誰能夠說你們不忠誠?告訴我,是否有人說過這句話?我會親自去找他,我會質問他,是什么東西給了他勇氣,讓他居然能令一整個戰團的阿斯塔特都認為自己的忠誠程度不夠!”

      他的質問聲回蕩在整個駐地之內,牧師看上去已經羞愧的快要暈倒了。而此時攙扶住他的居然是一位與他爭吵了許多次的藥劑師。

      “沒錯,帝國提倡犧牲,犧牲乃帝國之基石。但我們并不提倡毫無來由的犧牲,你們的生命乃是帝皇的貨幣,必須加以善用。如果我不來,你們是否要將這愚蠢的行為持續下去,直到戰團內部有人因此死亡?”

      “死在自己的兄弟手里?!”

      氣氛一時間變得極為沉悶,沒有任何人出聲或是呼吸的稍微放肆。整個駐地大廳內只剩下安靜——最純粹的安靜。

      片刻之后,牧師站了出來。

      他摘下了自己的頭盔,露出一張飽經風霜的臉,隨后,他拔出了自己腰間的戰術匕首,用那把刀將自己頭盔上代表著戰團的圖案刮花了。

      金屬摩擦的聲音何其刺耳。

      牧師沙啞著嗓子,他說:“閣下,是我煽動了我的兄弟們做出這愚蠢的行為。我想我不配再呆在我的兄弟們之中了?!?

      何慎言嚴厲地注視著他,而后,他緩緩搖了搖頭。

      “不,回到隊伍中去,牧師。你的確犯了錯,但懲罰的方式由我來定。你有疑問嗎?”

      “這......”牧師結巴了起來,他當然知道這是什么意思,因此很快就紅了眼眶?!拔覜]有問題,閣下?!?

      “很好?!?

      在這個瞬間,牧師很確信他看見了一抹微笑。

      “你的懲罰很簡單,牧師。你的懲罰是為祂奮戰,直至你生命的終結——我要你化身成異端與叛徒們最深沉的噩夢,將死亡與鮮血播撒至他們每一個的頭頂。你須使它們哀嚎、痛苦。在無窮無盡的悔恨之中死去?!?

      他的眼眸驟然亮起,那純金色的神圣光輝再一次亮起,很快就充斥在了整個駐地大廳之內。金黃色的羽翼于他身后凝結,他的聲音也變得如同雷鳴:“你有異議嗎,牧師?”

      “......沒有,閣下,我接受我的懲罰?!?

      牧師低下頭,如此說道。

      -------------------------------------

      “那也算是懲罰?”

      安格朗看著何慎言,滿臉的不可思議:“你管那叫懲罰?那簡直就是獎勵!如果在我的軍團里有這么個傻子做出這種事,我早就親自把他打一頓然后取消軍銜了!”

      “......每個軍團內部的習俗都不一樣,安格朗。你或許能在你的軍團內推行那一套,但我面對的是一個戰團,一個來自于極限戰士的子團。他們有自己獨立的傳統,我當然要采取折中的方式。必須讓他們明白這么做的愚蠢,但也未必非得要懲罰那名牧師?!?

      原體緩緩搖著頭:“別逗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你是在獎勵他?!?

      何慎言不置可否地說:“或許吧,但因賽爾戰團長已經對我說了。那位牧師向他要求了一件事?!?

      “什么事?”

      “他認為自己有罪......而且愧對他的兄弟,所以他決定不再說話、不再以真面目示人。并且希望自己能夠在每場戰斗之中都前往最危險的地方作戰,用敵人的鮮血與死亡以洗滌他的罪孽?!?

      安格朗那刀削斧鑿一般冷硬的臉上此時竟咧出一個微笑:“不錯,不錯?!?

      何慎言瞥了他一眼,又低下頭開始忙活靈能法術的模擬。他的指間此時正有兩個微型的靈能法術凝結,其中一個乃是靈能閃電鏈,另外一個則是單純的靈能風暴。雖說體積被法師縮小了很多,但依舊有著危險的力量。

      在這空隙,他像是不經意地問:“所以,你和福格瑞姆之間的戰斗是誰贏了?”

      “什么戰斗?”安格朗疑惑地問。

      法師抬頭看了看他,像是在看一塊說話的石頭。片刻之后

      (繼續下一頁)

      23qb.com

      上一章 目錄 +驚喜 下一章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浪潮av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